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Darwin

HELLO STRANGER!

HELLO STRANGER! 丨 偷心 04

“你家还真是……”Taylor的双手搭在Karlie肩头,盯着模特的脸,“……和地产公司的样板间一样。”Taylor笑起来,伸手轻碰Karlie的眉毛。她踮脚拥抱Karlie,鼻子在Karlie的脖颈蹭来蹭去,嗅着那里的味道,张嘴咬了一口。

“恩……”Karlie回抱Taylor,“疼,不准留下痕迹。”她笑起来。

Taylor像小动物似的发出不满的咽呜声,鼓着腮帮子坐回沙发上。Karlie不以为然,坐到Taylor旁边。她的手又开始不安分,仿佛片刻之间就会把Taylor扑倒。

 

她们从慈善拍卖会中途逃出来,Karlie脱掉了Taylor设计的那条裙子换回自己的衣服,找到停在后门口的摩托车。她把其中一个头盔递给Taylor,还给她准备了一条毯子,说要带Taylor回家。高级裙装搭配上狂野的机车,Taylor没有犹豫,这样的搭配让她看起来像宴会里和心爱之人私奔的公主。

拍卖会上Taylor设计的那条裙子最后的成交价格超过了她的预期,但是Karlie的房子才真的让这位设计师有些吃惊。这里很漂亮,漂亮到该怎么形容,就像地产商会议室模型里的样板房,一尘不染显得也不那么真实。客厅里,深灰的窗帘上有深蓝色的藤蔓花纹,旁边的灰色布艺沙发旁边摆着黑色的几何茶几,茶几上的一个花瓶里面有新鲜的玫瑰。

 

Taylor想找到点什么,在Karlie家的,却没那么容易。她想在这所房子里找到其他女孩留下的痕迹,这就是和女孩约会的麻烦,何况Karlie还是个模特。这让你无法从化妆品高跟鞋,还有香水味里区分出另一个女孩的存在。但是,Taylor什么都不能问。她和Karlie只是约会了几次,或者不能算约会,那是一大群人的聚会,还有就是工作。也有两人单独待在一起的时候,只有在酒店房间里。

Karlie也从来没有问过Taylor要不要做她的女朋友,Taylor觉得这句话不应该让自己说出口。

 

“你总带女孩做冒险的事?”

“不。”Karlie否认的漫不经心,手指在Taylor的大腿上打着圈。她拉了把Taylor,让两人顺势倒在沙发上,Karlie往后挪了点把Taylor拥入怀中,把她桎梏在自己和沙发之间。四目相对,Karlie突然笑起来,“你的眼睛真漂亮,湛蓝湛蓝的。”她的指尖慢慢向上,撩开裙子下摆。呼出的热气就像巨大的荷尔蒙浪潮,仿佛下一秒两个人就会热吻在一起。

 

这两天她们只要在一起,总会深陷在情欲中,导致Taylor这些天工作都心不在焉,动不动想到Karlie赤果的身体而面红耳赤。此刻Taylor却不想这么做,相比令人愉悦身心的事她更喜欢现在两人的对视。她喜欢和Karlie四目相对,在那双漂亮的绿眼睛里看到自己。

也是,欲望可能会导致一段关系的开始,但是之后的相处需要平静的坦诚。

人就是这样,得到一个亲吻之后希望得到第二个,得到一个初次见面的机会期待第二次的邂逅。仿佛舌尖尝试酒精的辛辣,知道那是危险的边缘,却还是贪恋它带来的醉意。即使第二天头会隐隐作痛,带着宿醉的难过。

Taylor这样想着。

 

“说些你不知道的事?”Taylor伸出手指触碰Karlie的眉宇之间,她的视线滑进Karlie温柔的绿眼睛里。

Karlie点点头,吻了Taylor的额头,对Taylor的话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她又往外挪了一点,Taylor有点害怕她掉下去,用力搂紧Karlie的腰。

“我小时候拉过大提琴和钢琴,喜欢亨德尔多过巴赫。”

“因为亨德尔没有巴赫的背景却能和他齐名?”Karlie说。

Taylor看着她笑起来,她凝视着那双绿眼睛。“一点一点,不过后来放弃了,我嫌大提琴太重,钢琴有时候还是会弹一下,对了!我还会吉他!”Taylor激动地抬起头,抬高手腕,给Karlie展示戴着的红绳上系着的一个小拨片。“我小时候的生日礼物。”

“你小时候真容易对付……”Karlie笑起来。

“你小时候呢?”Taylor不以为然的反驳。

“我小时候迷人又可爱!”

