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Darwin

HELLO STRANGER!

HELLO STRANGER! 丨 偷心 02

-


Taylor是幸运的,家庭优渥,在校期间就拿过AOF大奖,在同学们还在为工作奔波的时候,她已经轻松拿到了一个奢侈品牌的Offter。老板是她父亲的挚友,合约仿佛裙带关系的意味,似乎没人真正的在意Taylor到底有多少才能。她和那些刚毕业的愣头青一样,想要的不过是急切的表现自己。所以,Taylor放弃了那个品牌,签约了独立设计师Tree Paine的工作室。

听说红头发的女人以前是某个大牌歌星的公关,某一天突发奇想要插足时尚圈。创立了工作室,头衔也从“大牌公关”变成“独立设计师”。

纽约春夏时装周是该工作室的第一次正式亮相,所有的设计都出自Taylor之手,这是当时Tree Paine签Taylor的时候开出的条件,并且承诺她足够多空间的自由性。Taylor很看重这场秀,连模特的秀卡都是她亲自一一筛选,除去在校时AOF的光环,她和工作室一样,都是新人。

 

这次Taylor用蕾丝与锁扣做主题,还加入了中国特色的旗袍元素。

后台的忙碌和秀场上的光鲜成反比,模特化妆师都是一副紧张忙乱的模样。Taylor穿梭在他们之间,比任何人都要忙,不断和化妆师还有模特沟通。她想做到万无一失,每一步都要亲自上阵。

Selena抱着花来的时候,Taylor正在帮一个模特做衣服上的小改动。那条丝带,应该舍弃还是保留,她拿不定主意。

 

“别那么紧张。”Selena站在一边摆弄手上的花一边安慰道,她和Taylor隔了几步,都能感受到对方扑面而来的紧张感。她知道Taylor把这场秀看得很重要,但是看到好朋友一丝不苟的样子Selena不知道为什么很想笑。

“谢谢你的花。”Taylor头都没抬,挥着手指让身边的模特转个圈给她看看。模特照Taylor的指示转了一圈,Taylor眉头紧锁拿着剪刀往后退几步,想看得更仔细,她碰到了什么,让她差点失去平衡。

 

“抱歉……”被Taylor撞到的人首先道歉,及时扶住了她,但是Taylor手里拿着剪刀,锋利的尖端不小心划过了女孩的手臂。

Taylor握着支撑她的手臂站稳,她抬头望去撞上一双绿眼睛,是穿着秀服的模特。她往后退了几步,又快速走近模特,检查完模特身上的衣服之后才注意到她手臂上的伤痕。伤口不是很深,留下一条不长的血痕。Taylor握住女孩的手臂稍微举起来,“应该没什么大碍,我帮你包扎一下。”说完,Taylor四处张望,在寻找什么。

女孩皱了皱眉,稍微一抬手从Taylor手中挣脱出来。“没事,我包里应该带了纱布……”

Taylor不想让自己看起来没有人情味,虽然她现在的确紧张自己的设计多一些。她抬头看了眼女孩,她认识她,Karlie Kloss。Tree推荐的模特,走开场和闭幕。在以前的时装周Taylor看过她的几场秀,尤其是Dior的那几场。敢在秀台上扭的模特不多,Karlie的台步太独树一帜,扭着腰肢风情万种。

 

“我不是那个意思……”Taylor急于辩解,四目相对,Karlie也目不转睛的盯着她,仿佛真的在等自己解释。模特勾起的唇角让Taylor顷刻间忘记要说的话,她张了张嘴,蓦然失语。

Selena把花交给随行的助手走到Taylor身边想为她解围,她先看了Karlie手臂上的伤,“抱歉,她有点紧张。”她朝Karlie笑起来,就算踩着高跟鞋在模特面前还要仰起头。她本来就讨厌Taylor这些高个子们,没事长这么高干嘛。

Karlie了然的挑了挑眉,“没关系。”她笑着说,露出标准八颗牙,带出脸颊上的小酒窝。她从Selena小助理的手里接过递来的纸巾,礼貌得跟两个人说了失陪转身去找随身带的包。

 

