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Darwin

HELLO STRANGER!

HELLO STRANGER! 丨 偷心 08

亲爱的Karlie:

 

Hey,你好吗?

我昨晚梦到了你,和上次一样,就差那么一点,我们就能见面。可是呀,我能清楚的听到别人叫你的名字,转过身的时候却只能看到你的背影。你一直在我身边,我能听到你说话和笑起来的声音,可每一次,我们都是错过。

梦里的场景很混乱,有些是我们一起去过的地方,比如那间餐厅,比如第一次见面的后台,比如……我记得不是很全,唯独印象深刻的地方,是我怎么都碰不到你。明明是梦啊,为什么也和现实一样呢?

即使在梦里,为什么我也不能好好抱抱你?

今天,和朋友去了Parc Floral,那里有露天音乐会。同行的朋友里有一个男孩,说话带着我曾经最喜欢的英式口音。有人在唱《Voices》的时候,他和我表白,问我能不能做他女朋友。可是我看着他,却想起你。他和你的身高差不多,也是绿眼睛。我很感谢他的表白,被人爱着的确是一件幸福的事,但我还没有忘记你,Karlie。那时候我已经醉的不行,我告诉他我是Gay,我说我深爱着一个女孩。很奇怪吧,遇到你之前,我都不知道自己会喜欢女人。他很绅士,说祝福我们。我帮你跟他道了谢,心里却难过的要死。

Karlie,Karlie,为什么跟我说“我爱你”的人不是你,我多希望那个人是你,为什么不是你呢?

前几天,在派对里,我见到一对已经结婚的女孩。其中一个和我一起上过课,她的妻子在知道我的名字时提到了你,她说在纽约的时候看过我的秀,那天我牵着你的手做闭场。她对我来巴黎上学有些吃惊,问我为什么不在这里找一份工作。她的疑惑和我父母一样,当时我告诉他们要来巴黎继续上学的时候,他们不懂我的决定。我总不能告诉他们,是为了逃离一个女孩吧。

Karlie,你是模特。无论在这个世界的哪个角落,也无论我在哪里找到一份跟时尚相关的工作,都会遇到你的。我还没有忘记你,虽然期待与你见面,但我知道不能。而我只要做到提前看到秀卡,就能在时装周不与你相遇。

我今天又喝醉了,Karlie,你为什么不来找我呢?你为什么不能给我打一个电话呢?

只要你来,我可以跟你走的。

       

                                                      爱你的Taylor

                                                      2015.4.26

                                                      巴黎

 

 

————

 

 

总有什么发生了改变,比如Taylor的新办公室。

因为缺席两年的时间,加上时尚圈本就是新旧更替严重的地方,Taylor要从初级设计师重新开始。Cara,那个没什么正经的家伙,变成了新的合伙人。原本合伙人这个条件也在Taylor以前的合约里,她错过了。

“欢迎回来。”Cara端来两杯咖啡,笑嘻嘻地推开Taylor办公室的玻璃门。“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回来上班,我还以为……你会待几天,见见老朋友,灌醉自己这样。”她比划着手指,做着碰杯的手势。

Taylor有些无奈。“只是想快点结束重新开始的日子。”她接过Cara手里的咖啡,“我现在可是连秘书都没有。”她笑着抱怨。

“怪谁?”Cara用那种等待解惑的眼神看她,“大声点!告诉我!”她说话的语气听起来像在朗诵。

“我自己。”Taylor举起双手。

Cara满意地点头,“听说你给了Karlie一只猫。”她狡黠笑起来,坐到Taylor对面,两只手托着腮,冲她眨眼。

Taylor耸肩,“她会还给我的。”

“你是怎么想的?”

