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Darwin

HELLO STRANGER!

HELLO STRANGER! 丨 偷心 15

25岁Taylor最想要Karlie给她的礼物,她还未有说出口的机会,她和Karlie就匆匆离别,分散在大洋两端。隔着时差,隔着无数的日与夜,被想念吞噬,被记忆折磨。那些遗憾和可惜,爱与憎恨,都是Taylor在独自承受。

“你想要什么?”Karlie凝望着眼前那双蔚蓝色的眼睛,她笑起来。

Taylor想了想,“Karlie……”她握住她的手,“给我一天吧,只属于我们的一天。用一天的时间让我忘记你过去带给我的,用一天的时间让我在以后,怀念你的时候都是快乐。”

“一天?”Karlie疑惑着,“你25岁的时候想让我送你这个?”

Taylor无奈地笑了笑,“嗯,不过那时候我只想你24小时陪着我,除了一天还想要更多。”

“现在不一样了?”

Taylor点头,“我不想要那么多了。”她仰着头,与Karlie四目相对。从前,Taylor看着这双眼睛,她想在里面找到自己。现在,她想让Karlie记住她。被人记住的方式很简单,主动离开就是一种。那么多人试图在你的生命中留下痕迹,留下来过的证据,我不这么想了,只是希望啊,你能记得我多一些,多一点点就可以。

Karlie在心里过滤Taylor的这个提议,从前她会觉得荒谬的事,如今依然觉得。她笑起来,朝Taylor张开双臂,她抱住面前的这个女孩。她闻着她发间的味道,尝到喉咙里的酸涩。“你想怎么过?”

“就陪我一天吧,只有我们两个人。”Taylor埋在Karlie的脖颈,对她来说这里曾经是她最想停留的地方。她的嘴唇擦过Karlie的肌肤,想到之前的唇印。所有细碎的过去慢慢的变成完整的过去,最后融化在叹息里。“我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Taylor对自己说。如果太爱一个人变成无妄挣扎,自己割舍不掉的,Taylor希望Karlie帮她完成,用最温柔的方式,也算善待自己。

Karlie低沉应了一声,她和Taylor同样疑惑。谈话被拥抱代替,沉默在房间里蔓延。

可能不应该在这一刻让氛围有难过的味道,Taylor做了个深呼吸,她决定主动从拥抱中挣脱,她想放开的时候,才发现Karlie抱得那么紧。错觉是爱情里最忌讳的东西,Taylor不想让自己再去揣测任何,不想给这个用力的拥抱找到一丝暧昧的理由。她伸出手,环住Karlie的腰:“Karlie……”她叫她的名字,Karlie没有回答也没有动。

“Karlie……”Taylor轻拍了一下Karlie的肩胛,“放开我。”她叹息着说。

“等一会儿。”

Taylor听到Karlie的笑声,很轻。终于,她被Karlie放开,两个人四目相对,Karlie露出笑容,Taylor却看到那双绿眼睛里的水渍。Taylor伸出手,摸了摸Karlie的脸颊,“我没有不要你。”她像在哄一只猫,语气无奈又温柔。

Karlie咬着唇,她转头望向窗外。夜色晕染过高楼,霓虹悄悄的用自己的光在与黑夜辉映。“你在说什么?”她笑着问,却不敢看Taylor的眼睛。“你看,好漂亮。”Karlie指着外面。

Taylor知道Karlie在装傻,但她不能让自己心软。她顺着Karlie的指尖望向外面,黑夜里的灯光真的很漂亮,她的心里却为刚才Karlie眼睛里的水渍失神。Taylor拽了拽Karlie的衣袖,轻轻扯动袖口的布料。

Karlie低头看Taylor的手,扯过嘴角微笑:“像个小孩子。”她的情绪被回收,仿佛刚才的那一幕没有发生过。她伸手让Taylor放掉自己的衣袖,指尖略过Taylor的手背又很快收回。

“对不起。”Taylor没忍住内心的想法,直白的滑出这句话。

Karlie看着她,“为了什么呢?或许我应该跟你道歉。”她又变回循循善诱的混蛋语气,仿佛一层保护色。

Taylor没有生气,她知道Karlie什么的语气是什么样的意思。她想去握Karlie的手,对方躲开了。

“不要做让我误会的事。”Karlie把这句话还给Taylor,笑着说。

Taylor叹了口气,好像她才是扼杀与Karlie感情里凶手。“我没有做错什么,只是想自私一点。”

“我知道。”

“你不能这样,Karlie……我也很难过。”Taylor都快哭了。

Karlie望着她,笑容没有褪去,“我也没有做错任何事。”她坐回大班椅,靠着椅背,双手放在桌子上,乖的和学龄儿童一般。

“你那时候让我很难过。”Taylor也坐下来,轻而易举又提到过去。

“那时候我不需要你的爱。”

“现在呢?”

