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Darwin

HELLO STRANGER!

HELLO STRANGER! 丨 偷心 05

Taylor看到Karlie推门进来,Karlie也看到了Taylor。

墙上的船舵时钟仿佛拨回三年前,Taylor看到Karlie勾起唇角。然后,朝她们走过来。Karlie走到Toni旁边,灯光下两个人错落的个头都看起来那么相配。

“Hey,Taylor。”两个人的开场白都一模一样。

Selena和Abigail很安静,视线来回在三个人之间。最后两个人茫然的面面相觑,这可能真的是个糟糕的餐厅,虽然它的评分超过了其他94%。

“Karlie。”Taylor站起来,主动和Karlie贴面吻。如果刚才她还在为Abigail责怪Selena选错了地方而无所谓,那么现在,Taylor在心里诅咒Selena。“没想到会碰到你们。”Taylor笑起来。她在心里把Karlie和Toni看作一对,那么相配的两个人。如果没有那些过去,Taylor会由衷地祝福这两人。

“我公司在这儿附近。”Karlie挑眉的习惯还是没改掉。“我们的位置在那边。”她对Toni说,指着里面的位置。“等会儿聊。”她看向Taylor,伸出手揉着Taylor的肩膀。

Taylor下意识的点点头,仿佛与Karlie达成某种契约。这一下子又回到了过去,Karlie说什么,Taylor永远是照做的那个。

这是一个死胡同,Taylor知道,她之前竭力想走出来的地方。

 

等Karlie和Toni两人走远,Taylor重新坐回位置上。Selena和Abigail都想说什么,Taylor只是摆了摆手。“我没事。”Taylor拿起菜单,她现在一点都不饿。

侍应生朝她们走过来,Taylor在想他是不是三年前那位,但她不记得了。三个人要了一瓶酒,这里只供应黑皮诺。Taylor首先举起酒杯,犹豫说什么样的祝酒词。回到纽约?还是她在新家决心放下Karlie?Taylor清楚不能自己骗自己。她瞥向Karlie那桌,心里想之前出现在Karlie身边的黑发女孩会不会介意她跟Toni约会。或许那个女孩应该有知情权,Taylor开始同情那个自己不认识的女孩。

“为了想你的纽约!” Abigail笑着说。

“对!为了想你的纽约!” Selena举起酒杯附和道。

Taylor很庆幸拥有这两位朋友,无论发生什么事她们都站在自己这边。“为了想我的纽约!”Taylor也举起酒杯与她们相碰。

“对巴黎有什么舍不得的地方吗?男人还是女人?” Abigail抿了口酒,放下酒杯之后用手掌托着腮。“我想想,你之前在电话里说在昨天的秀上碰到过之前一起上课的同学,你们约过会吗?” Abigail说的是Dianna。

“别开玩笑,她已经结婚了。”

“什么?” Selena看着Taylor,“谁结婚了?”她好像永远在状况外。

“昨天我碰到Karlie的时候不是碰到一个朋友吗?她是我在巴黎的同学,不过看她和Karlie认识,我想她可能是Karlie的某位前女友……”Taylor压低声音,说着笑起来。其实她也不确定,只是看到和Karlie相熟的女性Taylor总会觉得她们有关系,她习惯了这样的设定。

“我还想说你可以试着和她约会。” Abigail耸了耸肩,“纽约真小。”她由衷地说。

“其实纽约很大。”Taylor晃着酒杯,“你想碰到谁的时候,那个人可能永远都不会出现。但是纽约又很小,不想遇到谁的时候,你总会遇见,好奇怪。”

“化好妆的时候永远碰不到前男友,不化妆转头他就可能坐在你隔壁桌。”Selena说完回过头往自己旁边那桌瞥了一眼,她担忧的模样逗笑了Taylor和Abigail。

“好奇怪。”Abigail接着她的话,转过头又对Selena说:“放心,你今天很漂亮。”

Selena点了点头,接受Abigail说的话,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你怎么知道她结婚的?在电话里你还说是Karlie提醒你你才记起她的。”

“后来想起来的,我好想还见过她的妻子。”

“妻子?”

女孩们聊起别人的八卦总是应心得手。

“一个聚会,她们一起来,我们聊了一会儿。”Taylor拿起杯子,“好像是大学的时候认识的,毕业了就结婚那种。”

“我羡慕这样的关系。”Selena感叹,“这样就省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Taylor不以为然,她还是觉得Dianna和Karlie的关系非比寻常。这个世道就是这样,真爱怎么样都会变成肉体出轨和精神出轨这两样。她还想说什么,侍应生过来打断了她,他拿着一瓶酒,说是那一桌送的。Taylor顺着侍应生指的方向,看到Karlie和Toni,她们正朝这里看过来。

“我们那瓶还没喝完呢!”Selena叫起来,今晚她可不想醉。明早有一个通告,她要飞去大洋彼岸,宿醉会让人头疼。

Taylor道了谢,朝那桌微笑着点了点头。按照礼貌她应该走过去亲自说声谢谢,但是Taylor没有那么做,她让侍应生把酒放下。

现在的场景真的和过去如出一辙,她被Karlie赶出来那次,Taylor忍住不去联系Karlie。后来她们在某个公共场合遇到,忘记是谁先开口打破尴尬,Karlie邀请Taylor跳了一支舞。后来她们回到位置上的时候,侍应生也送过来一瓶酒。Taylor茫然的用眼神询问,侍应生说出Toni的名字。Taylor惊讶地望向Karlie,她那时候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认识这个人。模特微笑着让侍应生表达自己的谢意,她什么都没说,只是亲昵揽过Taylor的腰,在她耳边说起俏皮话。

 

“这算什么?”Abigail有些烦躁,“示威吗?”

