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Darwin

HELLO STRANGER!

HELLO STRANGER! 丨 偷心 06


————————— 三年前 —————————

“想要什么生日礼物?”Karlie把装着早餐的托盘端给Taylor,膝盖顶在床边顺势跪下。她拿了一块饼干塞进嘴里,舔掉指尖的碎屑,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明天,Taylor25岁。

“恩……”Taylor一只手吃力地的端着托盘,另一只手想要拉过被子,她什么都没穿。

“我都看过了……”Karlie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帮Taylor整理靠着的枕头。“先喝牛奶。”她拿起装着牛奶的玻璃杯,试了试温度,让Taylor端着。

Taylor朝她做了个鬼脸,把托盘放在膝盖上。“你给你自己打个蝴蝶结吧。”她笑起来,皱起鼻子。

“我每天都在身上打个蝴蝶结,粉色的,只有善良的小女孩能看到。”Karlie眨了眨眼,对胸部做了个手势后双手撑在床上。“所以……拆的开心吗?”她凑到Taylor面前,像柴郡猫一样笑起来。

“喂!”Taylor差点呛到,猛烈咳嗽起来。

Karlie往前爬了一些,替Taylor顺着后背,沿着脊椎往下,在她腰上掐了一把。“所以想要什么?”她往后坐回原来的位置。

“今天晚上有个派对,你能来吗?”Taylor端着牛奶,上唇周围留着一圈白色的痕迹。她睁大眼睛看着Karlie,耐心地等答案。

“今晚?在哪?”

“我家。”

Karlie握住Taylor的手腕,视线停在Taylor脸上。她伸出拇指擦过Taylor的上唇,把拇指放进嘴里吮掉那圈奶渍。“当然。”

Taylor听完差点跳起来,幸好Karlie帮她扶住了托盘。“我要把你介绍给Selena和Abigail!她们是我最好的朋友!虽然你已经都和她们见过了!”那语调像在唱歌,轻松快乐的歌。“你肯定会喜欢她们的,还有Cara也会来,我工作室的同事们都会来!”

Karlie看上去有些为难。

“怎么了?”Taylor的声音变低,变成受了委屈的猫咪。她看到Karlie站起来,在身上套上T恤,还有牛仔夹克,她昨晚来时穿的衣服。

“我可能会晚一点到……”Karlie整理好上衣,在地上找自己的短裤。“因为你没有事先告诉我,我之前已经约了别人。”

“我没有你的时间安排表。”Taylor沮丧地说,她低下头。

“没关系,我会来的。”Karlie坐下来握着Taylor的手和她保证。

“真的?”

Karlie点了点头,她看到Taylor重新笑起来。“我保证。”她说,“现在你要先吃完你的早餐。”她对着托盘努了努嘴唇。

Taylor对向她敬了个不那么正式的礼,“好的,船长。”她乖乖地喝掉那杯牛奶,“你昨晚什么时候来的?”Taylor记得的部分,是她那时候睡的迷迷糊糊接到Karlie的电话,闭着眼睛从床上爬起来给她开门。

“不知道啊,就看到一个裸着身体的女孩给我开了门。”Karlie笑着开Taylor习惯裸睡的玩笑,“如果是别人,估计你就见不到今天的太阳了。”她慢悠悠地说,担忧地盯着Taylor的胸。

“我知道那是你。”Taylor回答她,“我才不怕呢!”

这个月里,Karlie总会来她家借宿,除去一些床上运动,更多的时候她们什么都不做,只是抱着一起睡觉。可是,Taylor有忧虑的地方,Karlie始终都没有问过她那句话。那句,“Taylor,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这句简单的询问句。她也给过Karlie钥匙,但是Karlie不要。Taylor问过她为什么不要,Karlie只说喜欢Taylor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给她开门,看着像个典型的好妻子。

“你喜欢我吗?”Taylor的眼神变成在欣赏什么东西,闪着光,看Karlie整理衣服。

Karlie点头,没有给出确切的答案。“我喜欢你想知道什么就问什么的态度。”

Taylor是期待她说出那个问句的,她把托盘交给Karlie。“不懂就问,老师教的。”她回答的很骄傲,仿佛拿到了某个关于嘉奖的勋章。

“有些人喜欢憋着。”Karlie回答她。

Taylor皱起眉,“太痛苦啦。”

Karlie走过来摸了摸Taylor的脸,“提前祝你生日快乐。”

“留到今晚十二点再跟我说。”Taylor爬起来跪座在床边,双手撑在膝盖上,凝视着Karlie的眼睛,她很高兴能在里面看到那么开心的自己。“你的眼睛真漂亮。”她看着Karlie眯起眼,朝她张开双臂。

“你今晚穿什么?”Karlie的声音柔和,手搭在Taylor的腰上。“国王的新衣?”