Selena和Taylor两人面面相觑,都有些尴尬。

“你看吧,你们设计师就是不把模特当人看!”Selena咂舌道。就算她在娱乐圈,也早就耳闻时尚圈模特是多么的被不公平待遇。听说过刚出道的小模特有时候拿着秀卡不断碰壁,得不到任何报酬却还是在各大品牌门口排队,就为了T台上的那一瞬间。

Taylor瞪了她一眼,“这是我的本能。”身为一个设计师的本能,出自自己手的作品永远高于一切,虽然刚才的那一幕让自己看上去有些冷血。她看着Karlie的背影往洗手间方向走去,抬手看了手上腕表的时间,离秀开始还有二十分钟。她跟Selena说了些什么,跑着追了上去。

 

推开洗手间的门,Taylor看到Karlie正小心翼翼俯身在洗手台冲洗伤口,洗手台看着有些太矮了。

“我帮你。”Taylor说着朝Karlie走过去。

对方却没有领她的情,低着头闪躲了一下。“不用,应该不会弄脏衣服。”

Taylor无奈地叹了口气,“抱歉……”她靠着墙壁,低头看到酒精、纱布还有医用胶带都已经在洗手台上一一摆好。

处女座吧,Taylor在心里想。

Karlie似乎看出了Taylor的心思,“狮子座。”

“啊?”Taylor没明白,有些诧异,不敢相信对方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有点强迫症而已。”Karlie还是标准的八颗牙笑容,把洗手台的小酒精递给Taylor,已经同意让对方帮忙。

“恩。”Taylor试图想掩饰自己被看穿的尴尬,“你平时都带着这些?”她用嘴唇努了努洗手台上的那些东西,拉过Karlie的手臂。

“我的包里总是塞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Karlie耸了耸肩,深深看了Taylor一眼。

 

Taylor设计的衣服近乎于透明,再加上布料极少,很多地方都一览无遗。她低着头帮Karlie的伤口擦酒精,眼神无意间撇过对方的胸部,脸不自觉红起来。虽然眼前的模特瘦的骨骼分明,但是还是有的。

Karlie发现Taylor的脸红,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谢谢观赏。”

Taylor佯装没听到,下意识咬住下唇,“秀结束后,你去打一针破伤风针,到时候把账单寄给我。”她给Karlie的手腕上缠上纱布,在撕下医用胶带贴好纱布的时候突然有了新的灵感,抬起头跟Karlie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她在想把Karlie的衣服弄得乱一些,或者改的再短一些,凌乱中搭配上对方手上的纱布是另一只极致。

Karlie歪着脑袋,不急着说话,她在等。

 

Taylor以为Karlie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她转身把洗手台上的东西收拾好扔回旁边的手袋里,拉着Karlie就往外面跑。灵感有时候就在一瞬之间,她已经迫不及待想去实现这个刚冒出来的想法。

Karlie两三秒迟疑,无奈手被Taylor牵着,也跟她跑起来。她有些疑惑的看着Taylor在化妆台上找什么,走近一看还是那把剪刀。

Taylor扬了扬手里的剪刀对Karlie笑起来,她拿着记号笔在Karlie身上花了几个方块,然后拿起剪刀减掉了画了记号的布料。“你可能不能做开场了。”她对Karlie抱歉道,Taylor打算把对方身上现在这套正在被自己胡乱剪的衣服代替原来闭幕那一套。

Karlie倒是挺无所谓,张开手臂任由Taylor在自己身上拿着记号笔还有剪刀比划。她低着头,视线停在Taylor身上。

离秀开始的最后五分钟,Taylor才完成这个临时作品,她还在化妆箱里找到了一个锁,划开Karlie下身裙摆一直剪到胯骨,用锁把剪开的地方连在一起。做完这些,Taylor抬头看着Karlie被造型师特意弄好的发型,伸出手揉乱了它们。

“这是一个冲动。”Taylor笑着对Karlie解释道,“虽然少了开场,但是酬金不会有变化。”

“很棒。”Karlie看着镜子里自己的新造型,不以为然地笑起来。对于这件新作品,她没有Taylor那种热情。

 

