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Darwin

HELLO STRANGER!

HELLO STRANGER! 丨 偷心 03

-


Taylor当初看到的,以为的东西,很久之后想起来,大概是因为她之前从未遇到过这样一个女孩。后来在巴黎,她怀念的成分和憎恨Karlie是一样多的。那个女孩带她领略的风光,感受过的美妙,给予的痛楚与觉悟,Taylor往后遇到的那些人,都没有给过她这种感觉。

那种激烈的,黏糊的,甚至还带着冰凉的感觉。

 

Taylor回到家之前,去宠物店给猫买了吃的和睡觉的窝,粉色的很可爱。她给猫咪洗了澡,把买回来的窝放在床边,顺便给猫起了名字——Meredith。做完这一切,Taylor倒在床上想起Karlie。她之前也谈过一些不咸不淡的恋爱,禁果早就在十几岁的时候就尝过,但是昨晚的声音,单纯的从声音开始,Taylor喜欢听那些耳语厮磨从Karlie的喉咙里滑出来。Karlie的声音带着她沉沦,慢慢的坠落在情欲深渊。她感到快乐,还为对方感到快乐而兴奋。

她的脸颊渐渐发烫,Taylor有些懊恼自己的逃走,还有那张现在想起来觉得多余的卡片。她知道自己不是在摇摆性取向的问题,却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大概是一段关系从来没有这样被开始过。Taylor在想Karlie看到那张卡片的反应,她会生气吗?应该会吧,那么混蛋的行为。如果是自己,她也会生气的,睡完就跑决定不是一个好的行为。想到这儿,Taylor揪着被角把脸埋进枕头里,仿佛要把自己藏起来。

以往的对象总是唾手可得,爱慕她的人也总是围着她转。但是Karlie对自己的怠慢,抱着猫咪楚楚可怜的眼神,还有床上的被动,Taylor是迷惑的。她为这种迷惑摇摆,天平慢慢的坠入好感那边。

眼皮越来越重,Taylor索性开始睡觉,打算醒来后再继续想把人家睡了的事,还有那张卡片。Taylor那一觉睡到晚上十点,睁开眼后困意就没有了,她爬起来逗了会儿猫后躲进工作室做设计。再次抬头看向窗外,天已经亮了。看着灰色的天空逐渐被暖阳拨开,Taylor不知道为什么又想起了Karlie。 

 

隔天,Taylor到工作室已经中午。她在网上预约了第二天的宠物医生,打算给Meredith做个全身检查,还有给这个可爱的小家伙打疫苗。抱着这只小怪物从酒店房间离开的时候,她就决定养它了,虽然她已经买了一株植物。

“你看上去并不好。”Tree坐在会议室的大班椅上转笔,Taylor刚做完总结报告准备收拾桌上的文件。

“昨晚没睡好。”Taylor笑了笑,递过去一份文件。“为慈善拍卖准备的设计稿。”

“等下有一批模特去Cara那试装,你可以做个参考,选一个参加拍卖会。”Cara是工作室在Taylor之后签的的设计师,来自伦敦。说完,Tree站起来往门口走了两步又转过身朝Taylor扬了扬手上的文件,“亲爱的,你看上去真的很憔悴。”红头发的女人由衷说。

Taylor苦笑了一下,反击道,“你没睡好你也这样。”

Tree摆摆手,“我从不让自己看着憔悴。”说完她就走了,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响越来越远,那双红色的Manolo Blahnik私人订制,Taylor非常喜欢。她今天也穿了双新鞋,却并不是很舒服。

Taylor听着高跟鞋走远的声音在位置上坐了会也站起来,她没理解她老板话里的意思,不过四十多的红发女士倒是有一句口头禅,她说——女人的美丽是有保质期的,过了三十岁你留不住美丽,只能让自己充满魅力。

 

Taylor走到工作区的时候,一群高个子女孩正从电梯里谈笑着走出来,Taylor看到了走在最后面的Karlie。Karlie的身高让Taylor很容易就看到了她,Karlie朝她这边看过来冲她笑了笑继续和身边的人在说些什么。Taylor下意识想躲,脚上的高跟鞋却不听使唤,她站在原地背脊挺直,像小时候做错事被父母抓包的孩子,身后推着衣服过来的同事让她让一让。

Taylor连忙说抱歉,侧身往旁边退了两步,抬头望向Karlie的时候,对方已经和那群模特走进Cara的办公室,她看到Cara扒开模特堆里冲到Karlie面前,拥抱之余挂在她的身上,脸上的笑容谄媚又夸张。

