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Darwin

HELLO STRANGER!

没半点肉的文你告诉我敏感词汇,lofter,我不懂你x 点。

戳晋江

我的将军啊01

天下四分,赵齐,伏楚,宋秦,吴越。

齐国昌盛,秦国人丁兴旺,越国靠海而生,唯大楚任人鱼肉。开朝皇帝伏完本是前朝武将,护送前朝汉帝逃离长安,途中见汉帝视百姓如草芥,终认清大汉气数已尽,同副将独孤烈起兵谋反。借许州独孤家势力,建国号“楚”,册封前朝长公主阳安为后。建和七年,伏完立幼女伏寿为储君。女子为天子,四国哗然。


还有几天便是除夕,天未大亮,独孤烈便起了。行军打战多年,床榻柔软早就不适合他。他尽量让自己的动作轻些,生怕吵醒还在睡梦中的夫人。如此小心,却还是被软猬甲弄出了声响。

“将军,这么早?”秦英从床榻上下来,走到独孤烈身旁,帮他整理盔甲。

独孤烈有些抱歉,“夫人,是...

神奇寡妇丨Wars of the Roses丨她是神02

娜塔莎把照片的扫描件交给弗瑞,指着中间穿铠甲的女人。“我在晚宴上见过她,戴安娜·普林斯,卢浮宫的高级修复师。”她嵌入沙发,双手搭着扶手,盯着弗瑞的黑色眼罩略有所思,在想戴安娜的事。对超级战士而言,修复文物这活儿太适合了。

“1918年?”弗瑞注意到扫描件上的时间印戳,在对面的沙发上抬起头。

“第一次世界大战。”娜塔莎回答道,她皱起眉头。美国和前苏联的超级战士都在一战以后,戴安娜的身份是个谜。

“如果是九头蛇的人,她沉寂太久了。如果是德国,或许她就是九头蛇的武器。”

“你看到和她拍照的人是英国士兵吗?”娜塔莎轻笑了一声,“这位漂亮的女士是和一群英国人在拍照呢。”她重复道,用...

神奇寡妇丨Wars of the Roses丨她是神01

cp什么的,官方不来,自己动手。


-

巴黎拉德芳斯希尔顿酒店


娜塔莎作为史塔克先生的秘书来参加卢浮宫举行的慈善宴会。

五个小时前,一个匿名ID在网上发布信息,扬言世界大战时期的超级战士至今仍然活着,他手上有证明文件。匿名ID的IP被深层加密,斯凯破译之后得到一个巴黎地址。那时娜塔莎正结束在伦敦的工作,弗瑞直接联系了她,他们猜测这份文件里是娜塔莎的资料。匿名者用的是俄语,弗瑞说网络上已经有人对这份资料感兴趣并且不断加价,他需要娜塔莎在他们交易前拿到这份文件。

身份曝光对娜塔莎来说,她还没有做好准备,尤其是在红房的记忆。那段记忆是冒着黑色气泡的沼泽,依然时不时跑进她阴...

神曲/Breath of the Devil (06)

电梯间:(01) (02) (03) (04) (05


-


尼斯感觉有点不舒服,他不应该在清晨六点醒过来,尤其是在拉斯维加斯。他本来想继续闭着眼睛,脑袋却像是钻进了什么声音,催促他清醒。那声音仿佛咬着他的耳膜,一遍一遍回荡,牵连出下体的燥热。尼斯烦躁地掀开床单,身下的家伙直挺挺的。他转头瞥到身边的男孩,赤身Luo体。睡熟的男孩一头红色头发,白皙的脸颊能看到依稀的雀斑。尼斯不记得他的名字,他不需要记得。脑海中的声音还在不断回荡,下流的秽语仿佛仿佛蛰伏在喉咙里的催情剂。尼斯起身压在男孩身上,挺进男孩的身体。

脑子里那该死的絮语终于被身下男孩痛...

礼物

The most desired gift of love is not diamonds or roses or chocolate.


-

洛杉矶的工作结束,Taylor独自坐上去纽约的飞机。邻座一位老先生正在读的报纸吸引她的注意,体育版面的头条是Karlie召开记者会的照片——“泳坛飞鱼宣布正式退役,一个时代的结束”,多么让人唏嘘的标题。她已经很久没有读报纸,和Karlie断绝关系的这几年,体育版的新闻也几乎充耳不闻。

很难想象吧,几年前Taylor刚进电视台做的还是...

New Romantics

Taylor决定自己操刀新歌的MV,女主角早就有了人选,当然是Karlie,她的超模女友。


这应该算是公开的秘密,在相熟的朋友中,虽然两人从来没有正式声明彼此的关系。那层关系是蕾丝布料,薄薄一点,铺在两人身上,有点像新娘头纱。她和Karlie认识很多年,久到用的最恰当的形容词是两小无猜。变成恋人关系却是这两年的事,有时候人认识的太久,过于熟悉,连上床到一半看着对方的脑袋都会笑出声。


这事Taylor做过一次。


那时候心里想怎么会和这个人搞到一起,她看着身下那颗耸动的小脑袋突然笑了,怎么都止不住,被Karlie用被子闷住头,坐在她身上骚她痒。...

纽约巴黎

1


昨晚的雪早上才停,屋顶,路灯,停泊的汽车,上面都有积雪。铲雪车一大早就来过了,路上偶尔经过一两个喝了一宿准备回家的人,太阳升起之前,纽约城似乎只是翻了个身又继续睡去。一个钟头之后,楼下送报纸的货车按响喇叭,送报人自行车的车铃,钻进这座城市的耳朵。再过一会儿,曼哈顿办公室的格子间首先亮起灯,顺便摇醒路上的巴士和计程车。

Karlie比闹钟早醒,拿起手机习惯性点开世界时钟,上面标记着纽约和巴黎。自从两年前,Karlie在巴黎遇到Taylor,她就一直生活在两个时区。看着上面的时间,Karlie笑起来,抬高左脚,盯着自己的脚趾,昨晚涂的墨绿色甲油特别适合圣诞节。...


神曲/Breath of the Devil (05)

Taylor背着包拐进一条小巷,张望着四周之后敲开一扇门。


开门的男人穿着白色长袍,兜帽遮住他的脸,只能看到嘴角一圈的胡子,他甚至都没有抬头就侧身让Taylor进去。关门之后,男人没有跟着Taylor,他站在门口,面对着门,嘴里振振有词,全是祈祷之音。

木楼梯很长,很长一段距离才有一盏灯。Taylor穿过黑暗,面前紧闭的大门从缝隙里透出光。光亮仿佛迷途中的指引,能勾起人的向往。


神说要有光,便有了光。

神看光是好的,便把光暗分开。


有人打开门,更耀眼的光把她的视线铺满,包围着她的身体。Taylor眼皮都没眨一下,坦然接受光的洗礼。

房...

神曲/Breath of the Devil (04)

电梯间:(01) (02) (03) (04)


“Hey,我知道你不想接到我的电话。听着……我遇到了一些麻烦事,有东西在追我,是人。他们想要我死……我的族人,都被他们……咳咳……都被他们弄死了,我也受伤了。我现在在去纽约的路上,你必须要跟我见一面……”

洲际公路上,一辆蓝色的布加迪开的七扭八歪,险些撞上迎面而来的卡车。

为了避开那辆车,卡车司机慌忙打着自己的方向盘,他吐了口唾沫,把车横在路中间,后面的车还是撞了上来。

“杂种!”卡车司机看着那辆远去的布加迪。


***

暴雨终于离开纽约,最近几天的好天气把纽约市民变成了英国人,晒太阳的...

© 詩人Darw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