Taylor没有做谢幕,而是选择在Karlie出场的时候和她一起牵手出来。这场秀很成功,尤其是最后Karlie出场的时候完全打破了原本这场秀的中规中矩,让人眼前一亮。秀结束后她被媒体围住,还有几个前辈过来和她寒暄。等她缓过神去找Karlie,工作人员告诉她模特们都已经离开。

 

Taylor一直记得Karlie受伤的事情,她让工作室的前台留意寄给自己的信。但是一个星期过去,她都没有收到自己承诺会付的那份账单。Taylor跟Tree要了Karlie的联系方式,给她发简讯询问账单的事情。简讯很长,她说很抱歉自己让Karlie受伤,也说到本来想给她联系方式,但是那时候Karlie已经走了。

到了隔天,Taylor在开会的时候才收到Karlie的回复简讯。那是一张图片,等它缓冲出来Taylor不顾会议室死气沉沉的场合笑出了声。

照片是Karlie摊着手,扁起嘴,配字说谢谢Taylor的好意。

 

-

一周Taylor遇到了Karlie五次,三次是出席活动,另外两次是朋友的聚会。但Taylor都没什么机会和Karlie好好聊聊,对方来去匆匆,等Taylor看到她准备去打招呼的时候,往往一回头那个人就已经不见了,仿佛午夜十二点一过就消失的辛德瑞拉,可惜没有留下水晶鞋。

Taylor是想问她伤势如何,可惜两个人之间不知道为什么总会错过。她一直对自己给Karlie造成的伤口,还有那份承诺过的账单耿耿于怀。

从小Taylor受过的教育,如果你让一个人受伤,那么必须承担责任。

 

Taylor无意间把这几天遇到Karlie却没来得及打招呼的事通过电话告诉了Selena,对方听完哈哈大笑,她说兴许Karlie在躲她。Taylor听得莫名其妙,她不过弄伤了她,而且已经道过歉也表示愿意支付账单,Taylor认为Karlie没理由要躲着她。

“你可以联系她啊……”Selena给出建议,“反正你的理由多的很,可以说是为了下一次的秀……”

“别闹了,这多奇怪!”Taylor反驳道,坐在地板上拿了本杂志,随手翻过一页就看到了Karlie的脸。是香奈儿的香水广告,Karlie抬高脖子眯着眼,侧脸有一半藏匿在阴影里,下颚线非常迷人。Taylor合上杂志把它放在一边,想到之前Karlie用自己照片做的表情又笑了起来。Taylor从前听说过她,见过她,从来没有真正接触过。那天短暂的接触,她对Karlie的印象深刻还要归咎到那条被回复的简讯上,Taylor觉得Karlie很有趣。

 

“我们可以潜入某个模特的Party!”Selena在那头喊道,打开手边的电脑点开Facebook的页面,正好浏览到一个关注的模特发状态说对晚上的女孩之夜已经迫不及待。“去吗?我们可以用你设计师的名号进去,反正满屋子的模特总有人会看到你两眼放光……说不定,你能看到那个躲着你的人,然后再好好问问她为什么躲着你……我是说,伤口愈合的怎么样,什么时候把账单寄给你。”

Taylor翻了个白眼,身体后仰顺势躺在地上。模特们认为会发光的明明是摄影师,和设计师是没有半点关系的,也可能有那么点关系。她的眉头凝重,碰到难以决定的事,Taylor的脸上总会出现这个表情。

 

阳光被白色的纱窗分割成一个个小点,现在是中午,正是外面最热的时候,连吹进来的风都带着些许热气。Taylor的白色工作台就在窗边,放着各种图纸和布料,被风带动的几页纸被吹起了边角。Taylor的目光停在旁边的制衣木偶上,上边套着一件半成品的裙子,这是她的新设计。Tree的工作室会参加一个慈善拍卖会,拍卖筹得的资金听说是帮助生病的孩子。Taylor觉得自己需要一个模特,制衣木偶无法给予她真实。她需要有血有肉带着温度的身体,来展示作品继续让它完成。脑海中Karlie的脸就这样浮现出来,Taylor几乎能想象这件裙子穿在Karlie身上的样子。

 

“你在听吗?”Selena在电话那头喊道,紧接着怪叫起来。

Taylor觉得刺耳,思绪又被拉回到了电话上。“好奇怪,我刚突然觉得应该给我的书房来点生气,养个什么东西。”她没说自己想到Karlie。

“养什么?”