“我当时……只想开个玩笑。”Taylor想起在宠物店里,她没想过Karlie会同意,那时候她只想让Karlie难堪,说一些拒绝的话。之后Taylor会冷嘲热讽的,和她提起当年。可惜,Karlie没给她嘲笑的机会。

因为Olivia的存在,她和Karlie这几天的联系变得有些频繁,那只猫好像给Karlie带来了许多麻烦。Taylor只要想到一米九的模特,面对小猫表现出手足无措的模样就想笑。昨天,Karlie不知道小猫崽不能喝鲜奶,一人一猫出现在自己公寓门口的时候,表现都特别无辜。Taylor能说什么,只能让她们都进来。

 

“你知道Karlie新女友的事吗?”Taylor想起这个,“就是……”她本来想说八卦杂志里,最近经常和Karlie一起被拍到的黑发女人。Taylor摇了摇头,不想让这听起来好像自己还是很在意Karlie的新闻。

“她没说过自己有女朋友,倒是和Toni……”Cara看着Taylor,用眼神询问Taylor,自己是否应该说下去。

Taylor给了她一个打住的手势,表现的丝毫不关心。“她总说自己没有女朋友。”

Cara没接茬,“她和Toni结束了。”

“什么?前几天我还在餐厅遇到她们一起吃饭。”Taylor的眼睛闪过诧异,她以为她们还在纠缠。Taylor看到Cara耸耸肩,“我也是刚知道,因为你,她已经不再和我聊那些女孩。”Cara沮丧的垂下脑袋。

 

Taylor当然记得Karlie和Cara吵架的事,就在她面前。事情发生在她决定去巴黎之前,也是那次争吵让Taylor下定决心逃走。平时看着不正经的Cara愤怒的指着Karlie的鼻子,温文尔雅的Karlie那天也敛去笑容。Taylor站在一边,只能哭。

“你们还是朋友不是吗?”Taylor忍不住安慰她,掂量着该说什么话。

Cara朝她扮了个鬼脸,刚才那副不开心的模样瞬间消失。“当然,我爱她爱的要死……”她再次跟Taylor眨了眨眼,“她也爱我爱的要死,我们的感情跟你们这些花花草草可不一样呢……”

Taylor冷着脸看她,鬼知道她刚才为什么会觉得愧疚。“滚出去。”她平静的指着门口。

Cara站起身,“哎哟喂,从巴黎回来脾气都不一样了呢……”她笑嘻嘻的说着,在Taylor朝她扔杂志之前冲了出去,速度比兔子还矫捷。

Taylor把握在手里的杂志放回去,突然笑起来。拿出手机给Cara打电话,让她回来先,她的问题还没有结束。

 

Cara再次进来的时候护着脑袋。

“我不会打你的……”Taylor冲她翻白眼,“那天,在宠物店的时候,我看到Karlie的口袋里烟盒……”她咬着唇,不知道该怎么说。那么细微的细节,她在犹豫用什么词解释。

Cara打断她,“你去巴黎之后,我们有两个月没联系,那个混蛋好像在和我较劲。一直到有一天,我们在酒吧遇到,我那时候站在门口等人,她过来问我能不能给她一根烟……”Cara的眉毛几乎要拧在一起,“我有点被吓到,看她抽烟的样子还挺像回事。”她整个人趴在桌子上,下巴顶在桌面上,晃起脑袋。

“后来你们就恢复了联系……”在巴黎的时候,的确有一段时间,Cara和她的聊天里是没有Karlie的,虽然后来她也不经常被提起。那段时间,Taylor很糟糕,不知道是不是时差倒不过来,她只能靠酗酒入睡。Taylor用了很长的时间才重新投入生活,把自己变得忙碌。

Cara点头,“我们有了约定,不再提起任何人,尤其是你。”

“她觉得你们这样是我的原因?”Taylor睁大眼睛,难以置信。

“不是……”Cara摇头,她也说不清。“是她觉得原先我们的关系那么好,我从来不干涉她什么,有一天突然不站在她那边,她受不了……”

“还真是自私。”Taylor冷哼了一声,说出来的时候自己也有些诧异,Cara也跟着愣了好一会儿。

过了好久,Cara在椅子上重新坐正。“你和以前不一样了。”她凝视着Taylor的眼睛,又收回视线,落在手边的咖啡杯上。在越洋电话里无法感受到的变化,如今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她能真实感觉到。

