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Darwin

HELLO STRANGER!

HELLO STRANGER! 丨 偷心 09

“Taylor,我不会读心。”

争吵在Karlie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戛然而止。

Taylor站在路边,一只手搭着额头。眼泪顺着脸颊流到唇角,她抿着唇,似乎这样就能收敛情绪。Taylor哑着声音,“Karlie,是不是我从巴黎后让你感觉我和以前不一样了,这样的不一样让你觉得有趣?”她环顾四周在找自己的车,擦掉眼泪往那里走去。夜风滑过她裸露在外的肌肤,Taylor不觉得冷。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Karlie也没有挂断。她把手机贴紧耳朵,听着Karlie的呼吸声。

车停在一盏路灯旁边,透过挡风玻璃,Taylor抬头望去,盯着那个模糊的光亮。

“Taylor,我不会读心。”Karlie又说了一遍,Taylor听到她发出的叹息声。

Taylor摇下车窗,灌进来的风让她重新找回清醒。她趴在方向盘上,舔了舔嘴唇。

“Taylor,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如果你想知道什么,你可以问我的,我喜欢以前那个想知道什么就会问的你。”Karlie的声音平稳下来,滑进Taylor的耳朵,让她想起那些梦。

梦境中Taylor能清楚的听到Karlie的声音,只是她总是找不到,抱不到那个人。Taylor现在想见到Karlie,想凝视那双绿色的眼睛,想看看里面的自己是不是看起来楚楚可怜。如果真的是那样,这次她要好好嘲笑一番自己。

“Karlie……”Taylor叫她的名字,声音压得很低。

“你哭了吗?”

Taylor无法掩饰,隐藏在声音里的哭腔早就出卖了她。她抬起头,手按在方向盘上握紧,感受着指甲陷进肉里的疼。“我不了解你。”她苦笑似的扯着唇角,抬手按亮车顶灯,让狭小的车厢有了光。Taylor睁大眼睛,又皱紧眉头。

“你可以问我,我会告诉你的。”Karlie安慰她,“你为什么哭?”她温柔地问。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Taylor提醒她。

“什么问题?”

“是不是我从巴黎回来后让你觉得有趣。”Taylor靠向椅背,手肘搭在车窗边沿,吐了一口长长的气。她听到Karlie的笑声,那种类似从深渊里向Taylor发出邀请的诱惑。Taylor能想象Karlie此刻的模样,那双绿眼睛看上去仿佛狐狸的瞳仁。

“你为什么这么想?”Karlie还是没有回答,她问了别的。“你在哪儿,我去找你。”

Taylor下意识看了一眼四周,“Karlie,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

“你去巴黎之后。”这个答案和在宠物店得到的一模一样,就像复制黏贴。Taylor不满意,她轻哼了一声。

“不是因为我。”

“不是因为你。”Karlie说, “你在哪儿?”她的声音变成严肃的质问,紧接着又恢复柔和。“我去找你。”

Taylor没有说话,她想起Toni,想起Dianna,还有那些在巴黎做的梦。说真的,现在的Karlie让Taylor很失望。这种感觉,就像现在两人和过去调换了位置。

“Karlie,你想要什么呢?”Taylor没等Karlie回答她,又继续说。“你还记得吗,你以前也和我说过同样的话。”

“什么?”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Taylor模仿Karlie当时说出那句话的语气,透露着不耐烦。她笑起来,眼波流转,轻轻挂断电话。

 

——两年前——

新年,Taylor是和父母一起度过的,在宾夕法尼亚州。

等待零点钟声的时候,Taylor给Karlie发去简讯,祝她新年快乐。简讯发出去的那几秒,Taylor在想Karlie身边是不是有别的女孩,是不是已经得到了新年的第一个吻。她让自己不去期待Karlie会回简讯,却止不住几次按亮手机。

Taylor依旧联系不上Karlie,Toni说的让Karlie给她打电话也要无音讯。她知道她还是只能通过社交网络那些被更新出来的一张张照片,去知道Karlie在哪里。除了这个,没有任何其他的途径。Taylor会想,如果有一天,Karlie离开了社交网络,可能,她连了解她的唯一方式都会失去。

接到Karlie电话的时候,Taylor有些诧异。看着手机屏幕上闪烁的号码,Taylor激动的几乎要跳起来。她佯装镇定,滑过接听键。Taylor让Karlie等一等,她要回自己的卧室接这个电话。