 

哈。

Taylor发出轻蔑的咂舌,“长大之后就歪了?”说着,伸出手想摸Karlie的头发,被对方躲了过去。

“还有哪些我不知道的事?”Karlie问她。

Taylor想了想,“我们一人说一件,公平起见。”她有些小小的得逞之意,这是Taylor开始这个话题的初衷。

 

“我小时候跳芭蕾,后来长得太高了只能放弃……”Karlie带着可惜的口吻,靠近Taylor想吻她的唇。她目的性明显,只是Taylor佯装不懂,往沙发里边缩了缩,只让Karlie吻到了唇边。

“我怕黑。”Taylor继续说着,Karlie的薄唇却吻上了她的脖颈。Taylor怕痒,两个人都躺在沙发上让这里变得有些拥挤,Taylor无处可躲。 

“我不怕……”Karlie说的有些含糊,伸出舌头舔Taylor脖子上的脉搏。

“我讨厌一段关系的不稳定。”

 

Karlie停下来,微笑的看着Taylor。

亲密结束的有些突然,Taylor有些疑惑的看着Karlie。Karlie那双漂亮的绿眼睛,Taylor在里面看到有些慌张的自己。

“你真该庆幸你有双漂亮的蓝眼睛……”说完,Karlie站起来理着自己衣服上的褶皱。她的微笑还在脸上,却让Taylor觉得陌生。

Taylor不知道自己哪里做得不对,她爬起来坐在沙发上仰头看站在一边的Karlie,笨拙的手足无措。“我说了什么吗?”她生硬地问。

Karlie摇头,走到在Taylor旁边跪下。她盯着Taylor的眼睛,对Taylor眨了眨眼。“我喜欢蓝眼睛……”她像是在说明什么,说完握住Taylor的手腕。

Karlie的变化莫名其妙,Taylor已经无心继续自己开头的游戏。绿眼睛的女孩正吻着她的膝盖,手指伸进她的裙子里,一路带着破碎的亲吻。动作很轻,Taylor却觉得不对劲。

“停下……Karlie……”Taylor制止Karlie的暧昧举动,捧起她的脸。“你要和我谈谈吗?”

“谈什么?”Karlie咧开嘴,露出洁白的牙列。她把Taylor的手放进自己嘴里,咬住轻舔。

“我们不能见面只讨论性。”

“那我们还有什么可以讨论的?”Karlie笑嘻嘻的,“你不喜欢?”

Taylor蹙着眉,“我喜欢,但是我想多了解你,我们从来都没有在公众场合约会过……”

“你喜欢在公众场合做?”

“不是!”Taylor憋红脸,什么话题到了Karlie那里总会变得轻佻充满性意味。

 

Taylor希望多了解Karlie,就像今天一样。虽然Karlie带她回家只是因为拍卖会离她家比两人常去的酒店近,这算是一个小的进步。至少,Taylor这么认为。但是现在?现在变得很奇怪。

 

“你想要什么?Taylor。”Karlie坐到地上,仰起头注视着Taylor,抚摸她的手指。“你想要一段关系?”不等Taylor回答,Karlie已经笑着说出来。

Taylor沉默着,她的确想要一段关系。

 

一阵铃声打断了两个人的谈话,来自Karlie的手机。她从口袋里拿出手机,起身去卧室接电话。过了好一会儿,Karlie才出来。

“Taylor,我想你要走了。”Karlie有些抱歉却没说原因。

Taylor不可置信地看着Karlie,“你什么意思?在赶我走吗?”

 “不,我有个朋友要来。”Karlie走近Taylor,和她面对面站着,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手机在指尖玩转,眼睛礼貌的停留在Taylor脸上。

“你还真是好客。”Taylor不客气地嘲讽。

 

Karlie耸了耸肩,Taylor走到她跟前。她做了一件自己都没想到的事,趁Karlie不注意夺过她的手机。Taylor按亮屏幕,她根本不知道解锁密码,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夺走时间。在手机比Karlie抢回去之前,她看到了锁屏上的照片,是一个金发女孩正低着头,照片的角度应该是在某个餐厅两个人面对面偷拍的。

“你够了!”Karlie呵责道,粗暴地抢过自己的手机。

“她是谁?”Taylor倒是表现的异常平静,把手机举到Karlie面前。

“不关你的事。”

“所以我是你们之间的第三者?”

“呵。”Karlie瞥了她一眼,“你该走了。”她的声音恢复柔和,拿起沙发上Taylor的手包塞到她手上,强硬的拉着Taylor把她送到门口。

 “放开……Karlie……”Taylor想甩开她的手。

Karlie似乎没听到般,推着她出去,刚才的温柔荡然无存,Taylor硬生生的感受到了屈辱。

随着关门声,Taylor站在Karlie家门口打了个哆嗦。她气得咬紧牙,用力踢了一脚门。

 

公寓楼下。

远处开来一辆车,车灯变成黑夜里一道刺眼的白光。

Taylor抬起头往光源处望去,那辆车在公寓门口停下,车上下来的是个金发女孩。Taylor吸了吸鼻子,腰板挺直往台阶下走去,她和女孩打了个照面。金发女郎似乎没有看到她,擦肩的时候连余光都吝啬给予Taylor的身上,从她身边匆匆而过。Taylor觉得在哪里见过她的脸,现在这些都不重要。

大概两三秒之后,金发女郎突然回头,“你的口红花了。”

Taylor回过头看到金发女郎已经消失在走廊的拐角处,她从手包里掏出小圆镜,鲜艳的唇妆有一些溢出了唇边,看上去就像个可笑的小丑妆。Taylor感受到难以言喻的愤怒,“啪”的一声,手上的圆镜被她用力砸到地上。