Taylor悻悻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她查了自己的备忘录,只有晚些时候有一个晚餐约会。一下子闲下来,Taylor有些无法适从。她从包里拿出了小圆镜,想起Tree形容她的憔悴。今天Taylor画了淡妆,确实不能掩盖昨晚睡眠不足带来的缺失。她简单补了妆,换了个更鲜艳的唇膏颜色。在镜子前抿唇均匀颜色的时候突然笑了起来,觉得自己现在的行为真奇怪。

 

Taylor开着办公室的玻璃门,坐在自己办公室里就能听到从Cara那间房里传来的笑声。她和这个英国人没有过多的接触过,只有在茶水间或者洗手间碰面的时候打过招呼。模特通常都会变成设计师的缪斯,Taylor想到她们之间亲密的拥抱,猜测着Karlie会不会也做过那位英国人的缪斯。Taylor略有所思,想到儿时祖母讲过的希腊神话故事。传说缪斯曾被酒神狄俄倪索斯主宰,常用“疯狂地”或“暴风雨般地”来为之形容,她们的疯狂后来在碰到太阳神之后被改造。Taylor觉得Cara就是神话故事里的狄俄倪索斯,那么阿波罗呢,Taylor还没想到。她摇了摇头,觉得自己想的太多。

Taylor把电脑移过来一些,给自己偷瞄那边的动作做小掩饰。她看到Cara和那群模特从办公室出来,去的方向是工作室的试装间。这次Karlie没有跟在最后面,她和Cara并排走着似乎在聊什么。英国人的脸上都是笑容,Karlie的嘴角更是都快咧到耳后根了。

大约过了五分钟,Taylor喝光手边杯子里的咖啡,端着空杯子走出办公室。去茶水间就必须经过试装间,Taylor慢慢走过去,踩着高跟鞋抬高脖颈,背脊笔直,她听到了试装间里的笑声。在走过门口的时候,Taylor匆匆瞥了一眼,她没有看到Karlie。

 

“Hey,你怎么了?”

Taylor猛然抬起头,Karlie正坐在茶水间的软沙发上。她穿着件白色的浴袍,手里握着手机似乎刚接完电话。

“什么?”

“弄丢了水晶鞋?”Karlie笑起来。

“对啊,不过幸好还有一只。”

“那要好好保护,王子之后会拿着你弄丢的那只水晶鞋来找你,他会骑着白马,来到你身边邀请你跳一支舞……”

“不需要王子,我应该还有南瓜车。”Taylor双手捧着空杯,她想和Karlie道歉,为了自己的落荒而逃,还有那张该死的卡片。“我决定养那只猫,还给它取了名字,Meredith。”

Karlie的表情很平静,她微笑着的样子让Taylor皱了皱眉,Taylor觉得Karlie似乎知道自己一定会养那只猫。

“明天我会带它去宠物医院,你来吗?”Taylor走到咖啡机旁边,把杯子放进去。“毕竟是你捡到了它……”

“明天……?”Karlie顿了顿,“我可能没有时间。”她抱歉地笑起来,“不过你可以发简讯告诉我检查结果,我明天要去洛杉矶,回来的时候我会去看它。”

Taylor以为Karlie是在跟自己划清界限,把洛杉矶当成婉拒的借口。“很抱歉,那张卡片……当时我有些害怕,我从来没有在和别人没有定下关系前那样……”

“哪样?”Karlie佯装出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她环抱着手臂,似乎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那样!”Taylor压低声音,脸憋的通红。

“你是指和我上床?”

Taylor不说话了,低着头。她不知道为什么在Karlie面前自己会这么羞涩,脚上的高跟鞋是新买的,颜色很喜欢,就是走路的时候脚踝会微微疼。下一次应该不会穿了,Taylor这样想。

“然后现在是想为自己先离开道歉吗?”Karlie笑的很温柔,站起来走到Taylor旁边。她低头捏起Taylor的下巴,动作轻浮。她用一种很温和的口吻和Taylor说话,“没关系,总有人先醒过来然后离开。”

当时Taylor并不知道这句话背后的含义,看到Karlie这么温柔的开导自己,心里的愧疚感更加浓重。她觉得自己伤害了一个好女孩,在自己和她发生关系之后。

“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Taylor问的唐突又莽撞。

笑容有一刹那在Karlie脸上收敛,很快模特又马上恢复之前的温柔。

“Sweetie……”Karlie轻抚着Taylor的脸,唇角是柔和的笑。“我们只是睡过而已……别当真好嘛,大家都是成年人。”

 

 

“大家都是成年人……”

Taylor看着Karlie,那双漂亮的绿眼睛深不见底,不知道藏在什么背后。Taylor吸了口气,她觉得自己的自尊在Karlie面前应声而碎,Taylor想在那些碎片里找回一些余地。

“我和你开玩笑的……”Taylor勾起唇角往后退了一步表现出如释负重,巧妙躲开Karlie轻抚自己脸颊的手,她现在想逃跑。

 

“你还好吗?”Karlie问。

Taylor莫名地笑起来,“过几天我要参加一个慈善拍卖会,你能做我的模特吗?”她换上谈公事的语气。

Karlie挑了挑眉,“什么时候?”

