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Darwin

HELLO STRANGER!

HELLO STRANGER! 丨 偷心 12

吻很温柔,起初Taylor睁着眼睛,后来慢慢闭上。她闻着Karlie的味道,嗅到她的鼻息,Karlie的舌头带着一种甜,这不是梦。Taylor伸出手,环抱住Karlie的脖颈,对方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爬上她的腰。Karlie的手很安分,没有往别的地方挪一寸,礼貌的停留在最绅士的地方。她们的舌头碾磨在一起,上下嘴唇依附彼此,偶尔会碰到牙齿。这是一个拙劣的吻,没有任何技巧,只是在使用本能。

亲吻在Taylor不稳的气息中结束,Karlie放开她,伸出手擦过她的唇角,那里有弄花的口红。她擦得小心翼翼,一点一点揩去那里的痕迹。

 

Taylor眨着眼睛,她喜欢刚才那个吻,没有情欲与试探,只是单纯的亲吻。她站在那儿,不敢看Karlie的眼睛,眼神闪躲,垂下的双手十指交叉在一起。她没有去揣测这个吻得意义,也没有揣测Karlie这么做的原因。

“我……”

她们同时开口,又一起笑起来。

“你先说。”Karlie看着Taylor,收回手。

“这不代表什么。”Taylor别过脸,她在客厅的角落看到Olivia,小家伙趴在那儿望着她们,好像在说“我都看见了”。Taylor红着脸低下头,现在她不想看Karlie,也不想看Olivia。她在心里不断的提醒自己,这是一个普通的吻,就像我们平时亲吻自己的朋友。虽然,没有哪个朋友会伸出舌头,Karlie也不是她的朋友。

Karlie点头,她的手抄在浴袍口袋里,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我会继续养Olivia,前提是你不能在莫名其妙冲我发火。当然……”她想到什么,瞥到茶几上的烟盒。“那是你的权力,只是希望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我不会读心的,Taylor。”Karlie握住Taylor的手,藏在自己掌心,悻悻说起今晚争执的开端。“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如果你不说,我也就什么都不知道,你不应该为我不知道的事生气。”

两个人的关系又恢复了平和,虽然什么都没有解决。暂时性的,比之前要好一些。仿佛现在站在Karlie面前的,是几年前的Taylor。

Taylor咬着下唇,抬起头,撞进Karlie的绿眼睛里,她看到自己。“你想要什么呢?Karlie。”和之前相比,这一次Taylor问的无奈又温柔。她凝视着面前的绿眼睛,里面和自己和过去脱离了轨迹,也没有楚楚可怜。这是Taylor在巴黎练过很多次的演习,那么平和的和Karlie说话,不是逞一时之能,也不是为了让对方不痛快。

“要什么?”Karlie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儿,睁开眼直视Taylor的眼睛。“我不知道,Taylor。”她做了个吞咽的动作,很诚恳的说。现在,Karlie给不出答案,她也无法为自己不清楚的事扯谎。

得到这个答案,Taylor没有生气,也不感到意外,她耸了耸肩。“你可以想好再告诉我。”她给Karlie建议,“可以吗?”

Karlie点头,“我会告诉你的。”她笑起来,声音里滑过一丝轻松。“当我知道的时候。”

她们都知道,这需要时间。

“那我走了。”在两个人很尴尬的站了一会儿之后,Taylor说。

“我送你到门口。”Karlie指了指浴袍,Taylor来的时候她的澡刚洗到一半。“我会继续养Olivia,我那时候只是很生气,我道歉。”想起之前自己幼稚的行为,Karlie也觉得可笑。

“没什么好道歉的。”Taylor想到自己来的时候也生着气,她们扯平了,何况最开始挑起战争的是她。“我今天和Dianna一起吃饭,她的妻子也来了。”

“嗯?”Karlie皱起眉,“你跟我发火是因为她?”

Taylor抿着唇笑,“不怕告诉你,我那时候以为你和她睡过。”她说的轻巧,望向Karlie。

Karlie的眉头没舒展开,她伸手搭在Taylor的肩上。“不去当狗仔很可惜。”

“你们真的没有睡过?”这次,Taylor问的是Karlie和Dianna妻子之间的事。她挑着眉,用上对八卦很热衷的表情。今晚发生了很多事,就算再怎么不在意问出的话,Taylor心里都有点在乎答案。她期待Karlie说没有,也不会因为有而感到意外。

“没有。”Karlie翻了个白眼,“你该回家了,小姐。”她抬头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很晚了。”

Taylor举手投降,她走到Olivia身边,蹲下来和它道了句晚安。出门前,她又想起那个吻。“那不代表什么。”Taylor重复刚才说过的话,似乎更像在说给自己听。

Karlie点头,看着Taylor走进电梯才关上门。

 

那的确是个不代表什么的吻,Karlie想起来,那时候她只是很想吻她。Taylor生气的样子很可爱,但Karlie发誓,她吻她的时候并不像Taylor说的那样,觉得她有趣。同样,她同意Taylor说的,那不代表什么。