Karlie没有回答,只是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其实……“Taylor皱起眉,“你需要一个全心全爱你并且包容你的女孩,以前我觉得我会是,后来我不这么想了,至少现在我知道我不会是那样的女孩。”这话Taylor早就想跟Karlie说。

“如果我说我现在需要呢。”Karlie回答Taylor上一个问题,她找到抽屉里的烟,端出烟灰缸。最后,她又把这些都放了回去。

“我不想!”Taylor环抱手臂,她回答的很急,想惹怒Karlie的想法又跑出来。Taylor让自己冷静,不想再走进这个死循环。“我真的只是想让自己自私一点,不是不要你。”

“我没有说你不要我。”Karlie像是在安慰Taylor,她耸了耸肩。“我还有工作没做完,礼物的事情你决定好日期发给我。”她微笑说完,指着旁边一堆文件,似乎想证明自己没有扯谎。

Taylor站起来,“Olivia我带回去?”

“随便你。”

“你能不能不要这种态度!”终于,Taylor的语气里也有了怒意。

“我做了什么吗?”Karlie眨了眨眼,“Taylor,我很想知道为什么你每次都要试图激怒我?”她有些无奈,玩着交叉的手指。自从Taylor从巴黎回来以后,她们的相处的确奇怪很多,谦让是种美德,Karlie总是这么对自己说,在每次Taylor激怒她以后。

Taylor瞪了她一眼,双手撑在桌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Karlie。

“是你想告诉我,我们的性格不合?还是你觉得这样很有趣,因为我和过去相比对你不一样了?”

 

那些摆在桌子上的文件Taylor忘记自己是怎么拿起来的,又是怎么把它们甩到Karlie脸上。Karlie甚至眼睛都没有闭上,迎接的英勇无畏。文件夹的尖端在她额头上留下了礼物,一条“漂亮”的血痕,像一道丑陋的裂缝。

Taylor看到红色的液体才开始慌张,她跑到Karlie身边,手足无措的直接用手按住那道伤口。

“对不起……对不起……”她几乎要哭出来。

Karlie一句话都没有,冷静拿掉Taylor的手,握住她的手腕又放开。Karlie趴到桌子上,把脸埋进臂弯,肩膀抖动的厉害,最后嚎啕大哭。Taylor在她身边蹲下,一时找不到什么要说的话,她吸着鼻子一句一句说着对不起,想让Karlie抬起头。

 

-

伤口不过给了Karlie能哭出来的理由,长大之后的世界就是这样,你总要为自己流眼泪的原因找到别的借口。她哭了好一会儿,渐渐的哭泣的声音变小,最后失去踪迹。Karlie不想抬头,依旧趴在桌上。

“你走吧,Taylor。”Karlie哽咽着,声音闷闷的。

Taylor无视这样的逐客方式,依然试图让Karlie抬起头,她小心翼翼又十分狼狈。“对不起,Karlie。”她抽着鼻子也开始掉眼泪。

“你走吧。”Karlie伸出手胡乱挥舞。

Taylor抓住她的手,“让我带你去医院吧……”

“滚。”Karlie站起来,拽过Taylor的手,她走在前面,硬拉着Taylor往前走。打开玻璃门,她把Taylor推出去。Karlie红着眼,额头上的伤口依然流着血,她直视Taylor的眼睛,仿佛敏锐的猎人死死盯住猎物。“我想好好对你的!但是你并不希望我这么做,你想要礼物对吗?不可能!”

“Karlie……”觉得自己做错事的Taylor又变回三年前的模样。

“滚。”

评论(20)
热度(126)

© 詩人Darw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