“是好是坏呢?”Taylor无所谓地问道。虽然她知道自己和以前不一样了,但是这算什么,她也不知道。以前她爱着Karlie,总想去保护她。不知道她的过去,却心疼。那时候Taylor会想,早一点遇到Karlie就好了。早一点遇到Karlie,她的爱,包容与迁就,她不会让这个女孩受一点伤害。Cara说得对,那时候的Taylor太把自己当回事,她想让Karlie的眼神重新变得柔和,那种不是来自保护色的温柔。

现在,Taylor唯一能肯定的是,就是事发至此,她看到Karlie,还是愿意和她在一起。想抱抱她,想吻她。但这些里面都有了担忧,她不敢让自己那么做,更不想再掉进深渊。她不是哈姆雷特,复仇的小游戏没有意思。

Cara靠在椅子上,抓了抓后颈。“我不知道。”她说,“欢迎回来。”Cara干巴巴的说完,站起来,这次她真的要走了,还有一堆工作,“变成合伙人可不是什么轻松的事。”她像是在给自己找借口,结束这场谈话。

 

Dianna的电话是在Cara走后打来的,面对陌生号码,可能是在巴黎养成的习惯,她总会把这些数字往Karlie身上牵引。虽然,回到纽约,她已经重新存好曾经都能倒着背出来的数字。

“我是Dianna。”电话那头的女人说,“可以的话我想约你吃晚餐,谈一些事情。”

“晚餐?事情?”Taylor问。

电话那头应了一声,“公事。”

Taylor听到她的笑声,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我朋友给了我你的号码,Karlie,我从她那儿拿的。我和她谈起一些事情,她说你应该会有兴趣。”内容大概是一个新品牌,Dianna只是简单概括了一下,她说晚餐的时候可以谈细节,也说起现在Taylor在工作室里的位置。“我本来想让Karlie帮我约你,但是……”她顿了顿,“但是我妻子说,她说可能我自己来会更有诚意。”

“我想我没有换工作的打算。”Taylor拒绝道。

那边并没有对Taylor的拒绝感到意外,“不,Taylor,不止是公事……我想和你说一些关于我妻子和Karlie之间的事。”

 

那顿晚餐吃得并不是很开心,Taylor本可以漠不关心的拒绝。但是关于Karlie的事,她像个躲起来的狂热粉丝。她们的位置隐蔽,在餐厅的最角落。Dianna失去了往日的平和,像积压许久的火山口,又各种隐忍。

她妻子的事发生在Taylor和Karlie之后,她回纽约之前的一个月。Dianna的妻子是个律师,是Karlie新公司的法律顾问。说到底她们什么都没有,不过是她妻子的一厢情愿,精神出轨。她给Dianna坦诚她爱上Karlie,同时也依然爱着Dianna。

“你为什么来找我?”这是Taylor唯一的疑惑,离开前她才问出来。

Dianna只是苦笑,“她说Karlie跟她说爱着别人,那个人在巴黎。我找你出来,只是想让她见见你,等会儿她会来接我。她们……”Dianna看向Taylor的身后,视线藏匿在餐厅昏暗的灯光下。“我妻子说,她们是因为聊起你才变得热络。

Taylor觉得好笑,不顾形象的大声笑起来。同时她为Dianna感到难过,对面的女孩身上有她曾经的影子。

她在餐厅门口见到Dianna的妻子,起初Taylor以为她的头发会是黑色,可惜面前的金发红唇让她想起另一个人的身影。

和她们道别的时候,Taylor给Karlie打电话。

电话那头有猫咪叫唤的声音,她省去简单的问候,因为Karlie拿自己当挡箭牌的事感到愤怒。Taylor听着电话那头Karlie温柔说起Olivia今天的趣事时,只感到烦躁。

“Karlie Kloss,你想要什么,你想在我这里得到什么?”Taylor问的直接。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Karlie的语气也变得糟糕,Taylor听得出来那是Karlie生气的前兆。


-

电梯间: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评论(27)
热度(119)
  1. K詩人Darwin 转载了此文字  到 

© 詩人Darw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