“时间和地点我会发给你的经纪公司。”说完,Taylor端着咖啡就出去了。她走的很快,碰到刚从试衣间出来的英国人,Taylor瞪了她一眼。

 

回到办公室,Taylor关上门。她把杯子重重的放回桌上,溅出来的水渍撒了一些在摊在桌上的设计稿上。Taylor没去理会。此刻,她心里叫嚣着各种脏字。刚才在茶水间的慌张,Taylor在想自己凭什么会这样。她瞥到办公桌上的玫瑰,是一位最近走得近的男士送的礼物,Taylor走过去抓起花束直接扔进垃圾桶,虽然它那么无辜。重新坐在椅子上,Taylor从纸巾盒里抽了纸巾擦掉设计稿上的咖啡渍。她轻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指像在往下压着什么,她跟着动作做了几个深呼吸。

下班前,Taylor让一位同事给Karlie的经纪公司发了很正式的工作邮件,随便删掉了手机里Karlie那条逗自己笑的简讯,还有模特的联系方式。

 

晚餐约会,是为了庆祝Abigail从巴黎回来,好朋友学成归来要在纽约开画廊。Taylor稍晚一些到,碰上堵车耽搁了一下。她离开工作室的时候,英国人的办公室还是很热闹,时不时传出笑声。

Abigail一眼就注意到了Taylor脚上的高跟鞋。“我喜欢这双鞋!”她喊道。

Taylor看了一眼,“只是好看而已,磨脚。”

Abigail断定Taylor的心情不好,她不想在这个时候撞上枪口。“所以,有约会的对象吗?”她还是撞了上去。

“一个医生。”Taylor平静地说,研究起手上的菜单。“我今天跟人表白了!”她靠近桌子,声音压得很低,用上那种女孩之间特有的分享秘密的口吻。

“那个医生?”

“一个女孩。”Taylor把菜单交给走过来为她们点单的侍应生,待他走远后告诉Abigail。

“那个医生是个女孩?”Abigail疑惑地问。

Taylor摇摇头,“我认识了一个女孩,模特,我今天让她做我的女朋友。”

“所以和那个医生不是同一个人?”

Taylor摊手,“她拒绝了我。”她清楚Abigail等下会问什么,索性先给出答案。

Abigail一脸不可置信,“为什么?”

“因为我们都是成年人……”

 

“Hey,果然是你!”有人走到了Taylor这桌,打断她们关于“成年人”的话题,站在那里给Taylor带来了一小团阴影,她抬头,是工作室的英国人。谁说纽约很大来着,你看,到哪儿都能碰到熟人。

“你好。”Taylor跟英国人打招呼,“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她只想简短打个招呼,并没有打算介绍她和Abigail认识。

英国人扭着两条粗眉毛,“我和朋友在那边,刚进来的时候看到你。”

Taylor顺着英国人的手指着的方向,看到不远处卡座刚落座的几个人,Karlie也在其中。Karlie看向Taylor这边,露出白天在工作室看到Taylor时候的那个笑容。Taylor也对她笑了笑,算是礼貌。

这下,Taylor改变了主意。

 

“Abigail,这是Cara,工作室的同事。Cara,这是Abigail。”她站起来给两人做介绍,余光有意无意瞥向Karlie那桌,模特早就不看这里转而加入同桌女孩们的聊天中。

“你们的餐还没有来,要不要去我们那桌。”Cara礼貌地邀请两个女孩。

Taylor笑起来,“怎么好意思。”

Abigail和Taylor认识多年,从小玩到大。看着此刻Taylor说话的样子,心里自然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刚才Taylor说她跟一个模特表白,按照她现在假惺惺的推脱模样,那个模特肯定在那一桌。Abigail不想说话,一直忍着笑,她想看到Taylor能演到什么时候。

“没关系。”Cara微笑着,很夸张的揽过Taylor的肩膀,半推半拉的往自己那桌走去。“你也来。”她转头跟Abigail说。

 

