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Darwin

HELLO STRANGER!

脑洞片段丨灰原哀

江户川柯南的真实身份曝光在黑暗组织瓦解的六年后,他用回工藤新一的名字,FBI发布的声明,戴眼睛的小男孩回到过去的身份,是已经长成高中生的样子。整个日本都很震惊,有些人以为是欺诈行为,有些人当然不敢质疑美国政府。随着柯南真实身份的曝光,灰原哀的身份被人挖了出来,她那时候已经是天才科学少女。承认自己就是宫野志保,无疑是把“灰原哀”毁掉。

新闻发布会上,FBI不想变成众矢之的,他们把宫野志保推出来。所有人都死了,活着的那个自然变成公众视线里挡箭牌。她曾经效力的组织,她的父母与姐姐都待过的地方。APTX4869怎么说都是在她手上成功过,身为棋子与挡箭牌,灰原哀不以为然,她用了很久的名字,现在是时候变...

侬本多情(言叶之庭梗!傅宣!下篇)

上海的隆冬过去,刀片一般的寒风变得温柔。越来越晚的日落,这座城市苏醒沉睡,城墙脱落高楼拔地,时钟飞快前进,让人分不清是灯光婀娜还是星星璀璨。


“心动”这个词是会腻死人的糖屑,比蜜汁糯米藕还要粘。也是这个词,仿佛涂在手掌上黏糊糊的胶水,丝线错落在过往的人群身上。透明的,显而易见的都有。不过是选择与被选择的问题,那么多人,其中也有傅菁的脸。


比赛已经结束一个多月,101个女孩,能被人记住名字的不多。其中的十一位,傅菁不在里面。她本来是有机会,吴宣仪和选秀平台也签好了合约,是傅菁自己选择了放弃。有一家更好的公司看中她,全球数一数二的招牌给她递过去一张名片。很不...

配对绑定(哨向!岐越!98line!)

明天就是配对绑定哨兵的日子。

杨超越有些激动,不知道会和谁分在一起。如果是孟美岐就好了,塔里最优秀的哨兵。训练的时候给新生上过课,讲哨兵的特性。不过,她也就是想想。有传闻说孟美岐根本不需要向导,也有传闻说她是黑暗哨兵,做任务的向导只会拖后腿。

不过,杨超越有个小秘密,曾经有每次路过训练室,看到孟美岐在里面,她都偷偷打开过共感,时间不长,两三秒的样子。这不符合规定,崇拜与喜欢都是模糊的词,那可是孟美岐。可能很少有人知道,这位优秀哨兵的精神动物是什么——一只年幼的冰岛狐。


一脸冷漠的哨兵,精神动物竟然是只年幼的冰岛狐!

说出来可能不会有人信。


杨超越假装这...

侬本多情(言叶之庭梗!傅宣!上篇)

上海的冬天是生在皮肤上的制冷剂,黏糊糊的雾气裹着清晨江上的鸣笛声。端上桌的屉笼给镜片氤氲一层蒸汽,撒了芝麻的豆腐脑先暖着手心。第一班地铁驶过站台,报站声唤醒等车的人。寒风是清冽的刀片,划开这座城市睡意朦胧的眼。


六点,练舞房里的灯是昨晚点的。傅菁站在镜子前面,汗水划过她的眼帘,厚重的呼吸被音乐淹没。一夜未眠,傅菁是清醒的。可能因为还很年轻,她不需要太多的睡眠。两个月前,傅菁签了现在的经纪公司,和二十几个练习生挤在一间舞室,女孩子太多堆在一起,聒噪挠着耳膜。她只能趁着凌晨别人入睡,跟时间偷得半点独享的特权。


娱乐圈是新旧交替最明显的地方,时间精确到手表上的秒针...

只要我的脑洞够快,你们就追不上我略略略。

神曲/Breath of the Devil (09)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起雨,天空昏沉沉的暗,闪电就像坏掉的电灯。工作室里,Karlie从地板上醒过来。她翻了个身,蜷缩成一团,右手按上心脏的位置,那里还在跳动。她已经忘记自己睡了多久,昨晚Karlie家逃出来,她知道是Taylor有意放她走。毕竟,在一个真正的天使面前,她没有任何胜算。

“我不会伤害你。”

出门前,Taylor这么告诉她。

Karlie眯起眼,瞥到不远处的传真机有灯在亮。她拍了拍脑袋,从地上爬起来。现在的Karlie像极心脏病发抢救过来的患者,嘴唇苍白,唯一不同的是,她的嘴角有干涸的血迹,那是Taylor的血。她没有控制住对血的渴望,Taylor喂她血的时候,她觉得自己...

神曲/Breath of the Devil (08)

切茜娅变成Karlie的心脏之后,她原本沉寂许久的心房不再归于寂静。她很久没有这种活着的感觉,欢愉与悲戚重新填满Karlie的情绪。有一次,她站在地铁口听双目失明的老人拉奏圣桑的《天鹅》,回过神,双目已噙满泪水。

可惜,她没有带琴。

两百年前Karlie曾经拥有过的东西,如今重新回到身体,到底要感谢上帝还是自己?她选择后者。


Karlie在适应这颗新的心脏,她还没有能力控制这位堕天使,只能依靠Taylor的血。她很小心,为了骗过天使,她亲吻着自己手心的天使符咒。

要感谢那群自称“耶稣”的人,Karlie遭受了一次伏击,在自己家里。

那天,变成心脏的切茜娅似乎不甘心,她...

神曲的脑洞我想的还是蛮变态的


神曲/Breath of the Devil (07)

海水灌进她的鼻腔,Karlie猛然睁开眼睛,还是在海里。她惊慌着想要周围海水对她的束缚,扑腾着双手,身体却依然在往下坠。纵然如此,Karlie的耳边响起窃窃私语的声音,每一句都是呼唤她的名字。

Karlie,Karlie。

……

呼唤由远及近。


Karlie从噩梦中惊醒,她望了眼四周,是酒店的房间,Taylor就躺在她旁边,闭着眼。

是梦,她很久没有做梦了。她死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做过梦。Karlie低头看到自己的手臂,那条画满花纹的手臂正泛着幽幽红光。当她知道自己手臂里寄居着堕天使的灵魂,Karlie释然了,很多东西,比如现在。她蹙着眉扶上自己的手臂,像是安慰那里面的...

Blindspot丨盲点06

陈英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转身坐到厨房吧台的椅子上。她翻开手上的报告,在案发现场捡到的碎片已经有了眉目,一般用作近视眼镜。碎片上,还有一块残缺的指纹,很小,不能构成什么证据,也无法锁定嫌疑人。

FBI介入三天,案件还会没有什么进展。他们肯定了陈英给的心理画像,但凶手又消失了。没有新的尸体出现,电视上的新闻被别的东西取代。除了警察,似乎很多人都忘记了“艺术家”。

乔兰擦着头发从洗手间出来,她走到陈英身边,从后面抱住她。头发上的水蹭到陈英的脖子,洗发水的味道很好闻。

“在看什么?”

陈英合上文件,按照规定她不能把案件相关的东西与别人分享,何况现在是下班时间。“看看有没有漏掉什么。”

“嗯。...

© 詩人Darw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