Taylor抬起头,碰了下Karlie的嘴唇。“我可以给你做一件国王的新衣,如果你非常想要的话。”

Karlie挑起眉,抬高下颚,垂下视线。

“我不喜欢你这个表情,太像混蛋了……”Taylor拿头顶撞Karlie的下巴。

“那你最好离我远一点,我可能就是个混蛋。”Karlie低头吻了Taylor的发间,说话的时候带着笑,最后一个音滑进叹息里。

 

Karlie是在十二点之前来的,穿了一条漂亮的黑裙子,她真的在身上打了蝴蝶结,不过在手腕上。

Taylor眼神复杂的看着她,咬着唇角的笑,几瓶啤酒还不至于让她醉掉。“礼物吗?”

“你让我打个蝴蝶结的……”Karlie提醒她,她站在Taylor家门口,摊着手,似乎在讨要拥抱。

“好的,我的礼物。”Taylor靠近她,跌进Karlie怀里,嘴唇擦过她的脖颈,在上面留下红印。Taylor挣脱出来,双手放在Karlie的肩头,环抱她的脖子把Karlie拉进屋。

客厅里乱糟糟的,地板上有空掉的酒瓶,周围散落着装饰用的气球和彩带。她们绕过几个人,看到熟悉的脸,Cara正在和人比赛扳手腕。

“赌注是什么?”Karlie小声问Taylor,声音落在周遭的起哄里,不清楚Taylor是否听得清。

“不知道,我刚在去给你开门了。”Taylor揽着Karlie的腰,整个人靠在她身上。

Cara看到Karlie,朝她挥手大喊:“Karlie!Karlie!她输了要和我睡觉!”

这个赌注还真是……

Karlie扶着额,想让Cara小声些。刚才Cara的大喊,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在Karlie身上,好像输了要和她睡觉的人是自己。她的目光停留在要和Cara比赛的女孩身上,女孩像只涉世未深的小鹌鹑,耳朵都红了。Karlie在想Cara到底用了什么办法,惹怒了这只小鹌鹑愿意跟她比赛。

Cara赢得有些太容易了,两个人握着手的时候,她伸出手舌头舔了女孩的手背,扳倒就在一瞬间,虽然招数下三滥。周围的人笑着起哄,那个小女孩看着都快哭了。有人出来打圆场,Cara站起来说又没有人制定规则,说完笑起来去安慰坐在那儿的鹌鹑,让她别当真,她逗她玩的。

Karlie站在那儿,腰上感受到一阵吃痛,是Taylor用力掐了她。“又不是我……”她委屈地看着Taylor。Taylor没说话,走到小鹌鹑旁边,拍着她的肩膀,像个家长。

Karlie只能走到Cara旁边,拾掇她再去道歉。握在手上的电话震动起来,Karlie低头看到号码,皱起眉。Cara也趁机瞥了一眼,脸上笑得意味深长,扬着两条眉毛,她对Karlie说自己要去门口抽烟。Karlie没搭理她,抿着唇,挤到Taylor身边,扬了扬手里的电话。她看到Taylor冲她点头,手指指了指楼上,那里安静一些。

 

“Karlie呢?”Taylor在房子里找了一圈,没有找到Karlie,只看到Cara站在门口。

Cara耸着肩膀,“走了。”

“走了?”Taylor一脸疑惑,拿出手机给Karlie打电话,第一个被对方按掉,再拨过去已经显示关机。Taylor没有办法,这种事总是发生。“你知道她去哪儿了吗?”她问Cara。

“Toni今天回来了。”Cara用同情的眼神看向Taylor,又点起一根烟,她叼着烟,白色的烟雾从她鼻子里冒出来。

“Toni?”Taylor哑着声音。

“大收藏家呀。”Cara轻蔑地哼了一声,她看向Taylor,还是那种同情的眼神。“Karlie的拥有者。”抽了两口,烟还有一大截,Cara扔掉它。她想开口说什么,看着Taylor的样子,真像只丧家犬。

