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Darwin

HELLO STRANGER!

神曲/Breath of the Devil (05)

Taylor背着包拐进一条小巷,张望着四周之后敲开一扇门。


开门的男人穿着白色长袍,兜帽遮住他的脸,只能看到嘴角一圈的胡子,他甚至都没有抬头就侧身让Taylor进去。关门之后,男人没有跟着Taylor,他站在门口,面对着门,嘴里振振有词,全是祈祷之音。

木楼梯很长,很长一段距离才有一盏灯。Taylor穿过黑暗,面前紧闭的大门从缝隙里透出光。光亮仿佛迷途中的指引,能勾起人的向往。


神说要有光,便有了光。

神看光是好的,便把光暗分开。


有人打开门,更耀眼的光把她的视线铺满,包围着她的身体。Taylor眼皮都没眨一下,坦然接受光的洗礼。

房...

神曲/Breath of the Devil (04)

电梯间:(01) (02) (03) (04)


“Hey,我知道你不想接到我的电话。听着……我遇到了一些麻烦事,有东西在追我,是人。他们想要我死……我的族人,都被他们……咳咳……都被他们弄死了,我也受伤了。我现在在去纽约的路上,你必须要跟我见一面……”

洲际公路上,一辆蓝色的布加迪开的七扭八歪,险些撞上迎面而来的卡车。

为了避开那辆车,卡车司机慌忙打着自己的方向盘,他吐了口唾沫,把车横在路中间,后面的车还是撞了上来。

“杂种!”卡车司机看着那辆远去的布加迪。


***

暴雨终于离开纽约,最近几天的好天气把纽约市民变成了英国人,晒太阳的...

神曲/Breath of the Devil (03)

电梯间:(01) (02) (03)


下了两周的雨终于停歇,只剩下阴沉沉的天。

牧师念完最后一句悼词。


Taylor一身黑衣,戴着小礼帽,垂落的黑色网格面纱遮住她的脸。她们站在人群最外面,连棺材都看不见,只能听到细小的啜泣与牧师的哀悼词。

 “你要上去献花吗?”Taylor瞥到Karlie手里那支白色玫瑰,低声询问。她不认识逝者,只是想和Karlie在一起。听到Karlie要去参加老朋友的葬礼,便缠着也要来,

除了Lily,Taylor没见过Karlie的其他朋友。以为这里,能碰到认识Karlie的人,她对Karlie的过去很好奇。...

神曲/Breath of the Devil (02)

电梯间:(01) (02)


Karlie看了眼表,走进工作室。Lily已经来了,那间房大门敞开。

“过得好吗?”Karlie走进去,把装着恶灵的玻璃瓶抛给Lily。

外面的雨还在下,弄得Karlie袖子都是水。白色衬衫被雨水浸湿,贴着手臂,右手手臂上的红色刺青若影若现,这是当年路西法送的礼物。

Lily抬起头,递给Karlie一份文件,今天他们要去长老会医院。“是温迪戈。”吃人的怪物。

Karlie接过去,翻了两页。“为什么我会被派到荷兰?”她漫不经心问起,欧洲不在Karlie的管辖范围,那里的门徒叫什么来着?

Doutzen?

好像是这个。


“那...

神曲/Breath of the Devil (01)

这房间很大,到处堆积着杂物,整个房间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气味。那扇落地窗是唯一的光源,彩色的玻璃,那小块被砸碎的地方正是圣母玛利亚头颅的部位。光线冲射进来,能看到空气中漂浮的尘埃。在地板上那堆书和壁炉的中间,躺着一只小动物的尸骸,老鼠。年久失修的地板破烂不堪,墙壁上到处脱落的墙纸下面是斑驳的墙壁,这栋房子仿佛行将就木的老头,一只脚已经踩在棺材里。

Karlie站在房子中央,她讨厌灰尘,这会弄脏她身上的新裙子。

等了一会儿,Karlie听到钥匙插入孔眼的声音。推门进来的是个老人,头发稀疏,满脸皱纹,双手颤颤巍巍。他当然看到了Karlie,透过浑浊的眼睛,丝毫没有诧异,仿佛她本来就在这里。Karlie...