 

 

-

新公寓很漂亮,比以前的家还要大一些。

之前Taylor只看过Selena和Abigail发给她的照片,她们两个看中这里的时候比Taylor还要兴奋,她们说Taylor到时候一定会很喜欢。现在看来,她们说的对,Taylor的确喜欢这里。她喜欢这里的原因,Selena和Abigail还不知道,从这里到Karlie家步行只用十分钟。

Taylor能告诉任何人自己已经和过去和平相处,她却无法欺骗自己。内心深处,她还是想与Karlie有关联,就像她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回到纽约。

 

女孩子之间的话题被提前结束,Abigail要回画廊,Selena说要去见男朋友。三个人约了晚些时候再见面,一起吃晚餐,Selena预约了一间评分不错的餐厅,欢迎Taylor搬回纽约。

送走Selena和Abigail,Taylor才开始惆怅。她要一个人面对那些从巴黎运回来的纸箱,把它们一个个拆开,再重新布置到房间里的每个角落。本来Selena和Abigail是表示要帮忙的,Taylor拒绝了,她现在想一个人待着。

Meredith正在和一个已经打开的纸箱较劲,它终于跳进去又想要出来,爪子扒拉着纸箱弄出“沙沙”响。Taylor看不下去,走过去把它抱了出来。刚转过身,她再次听到猫咪跳进纸箱的声音,接着又是爪子挠纸箱。

Taylor摇了摇头,做了个很无奈的表情。她决定暂时先不管Meredith,抱起脚边的纸箱去了书房。

纸箱里是一些信,Taylor写给Karlie的,但是对方永远都不会知道。虽然现在网络发达,手写信渐渐的失去踪迹。这些不会被寄出的信,是Taylor在巴黎每当想起过去的时候,在她难过的要死的时候,所有的寄托。尤其在喝醉的情况下,她会疯狂的想给Karlie打电话,但是自尊心又不允许她这么做,只能写信,写这些不会被寄出去的信。

每一封的开头都是——Hey,你好吗?

这些信Taylor写完都没有再看过,把纸张塞进信封再丢进纸箱,她会当做已经寄给Karlie。她不是没想过把这些信都寄出去,也不是没幻想过Karlie专门来巴黎找她,就像每次打开房门的时候,她都期待绿眼睛女孩系着围裙在厨房,而自己高喊着快要饿死了之类的话。但任何事,如果不做,就不会失望。没有失望,就不会难过。

这是Taylor在Karlie身上学到的东西。

期待是一个虚幻的词,失落和难过在里面如影随形。就像三年前的Taylor,曾经对Karlie抱有太多的幻想,最后一个一个被击破的时候,剩下的,只有落荒而逃。Taylor试过一次,她学会了害怕。

记得有一次,可能是喝了太多伏特加,Taylor给Karlie拨过电话,那也是唯一的一次。她满心期待,但是电话那头在忙音过后转入了留言信箱。挂断电话的时候,Taylor既庆幸又失望,她不知道Karlie是在哪个女孩身边,又或者她在对那些女孩做曾经对自己做过的什么事。庆幸的是,她不用担心自己的自尊会因为听到Karlie的声音而再次应声而碎。

 

Taylor拆开装着信件的纸箱,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装进书桌最下面的抽屉。可能她还会写这些信,抽屉会代替纸箱变成邮筒。但是,Taylor想起Selena说的话,“既然已经回到纽约,为什么不试着重新开始呢?”或许在巴黎没有成功做到的事,在纽约会有不同。Taylor抱着空纸箱出去,发现Meredith已经从纸箱里出来正趴在沙发上。她走过去抱起它,平时不好相处的小生物现在却愿意安静地待在Taylor怀里。

“你可能是Karlie给我的最好的礼物。”Taylor揉着Meredith的脑袋。

 

一走进餐厅,Taylor觉得这里有点眼熟,她终于记起来,曾经和Abigail一起来过。那天,是Taylor莽撞告白的日子。

“为什么选在这里?”Abigail显然记得那件事。

Selena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怎么了?有问题吗?”她茫然望了眼四周,转头看向Abigail。

“别管她。”Taylor说。

“有一次我们在这里碰到Karlie,Taylor先是表现出了自己完美的演技,然后还是乖乖被人像牵小狗一样牵回了家。”Abigail开始跟Selena解释。“对吧?”她笑着问Taylor。

“你们之间还有我不知道的事?”Selena用菜单遮住嘴。

“嗯。”回答她的是Taylor,“不知道Abigail那天被谁领回了家?”

Selena猛地看向Abigail。

“我自己回去的!”Abigail叫出来。

“亲爱的,那是三年前的事,不要这么激动。”Taylor笑着安慰她。

 

“Hey,Taylor。”

和三年前一样,Taylor被一团阴影遮住了光线,她抬起头。面前金发碧眼的女人,Taylor觉得自己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位在Karlie家门口好心提醒自己口红花了的女士。

“Hey,Toni。”


-

电梯间: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评论(27)
热度(105)
  1. K詩人Darwin 转载了此文字  到 

© 詩人Darw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