Taylor往后退了一步,想起那天在Karlie家楼下看到的女人,还有宴会送她酒的人。“Karlie有说什么吗?”Taylor的手放在脖子上,像溺在水里垂死挣扎的人。可怜的是,她手里连根自我欺骗的稻草都没有。

Cara摇头,“祝你生日快乐。”她撒了谎。Karlie那时走的很急,Cara在门口拉住她问她要去哪儿。Karlie拽掉她嘴里的香烟,扔在地上,烟蒂上的红光顺着台阶跳下去,她说Toni回来了。

Taylor没有继续问下去,转身回到屋子里。Cara看着她的背影,看到她抬起手,可能在擦眼泪,喜欢Karlie的女孩总是有这样的下场。

 

 

————————— 现在 —————————

——你在哪?【23:15】

——你喝了酒,这样做很危险。【23:15】

——你到家了吗?【23:30】

——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打电话给我……起码,让我知道你是安全的。【23:45】

……

 

Taylor从浴室出来,擦着头发上的水。她在门口的鞋柜上找到手机,上面是几条Karlie发过来的简讯,还有Abigail的未接来电。Taylor拿着手机走到沙发边,Mere正趴在茶几旁边撕咬它的新玩具。

“过来。”Taylor拍着沙发上的空位置对Mere喊,像是在给小狗下指令。Mere瞥了她一眼,继续咬自己的玩具。Taylor耸了耸肩,在沙发夹层找到遥控器。她倒在沙发上,把腿搭在茶几上,双手环抱着手臂。

湿漉漉的发丝有一些长过她的眼睛,Taylor收回脚整个人倒在沙发上。刚才在车里,她无法解释自己为什么突然会走掉。从回到纽约第一天就碰到Karlie,到现在,Taylor最失望的地方是Karlie似乎什么都没有变。她说话的语气,回答问题的方式,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

Taylor现在清醒极了,洗了个澡酒劲也散的差不多。她换了个姿势趴在沙发边,向Mere伸出手,想要摸那个可爱的小生物。

“Mere……我今天看到Karlie了,你还记得她吗。就是捡到你,然后交给我的那个人……”

“……我回来的时候就遇到她了,她没怎么变,还是那样……”Taylor的手指打了个圈,仿佛在模拟那个人。她忍不住笑起来,抿了抿唇,“我不知道应该开心她没变还是什么,我觉得我和以前不一样了。你知道吗,Mere……这种感觉很糟糕。”如果是以前,Karlie不会这么一条接着一条的给她发简讯。Taylor忍不住叹了口气,扔在一边的手机还是嗡嗡响。她以为还是Karlie,她掂量着拿起来,是Abigail的电话。

Taylor按掉了,她给Abigail发信息说自己已经睡下了。界面重新回到简讯里,Karlie的最后一条简讯停留在十一点四十五。Taylor瞥到时间,现在十二点半。她咬着唇,打下很长的一段字又删掉,最后她发过去——在家。

拿到简讯已读的回执,Taylor后悔了。她从沙发上爬起来去厨房倒水,Mere跟在她后面喵喵叫,刚才Taylor顺走了它的新玩具。回到客厅,Taylor尽量不去拿手机,小方块孤零零的被扔在沙发上。她还是忍不住,跑过去按亮屏幕,上面什么都没有。在Taylor有些失望的时候,Karlie打了电话过来。

Taylor做了个深呼吸,让手机铃声响了一会儿才接起来。

 

“我会担心你。”电话里,除去一些简单的问候,Karlie说。

Taylor有些惊慌失措,庆幸这只是一个电话而已,Karlie不会看到。“你为什么会担心我?”她坐回沙发上,把手里的玩具还给Mere。

电话那头没有声音。

“你要来找我吗?”Taylor飞快问出来,“你要不要来我家?”这次,她说的很慢。

“等我半个小时。”

那边不再犹豫。

 

挂掉电话,Taylor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起身去卧室找Mere的外出包。她换好衣服出来,今晚Taylor会带着猫去住酒店。


-

电梯间: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评论(24)
热度(124)
  1. K詩人Darwin 转载了此文字  到 

© 詩人Darw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