The Sentinel 丨 白色巨塔(03)(哨向)

Taylor又拖着Karlie掉进海里。

从莫斯科回来已经过去一个星期,她们的配合训练不进反退,或者说越来越糟糕。Taylor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在莫斯科碰到的那个女人让Karlie彻底对自己失去了信心,傲慢的大兵现在无法做到绝对信任她。这种情况在哨兵和向导刚开始结合的时候的确会发生,但是Karlie的情况,她在抵触,无声地抗议。Karlie拒绝交谈,也不配合,看样子似乎是在等Taylor主动放弃。


“你不能……”Taylor倒在地上气喘吁吁,她的体能不能和大兵相比,一天的训练下来,累的站都站不起来。

那只灰色的猫咪趴在Karlie的脚边,懒洋洋的看着Taylor,和她的主

The Sentinel 丨 白色巨塔(02)(哨向)

Karlie睁开眼,还是在小房间里,陪伴她的只有头顶白炽灯发出的幽幽白光。她重新闭上眼,翻了个身,行军床发出嘎吱的声响。视线行驶的很快,穿过海面,陆地,城市,最后抵达圣路易斯。Karlie看到父亲稀疏的头顶,看到母亲系着围裙,看到了家。她的视线穿过走廊,停在门口,越过白色木门的玻璃窗,外面是熟悉的圣路易斯。她记得门口的白色栅栏,记得庭院里那颗郁郁葱葱的大树,也记得小时候玩过的秋千。


有人推开了房间的门走进来。

Lily轻咳了一声,她知道现在叫不回Karlie,哨兵正打开感官进入忘我之中。她叹了口气,曾经她也可以拥有一个自己的哨兵,但是却在塔中找到了另一个身份。Lily想到过...

The Sentinel 丨 白色巨塔(01)(哨向)

剧情严重OOC,请选择性点开阅读。

写在前面-(来自百度百科)

哨兵

五感极度敏锐,战斗力远高于普通人的人群,性格通常偏向于野性,有保护向导的本能。有精神体一般为猛兽、猛禽类的掠食动物。

哨兵的能力越强,感知过载的可能性就越大,精神力越不稳定越容易进入暴躁状态。

特点:

哨兵的五感比常人要发达得多,可以看到,听到,尝到,嗅到以及感受到常人远远无法接触的事物。但是这种力量有一个弊端,当哨兵把注意力集中在其中一感上时,他们就没办法再关注周围除去目标的一切。向导的存在就是要阻止这一点,在哨兵失控之前把他们拉回来。

哨兵拥有的特殊能力:

全部被加强的五感;

与鬼魂沟通的能力;

拥...

HELLO STRANGER! 丨 偷心 16

Karlie来的那天,Taylor刚下夜班,她站在电梯口看到消瘦的身影。那身影看到Taylor,她抬起头,露出整齐漂亮的齿列。Taylor愣了愣,她突然想哭。

她们整整三个月没联系,Karlie像人间蒸发,谁都找不到她。

那次在办公室争吵之后,Taylor在电视里看到关于Karlie公司的新闻,那些不好的词一个一个蜂拥而至。Olivia是被Cara送过来的,她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Karlie只拜托了这只猫。英国人的粗眉毛耷拉着,“Karlie完了”,她当时这么说。


“不欢迎?”Karlie穿了件皮夹克,身体站直,歪着脑袋对她笑。

Taylor摇头,她走上前,扔掉手上的所...

HELLO STRANGER! 丨 偷心 15

25岁Taylor最想要Karlie给她的礼物,她还未有说出口的机会,她和Karlie就匆匆离别,分散在大洋两端。隔着时差,隔着无数的日与夜,被想念吞噬,被记忆折磨。那些遗憾和可惜,爱与憎恨,都是Taylor在独自承受。

“你想要什么?”Karlie凝望着眼前那双蔚蓝色的眼睛,她笑起来。

Taylor想了想,“Karlie……”她握住她的手,“给我一天吧,只属于我们的一天。用一天的时间让我忘记你过去带给我的,用一天的时间让我在以后,怀念你的时候都是快乐。”

“一天?”Karlie疑惑着,“你25岁的时候想让我送你这个?”

Taylor无奈地笑了笑,“嗯,不过那时候我只想你24小时陪着我...

© 詩人Darw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