Taylor被安排坐到Karlie旁边,Abigail则在她的对面。和之前不同,模特现在穿着一条白色的裙子,腹肌部没有任何布料,虽然和白天的浴袍也差不了多少。

“又见面了。”Taylor和Karlie打招呼。

“是被我绑过来的。”Cara说完朝Karlie做了个鬼脸。

 

 

加入了Taylor和Abigail,位置变得拥挤。Karlie的手臂贴着Taylor的,有意无意两个的肩膀会蹭到,每到这时候,Karlie就会朝Taylor抱歉的笑笑。

女孩们的聚会永远不缺乏话题,Taylor也见识到了英国人的好人缘与幽默,包括Abigail在内的几个女孩都被她逗得咯咯笑。她跟着她们一起笑起来,心却在Karlie这边。她偷瞄过对方几次,被模特发现就会马上转过头。

 

“听说拍卖会你让Karlie做你的模特?”Cara端着酒杯抿了一口,指着Karlie对Taylor说。

“恩?”Taylor有点跟不上话题。

“我和Karlie是死党,下午的时候她的经纪公司打电话给她,我就在旁边。”Cara狡黠一笑,半眯着眼解释道。她们已经开了三瓶酒,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些泛红,举止也变得轻佻起来。

Taylor没想到对方公司的工作效率这么快,她以为起码要等到明天Karlie才会得到消息。“她是个好模特。”Taylor恭维道,转头看坐在她身边的Karlie。一个模特正把手上的烟盒递给Karlie,Taylor看到Karlie摆了摆手。

Karlie转过头的时候撞上Taylor的视线,这次Taylor没让自己的眼神躲闪。

“谢谢你。”Karlie举起酒杯和Taylor的杯子碰了一下,她仰头喝了一口之后皱起眉头。“这个酒太难喝了。”她冲Cara皱眉。

“你味觉有问题,我们都开了三瓶才发现不对!”Cara倚在一个模特身上反击道。

Karlie开起玩笑,慢悠悠的说道,“那是,上帝创造完美之人的时候总会拿走她一样东西,不然容易遭人嫉妒。”说完,转头看向Taylor。“下次你可以直接联系我。”她笑起来,餐厅里幽暗昏黄的灯光打在她的脸上,Taylor想起杂志内页那张香水广告。

“我没有你的号码。”Taylor撒了个小谎,言外之意是想表达自己和她没那么熟,刻意保持着两个人的距离。

Karlie意味深长的盯了一会儿Taylor,她笑起来。“你可以跟我要,模特总需要设计师这个资源。”说完,把手放在Taylor的大腿上,玩起她裙子上的布料。

Taylor没吱声,装作若无其事拿起面前的酒杯。

 

“得了吧,Karlie。我也是设计师,没记得我每次找你的时候你能马上回复我。”Cara带着鄙夷的嫌弃。

Taylor听见Karlie低低的笑声,“你找我总没好事。”她听见Karlie这么说,而对方放在自己大腿上的手慢慢的变得不安分起来。

Taylor不动声色的把她的手拿下来,顺了顺裙子的边角。凑到Karlie的耳边,用只有自己和Karlie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请你自重。”

Karlie咬着下唇,侧过身微微歪着头。“你不想睡我吗。”她说的那么笃定,说完自己也笑起来。

 

听到这句话,Taylor仿佛又回到了前天那个在酒店房间里的晚上。那晚的感觉犹如细微的电流经过Taylor的身体,让她想起自己迷恋并且无法忘怀的声音。

Taylor咬着唇露出愉悦的笑容,“不。”她回答完Karlie,并为自己拒绝Karlie有些得意洋洋,正好回击了在茶水间的时候Karlie的话,虽然有些迟。

Karlie的表情有细微的变化,嘴角上扬的弧度却没有改变。她好像并没有被击败,反倒更加从容。这种从容让Taylor迷惑,刚才胜券在握的姿态开始产生偏差。这种偏差一直持续到晚餐结束,Taylor和Karlie一起离开。

 

两个人跌跌撞撞从电梯里吻到酒店房间门口,Karlie抽出门卡“滴”了一声。Taylor推着她进去,第一件事就是甩掉让自己难受了一天的高跟鞋。

Karlie短暂结束亲吻,“你应该想睡我。”


-

对!没错,我们都想睡你。┑( ̄Д  ̄)┍


电梯间: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评论(26)
热度(124)
  1. K詩人Darwin 转载了此文字  到 

© 詩人Darw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