回卧室的路上,Taylor几次对着电话确认,确保Karlie没有挂断电话。

电话里Karlie的声音听起来很清醒,周围也没有吵闹的声音。

“你在哪儿?”Taylor趴在床上,止不住脸上的傻笑。她丝毫没有责怪为什么Karlie这么久的时间失去联络,还很庆幸Karlie给她打来的这个电话。

“在家。”

Taylor听到Karlie的笑声,也跟着她笑起来。很快,她有了别的忧虑。“一个人?”Taylor问的小心翼翼,生怕打扰和Karlie现在的谈话。

那边很轻的应了一声,“一个人,在喝酒。”

Taylor皱起眉,她听到木塞被拔出的声响。“我以为你会参加新年聚会。”

“我想一个人待着。”Karlie笑着说,“你在哪儿?”她问。

“父母家,我弟弟也回来了。”Taylor拿着手机翻身,面向天花板。“圣诞节和新年,我喜欢待在家里。”

“挺好的。”

电话那头沉默片刻,又重新传来Karlie的笑声。

“你什么时候回纽约?”Karlie问。

“明天!”Taylor爬起来,她撒了谎,原本的计划是还要待几天。“工作室在情人节有个秀,我们都要参加。”为了确保谎言的真实性,Taylor胡乱诌着理由。“回去以后,我们能见一面?”她听见自己的呼吸声,还有心脏砰砰跳的声响。

“明天吗?”Karlie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缥缈,看样子喝了很多不少。

“如果你有时间的话,不行的话后天也可以。”Taylor想着Karlie的模样,她想起来那双眉眼,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她,就在现在。

“那么,明天?”Karlie说。

“需要跟你预约吗?”Taylor和她开起玩笑,“美丽的小姐。”

Karlie没有说话,Taylor听到液体倒进酒杯的声音。“少喝一点。”她皱起眉头,仿佛Karlie就在面前。

“Taylor……我有时候好羡慕你。”电话那头,Karlie提高音量,听起来就像醉鬼的呢喃。

“羡慕什么?“Taylor不明白,她们差不多大,Karlie还比她小一些,虽然对方早在十几岁的时候就踏入时尚圈。

“羡慕……”Karlie打了个酒嗝,“羡慕你什么都不知道。”

“这好像不是夸奖。”Taylor讪讪的回答。

“早点遇到你就好了。”那是Karlie第一次在Taylor面前表现出柔弱,和走秀也会带着急救包的女孩不同。

Taylor愣在那儿,好一会儿都说不上话。“Karlie……Karlie……”她只能一遍一遍低喃对方的名字,一声比一声低。

“我在这儿。”

Taylor想到那双温柔的绿眼睛,有一句话藏在她的喉咙里,她不知道应不应该说出来。她垂下脑袋,自我抗争。

“Karlie,我见到了Toni。”Taylor还是说了出来,“在一个晚宴上,她过来和Cara打招呼,我问起你,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她是谁。”Taylor像做错事的孩子,铺在床上的毯子被她揉成一软。“后来我知道了,但是我已经做了蠢事,她说会让你给我打电话……”说完,Taylor又添了一句,“我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但Cara说她是大收藏夹,你是她的邮票。”说出来之后,Taylor就后悔了,她掐着自己的脸颊,很疼,真可惜不是梦。

“然后呢?”电话里的声音和之前有了变化,“你想说什么?”Taylor听到Karlie问她。

Taylor很慌乱,不敢相信自己搞砸了这个电话。“不是的,Karlie。”她急的快要哭出来,委屈从她的声音里跑出来。“我只是觉得应该告诉你……”

“大收藏家?Cara说的?”Karlie的声音变成不屑,“那你怎么想呢?”她清了清嗓子。

“我不知道。”Taylor诚实回答,“我们不聊这个了。”她从床上爬起来,想尽快结束这个话题,“我只是不想瞒着你。”她鼓足勇气,“Karlie,我喜欢你。”Taylor突然有些紧张,话已经出口,没有了回旋的余地。

“Taylor,那是你的事。”

“什么?”Taylor无法相信Karlie会说出这样的话。

“那是你的事。”Karlie冷淡的重申了一遍,刚才的温柔荡然无存。

“你什么意思?”Taylor哑着嗓子,“我做错了什么吗?”在Karlie面前,她总是会先在自己身上找原因。“你不喜欢我说到Toni。”这句话刚说出口,Taylor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冷笑声。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Taylor握着手机愣在那里,窗外散落着庆祝新年的烟火,通过玻璃窗辉映在地板上。她失神的望着那些绚丽的颜色,电话那头已经是被挂断的声响。


-

电梯间: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评论(19)
热度(106)
  1. K詩人Darwin 转载了此文字  到 

© 詩人Darw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