Taylor摇摇头,她不觉得是。“可能是为了表达友好。”她的表情里多了些无奈,原来这桌不止她一个认为Karlie和Toni依旧在一起。“我准备重新回Tree的工作室,不,现在应该不能再用工作室去形容她了。”Taylor笑起来。

“她对你还真是好,推荐你去巴黎,你回来又让你回去工作。”Selena往嘴里扔进一颗橄榄。

“迷人的女孩人人爱。”Taylor沾沾自喜,她的手放在桌子前,身体前倾,说完突然意识到这语气好像谁。她的确应该感谢自己的前老板,在被爱情冲昏头脑遍体鳞伤的时候,那个红头发的女人就像家长一样存在。Tree跟Taylor提出要不要出去散散心,或者继续学业,也指出当时的Taylor没有心思在工作上。后来,Taylor听取了她的建议,踏上去往巴黎的飞机。Tree亲自开车送Taylor去的机场,一路上她以过来人的身份说了很多,“我们常常会爱上不应该爱的人,这不是我们能控制的”。

Taylor对这句话印象深刻。

 

-

晚餐结束,Taylor从餐厅出来看到Karlie。她倚在一辆车旁边,像个来接女朋友结束闺蜜之夜的好恋人。Karlie冲Taylor挥了挥手,温柔地笑起来。Taylor眯起眼,她不知道Toni去了哪里,也不知道她们什么时候离开的餐厅。三个女孩喝掉了两瓶红酒,揶揄和戏弄的聊天话题里,Taylor过得很轻松。看着站在不远处的Karlie,兴许真的是喝了太多的酒,Taylor觉得Karlie看起来很迷人。夜风把她的白衬衫吹的紧贴皮肤,Karlie瘦了,Taylor想。

Taylor也知道,Karlie在等的人是自己。这种自信不知道从何而来,Taylor清楚自己没有想错。她站在那儿看了一会儿,想到三年前,她也曾经期待过Karlie会这样在等自己。可笑的是,这样的期盼迟到了三年。有那么一下,Taylor很想回到什么都未发生的过去。

“我送你们回去。”Karlie打开后座的车门,对她们三个说。

Abigail与Selena在等Taylor的反应,三个人杵在门口,很快听到门童的提醒般的咳嗽声,她们身后正站在一对准备出去的情侣。

“我保镖的车在对面。”Selena小声地说,“要不……”她还没有说完,Taylor已经径直朝Karlie走过去,钻进车后座,Abigail赶紧跟在她后面。Selena翻了个白眼,她才不要掺和接下来的事。“那我先回去了。”她的司机已经将车开过来,停在Karlie车前面。Selena看到Taylor跟她挥了挥手,“谢谢你。”上车前,Selena对Karlie说。

Karlie笑起来,往自己车里看了一眼。

“你住哪儿?”钻进车里后,Karlie转头问Abigail,“你要不要坐到前面来?”这次,她问的是Taylor。对面开过来的车打了一下闪光灯,照亮她们的车厢。Karlie看清Taylor的脸,她闭着眼睛,环抱着手臂靠在那儿,她的脸颊泛红,抿着双唇。“你要不要坐到前面来?”Karlie又问了一遍。

Abigail推了一下Taylor,让她睁开眼睛有些反应。

“我不想动。”Taylor如实相告,酒劲上来了,她只想保持现在这个姿势。Taylor心里难得平静,“谢谢你等我们。”

Karlie耸了耸肩,“我说过等下找你。”她说起刚才餐厅里说过的话Karlie温柔地盯着Taylor的眼睛。“我先送你回家。”她对Abigail说,转过身发动汽车。

车厢里安静下来,Abigail有些不适应。她看了一会儿Taylor,又从后视镜里望向Karlie。“你最近在做什么?”她问Karlie。Abigail和她不久前见过,她陪男友参加某个时尚活动,Karlie也是受邀人之一。那天,她们简短的聊了一会儿,Abigail没告诉Taylor,其实Karlie问起过她。她那时候不想告诉Taylor的原因,只是不希望金发女孩再次陷入曾经拼命爬出来的泥沼。

“老样子,替我跟Nick问好。”后视镜里,Karlie对Abigail笑了笑。

“你有女朋友了吗?“这句话是Abigail替Taylor问的。

Karlie轻笑着,她的视线从后视镜瞥到Taylor身上。她还是那样靠着,闭着眼睛。“八卦杂志总是乱写。”Karlie抱怨般的解释道,打着方向盘转弯。她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标准的KarlieKloss回答。

“我想喝水。”Taylor的声音幽幽传来。

Karlie看着周围,把车停在便利店门口。“等我一会儿。”她对后座的两人说,回来的时候那里只剩Abigail,Taylor不知道去了哪里。Karlie还没开口,Abigail对她摊了摊手。Karlie笑着挑起眉毛,走到便利店门口的垃圾桶旁边,把手里的两瓶水扔进垃圾箱,就像当年Taylor在Karlie家门口用力摔碎了小圆镜。


-

电梯间: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评论(17)
热度(116)
  1. K詩人Darwin 转载了此文字  到 

© 詩人Darw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