浴缸里的水已经变凉,Karlie拔掉塞子,等水流光,又重新打开水龙头。她从茶几上的烟盒里重新拿了烟,夹着香烟坐在浴缸边,等水再次放满。热腾腾的水汽弥漫在浴室里,Karlie吸了口烟,看着袅袅上升的烟雾。她想起和Taylor刚认识的时候,那时候她很喜欢和她待在一起,即使什么都不做,Karlie觉得很安全。

这种安全和爱情没有关系,单纯的,Karlie想和Taylor待在一起。那种安全很温柔,没有控制欲,没有占有欲,Karlie觉得那是一段感情最好的状态。和Taylor在一起的时候,她很少会想起Toni,虽然对方在自己这里的位置依然无法撼动。后来,那个唇印,是Karlie不想擦掉。她过去的时候,在车里,Karlie已经发现脖颈上的那抹唇红。鬼使神差,Karlie放任它在那里。

对Toni会发火,Karlie当然知道。可是鉴于她们之间的关系,谁都没有权利要求对方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Karlie觉得自己不是谁明信片上的印戳,她从来不计较Toni和谁在一起,无论是大明星还是还未成名的艺术家。她们吵了一架,Toni把她赶出去,第二天她又跟Karlie道歉。

周而复始的吵架,接着再和好,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呢?Karlie想起来,她当时为什么会推开Taylor的原因,金发女孩在她这里变得特别。Karlie觉得自己已经有了Toni,那个她认为很特别的人,不需要第二个。她躲起来,不接Taylor的电话,她笃信Taylor应该会和其他女孩一样,一次两次的拒绝联系之后,也就慢慢的变成客套的朋友。可是,当Karlie通过电视看到大楼的摄像头下,看到一直在等她的Taylor,Karlie于心不忍。她会辜负Taylor对她的好,她觉得Taylor不应该在自己身上找爱情的痕迹。

 

手上的烟已经抽到一半,Karlie觉得喉咙干涩的疼。她站起来,打开洗手台的水龙头,熄灭香烟。Karlie知道被人给予期望后再拿走的痛苦,那种一次又一次失望的打击。以前Toni这样对待过她,给她棱模两可的答案,不拒绝也不接受。Karlie觉得自己应该感谢Toni,她是个很好的老师,言传身教。

在Cara家的派对,Karlie感受的到Taylor的目光,她给了她机会独处,又表现出自己冷血的那一面。看到Taylor哭的时候,Karlie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告诫自己,她不希望Taylor从自己这里开始。这段关系里,Karlie很清醒,她知道什么样的举动会给对方产生错觉,也知道自己不应该那么做。

Taylor去巴黎的时候,Karlie有时候会想起她,也知道Taylor和Cara变成朋友。她不想让自己觉得愧疚,所以和Cara提议她们的聊天里没有Taylor。

 

水放的差不多,Karlie脱掉浴袍,让自己躲在里面。水温很烫,她咬着牙不想出去,也不想透过什么方式让它适合自己的体温。Karlie想起自己刚抽烟那会儿,和Taylor是没有关系的,她想找到某种寄托,不是在感情里。Karlie依旧会流连在别人身边,只是她学会了每一次都解释的很清楚。她会对那些人说,我们之间没有可能,我不是把你当做另一半。无论她和Taylor是怎样的感情,她相信Taylor学到了东西,自己也是如此。

Karlie曾经好几次去过巴黎,她知道Taylor住在哪儿,什么时候有课,Cara是个很好套话的家伙。Taylor家楼下对面,有一家咖啡店,通常Karlie会躲在那里。有时候她会看到Taylor,有时候不会。通过社交网络,Karlie知道Taylor在巴黎的几段感情,男人女人。她没有嫉妒,也不会惆怅,她真心为Taylor感到高兴,Karlie知道所有人都比她更爱Taylor,好女孩应该得到好的感情。

后来,Karlie去巴黎的次数逐渐少了,在和Toni结束之后。那天,她和Toni见面,很认真的谈了一次。说起这几年两人的纠缠,还有永远不会再一起的可能。Karlie对Toni说,该结束了。Toni出乎意料的平静,或者她只是憋在心里,表现出自己不在乎的模样。Karlie了解Toni,比她自己还要了解。Toni问她是不是爱上谁的时候,Karlie没有解释,把Toni解不开的疑惑当做最后的礼物送给她。

Karlie是在和Abigail的聊天里知道的Taylor要回来,却不知道具体的时间。然后,是Selena的Instagram。Karlie查了当天所有的秀,用了一些关系拿到位置。见面的时候Karlie表现的不太好,和过去一样,她只是不敢给Taylor期望。可能有一些玩笑的成分,Karlie想知道Taylor见到自己会是什么反应。


-

电梯间: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评论(18)
热度(127)
  1. K詩人Darwin 转载了此文字  到 

© 詩人Darw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