“植物什么的,不会动的。”Taylor从地上爬起来走到工作台旁边,用脚测量应该买多大的植物。站起来弯腰拿了放在桌子另一边的平板,开始在网上搜索适合摆在书房的植物。

Selena发出哀怨的叹息,“所以晚上要不要去!”她早就习惯Taylor有时候思绪的游离,除了设计之外总是不能专心在一件事上,比如这个电话。

Taylor蹙着眉习惯性的抿了抿唇,她换了只手拿电话,稍作停顿,拇指压在一张设计稿上,留下指甲的压痕。“去。”Taylor说。

“好的!晚点我去你家接你!”说完,Selena就挂断了电话。

Taylor看时间尚早,她决定做点什么事——出门买一盆植物。

 

Selena自己开车来的,她给Taylor展示了自己脚上的高跟鞋,那个高度让Taylor喉咙一紧。她在车上和Taylor串口供,计划等下用什么借口进入Party,比如提Taylor是设计师的身份,也比如她们住在隔壁听到一些声音过来看看。

但是给她们开门的女孩,并没有给她们说出这些借口的时间,开了门转身就重新加入聚会。

 

“真可惜。”Selena还在为自己想的那些借口没来得及说而惋惜,Taylor则是给了她一个白眼。她朝房间里张望,这是一个很大的套间,到处都是长腿模特。

接下来她们并没有在一起,一个模特认出了Selena,她拉着Selena聊天,一副小粉丝的模样。Taylor在房间里逛,看能不能在这里遇到Karlie。

终于,Taylor在卧室发现了她。Karlie坐在窗边的沙发椅上,怀里有什么东西在动,Taylor走近才发现那是一只猫。那只猫太小了,卷缩成一团像一个灰色的毛球。

 

 

“你的?”

Karlie抬头看到Taylor似乎毫不意外,她笑起来,把怀里的小猫递给Taylor,是一只苏格兰折耳猫。“我在路上捡到她,应该出生没多久,被人遗弃在纸箱里。”

Taylor注意到Karlie说话的时候皱起的眉头,从她低头看着猫咪的目光里感受到一股温柔。

“你能养她吗?”Karlie抬头看着Taylor,勾起唇角,笑起来露出整齐的齿列。

“我?”Taylor愣愣地说,她摇了摇头,“我从来没养过什么宠物。”

Karlie满脸笑容的看着她,绿眼睛被祈求的光芒占据,她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我不能……”Karlie欲言又止眼神划过猫咪又很快露出了笑容,她指了指此刻躺在Taylor怀里的猫咪,“你看她多喜欢你。”

Taylor低头,那只小猫也正看着她,再次抬头,迎接她的是那双充满笑意的绿色眼睛。

“我想你需要考虑一下。”Karlie看出Taylor的犹豫,她让Taylor稍等一下,离开房间很快又折回来,手上多了一瓶红酒和两个酒杯。Taylor看着Karlie用身体带上门,用手臂夹着红酒随便上了锁。她满面笑容的那这些东西放在床上,不知道从拿了找来一条浴巾给猫咪做了一个临时的窝放在枕头之间。

“你可以当我贿赂你。”

Taylor双唇微启,她想说自己的酒量不好,却什么都没说,在床边坐下,看着Karlie在酒杯里斟满那些红色的液体。

 

她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意识尚存一丝清醒的时候那瓶红酒已经见底。她发现Karlie比她喝得多,但是面不改色。她们聊得话题十分跳跃,从Karlie的第一长秀聊到彼此最难忘的的事情,还有感兴趣的东西。

“你喜欢什么样的人?”Taylor想到这个问题,脱口而出。

“女人。”Karlie玩着手里的酒杯,仰头喝光杯子里的液体把她放在了地上,整个人凑到Taylor跟前。“你试过和女人做爱吗?”她问的大胆而直接。

Taylor摇摇头,可能酒精的作用,让她做不出任何反应。她看到Karlie舔了舔上唇,在鲜艳的红唇上留下湿润的水光。


戳这里


-

电梯间: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评论(14)
热度(121)
  1. K詩人Darwin 转载了此文字  到 

© 詩人Darw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