詩人Darwin

HELLO STRANGER!

Blindspot丨盲点04

尽管陈英做了最大的努力,凶杀案依旧没有什么进展。或许有一点,鉴证科证实了陈英的猜测,凶手是个女人,身高在一米六五与一米七之间。这是根据绳索在车门上的擦痕推测出来的,目前警方只知道这么多。

还发生了一件事阻止警方去知道更多的东西,“艺术家”消失了,悄无声息的,一连几天都没有新的尸体出现。陈英深信自己关于七宗罪的猜测,她觉得这个凶手不会这么容易收手,只要她一天没有被抓住,就一定会再次杀人。


所有人都在纷纷猜测这位“艺术家”只是想让警察安静过圣诞节的时候,乔兰正窝在沙发上给西蒙写邮件,感谢他为自己准备的圣诞节礼物。西蒙给了她一把钥匙,是他在57街的公寓钥匙。西蒙说乔兰会喜欢那里的...

之前一直都有答应船员会整理文档包, 

但是输给懒懒懒懒懒。

 今天把《炮友关系》整理好了,做的TXT格式。 

下载之后可以直接在阅读器里打开阅读。 

百度云: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p11_lN4hV99NreKNDdy-aA

提取码: 9kjk


 有一个欠了很久的番外,希望喜欢吧。

Blindspot丨盲点03

下班前,乔兰在西蒙那里拿到了个新名字,一个命不久矣的老人,执行地点在医院病房。看来,这次她要和死神抢活。邮件的末尾,西蒙隐晦地提到乔兰处理尸体的方式,他希望那些人更像是死于意外,或者,直接让那些人“销声匿迹”。

毕竟,这里可是纽约。


停好车,乔兰在车里坐了一会儿,考虑要不要给西蒙打个电话。

西蒙是个诚恳的合伙人,他发现乔兰心中对血的欲望之后,就坦白了自己的一切。他是一家制药公司的执行董事,与妻子结婚十五年,有两个可爱的女儿。西蒙说自己和乔兰是一样的人,杀人的欲望一旦成形,便无法控制。他相信世人皆恶,信教,心中却没有上帝。西蒙每隔一段时间会离开纽约,去战乱之地,那里的人命更...

Blindspot丨盲点02

“……你圣诞节怎么安排?”

乔兰抬起头,陈英正站在门口咧着嘴冲她笑。她望了她一眼,又低头继续手上的活。“你要的报告在办公室。”带着口罩的缘故,乔兰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这是谁?”

“刚送来的,心脏病发,家属要求尸检。”乔兰走到另一边,拿起尸体脚上的名牌瞥了一眼。“哈维·费因斯。”她说出死者的名字,随后扔掉名牌。

陈英应了一声,有些无所适从,点着手指,小心翼翼走到乔兰身边,看着她端出死者的心脏。“你圣诞节怎么安排?”她又问了一遍。

乔兰似乎屏蔽掉了陈英的声音,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圣诞节?”她有些疑惑,也对,就在下周。“我们通常不注重这些节日。”她委婉地说,去叙利亚之...

Blindspot丨盲点01

善恶,一念之间。

黑白,瞬息万变。


-

又死了一个人。

安详的死者,苍白的脸颊,血肉模糊的伤口。被血涂满的车前盖,暴露在空气中的血腥味。


陈英瞥到尸体旁边被捏扁的易拉罐,无糖汽水,每次这个凶手都会在案发现场留下些什么。虽然目前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这次的案子与前两次的案件有关系,陈英相信自己的直觉。她抬眼望了下四周,举着手机的围观行人,拿着摄影机与话筒的新闻媒体。每个案发现场都如出一辙,复制黏贴如办公软件上的操作。

这次死的是个男人,驾照上的年纪很年轻,才25岁。陈英的视线落回死者身上,死者手脚展开,赤身躺在汽车挡风玻璃前。这让陈英想起自己前段时间看到的一本书,《哈...

我的将军啊05

下了早朝,伏朗不等阳安太后召见便匆匆去了太后寝宫。今日太和殿上,伏寿又提起他封王一事,这次赏赐两块封地,相比伏留王还多出一块。伏朗出列婉拒,念如今楚都正是用人之际,身为臣子,他应鞠躬尽瘁。弯腰之际,伏朗不敢抬头。他心有忌惮,怕伏寿起疑。


“母后!”伏朗闯进景安宫。

阳安正在插花,对今日早朝上的事也略知一二。抬头瞥见伏朗如此冒失,赶紧退下身边黄门宫娥。“皇儿不必如此慌张。”她继续摆弄手中花枝,并未在意伏朗的心急。

阳春三月,正是桃花旺盛之际,阳安是爱花之人,捏着花枝,怎么看都不够。修剪,插花,再拾瓶身拿远而望,终是有些多余枝叶碍了眼。

伏朗也忘记行礼,在房中来回踱步。“你...

我的将军啊04

黄门端来热羹,独孤靖瑶并没动,在等伏寿阅完奏折。

“你方才不是喊饿?”伏寿抬头蹙眉,望了一眼独孤靖瑶,又看桌上的热羹。“现在倒有小女子娇羞?”她舒眉而笑,揶揄道。

独孤靖瑶眨了眨眼,又是双手托腮。“刚来宣见的小黄门说你今日都未吃什么东西,我为你喊的饿。”来伏寿寝宫路上,独孤靖瑶问及小黄门今日伏寿如何,小黄门说今日几个大臣挨个来见,伏寿在太和殿待了一天。新皇登基,国事想必繁多,独孤靖瑶猜伏寿肯定没怎么好好用膳才出此下策。

“就你心思多。”伏寿又笑,闻其香味,也觉得有些饿。她端来热羹,先给了独孤靖瑶后,才是自己的。

独孤靖瑶喝了一口,“今日太后还有与你说什么?”她知道今日早朝,阳安太后也是...

我的将军啊03

昨夜的伏寿有些不一样。

从王宫出来,独孤靖瑶就一直在想这事。过去伏寿还是储君的时候,独孤靖瑶还未有如此的想法,从昨日的登基大典到陛下私宴,独孤靖瑶有些心疼伏寿。不仅三国虎视眈眈楚都,就连楚都宫中也没有外人看来无恙。昨夜的伏寿是真的醉了,被自己扶上床榻还在喃喃,问她的江山好不好看。

话到末尾,伏寿在哭。“靖瑶,靖瑶,如果你不在,朕就真的是孤家寡人了。”她又哭又笑,“我的将军啊。”伏寿笑着唤道,捏独孤靖瑶的脸,又抚她额头。

独孤靖瑶不解,“阿伏,那么多人唤你作天子。我爹也在,我们不会让外人犯我大楚一分一毫。”

伏寿摇头,含泪睡着,紧紧抓着独孤靖瑶的衣襟。看着伏寿终于睡下,独孤靖瑶伸手擦去她...

没半点肉的文你告诉我敏感词汇,lofter,我不懂你x 点。

戳晋江

© 詩人Darw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