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Darwin

HELLO STRANGER!

HELLO STRANGER! 丨 偷心 16

Karlie来的那天,Taylor刚下夜班,她站在电梯口看到消瘦的身影。那身影看到Taylor,她抬起头,露出整齐漂亮的齿列。Taylor愣了愣,她突然想哭。

她们整整三个月没联系,Karlie像人间蒸发,谁都找不到她。

那次在办公室争吵之后,Taylor在电视里看到关于Karlie公司的新闻,那些不好的词一个一个蜂拥而至。Olivia是被Cara送过来的,她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Karlie只拜托了这只猫。英国人的粗眉毛耷拉着,“Karlie完了”,她当时这么说。

 

“不欢迎?”Karlie穿了件皮夹克,身体站直,歪着脑袋对她笑。

Taylor摇头,她走上前,扔掉手上的所有东西,只为了能好好抱一抱Karlie。Taylor鼻尖泛着酸,眼泪早就落下,她踮起脚,头埋进Karlie的脖颈。那里充斥着香水味,烟味,还有酒精透过皮肤的味道。

“你去了哪里?”Taylor的声音闷闷的。

Karlie越过她的问题,“我回来处理事情。”

Taylor放开Karlie,伸手抚过她的脸颊。眼前的绿眼睛笑意盈盈,似乎什么事都没有。“你身上臭死了,多久没洗澡了?一周?还是两周?”她强迫自己笑起来。

“我开了很久的车,快饿死了。”Karlie露出可怜巴巴的眼神,捏了下Taylor的脸。她弯腰捡起Taylor丢下的东西,把包递给她。“请我吃饭吧。”

Taylor笑着瞪了她一眼,在包里找到钥匙打开门,Karlie跟在她后面。Taylor让Karlie去洗澡,保证出来的时候就有东西吃,不由分说把她推进浴室。两只猫都不在家,Karlie出事之后它们被暂时安顿在Taylor妈妈那里。

“你能进来吗?”Karlie的声音从浴室传出来。

Taylor推开门,手上拿着干净的浴巾和衣服。

Karlie泡在浴缸里,热气弄红了她的脸,看上去十分乖巧。Taylor蹲下来,趴在浴缸边,她忘记带手机了,不然可以拍张裸照。

“Cara知道你在这儿吗?”

Karlie摇头,“谁都不知道。”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你很想哭。”Taylor无奈扯了下嘴角,靠在浴缸边托着腮。“我还没卸妆所以不能哭,很丑的。”

“我可不想看你哭。”Karlie耸了下肩膀,往后靠向浴缸壁。“帮我拿一下外套口袋里的烟。”她指着丢在不远处的皮夹克对Taylor说。

Taylor爬过去把皮夹克勾过来,翻到口袋里的烟盒拿了一根递过去,顺便凑到嘴边点起来才递过去。

Karlie有些诧异,睁大眼睛。

“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Taylor笑起来,努力往浴缸边缩了缩,把烟塞进Karlie嘴里。她看着那些白色的烟雾从Karlie的鼻腔冒出来,一丝一丝,和上方漂浮的水汽氤氲在一起。“有什么要说的吗?”

“没有。”

“好吧。”Taylor站起来,“我要去给你弄吃的。”她对Karlie说。

拿着烟的女孩抬着头,Karlie笑了笑。“我不想抽了。”她把烟递给Taylor,靠着浴缸闭上眼。

Taylor站了一会儿,走到洗手台旁边打开水龙头熄灭了烟丢进垃圾桶。出去之前,她又望了一眼Karlie。

 

“花瓶型的商人”电视里有个主持人这么形容Karlie,他们说她空有一副皮囊,为什么好好的模特不做要想着别的事。大概几个月前,这群人可不是这幅嘴脸,他们用尽阿谀奉承的词,说Karlie是有脑袋的漂亮女人。

这是最让Taylor难过的地方。

一群人把你捧上云端,看着你摔下来又各种诋毁。

Taylor在冰箱里找到一些东西,还剩一半的吐司,一个快坏掉的牛油果,家里只剩这些。没办法,Taylor决定叫披萨。她拿着电话进浴室,Karlie没有反应,应该是睡着了。Taylor推了推她,Karlie勉强睁开眼睛。

“怎么了?”

Taylor拍了下Karlie的肩膀,“起来,去卧室。”说完,她转身拿了放在一边的浴巾。

Karlie很听说,也或许太困了不想拒绝。她站起来,湿漉漉的迈出浴缸,接过浴巾胡乱擦了擦。“Toni骗了我。”她突然开口,“他们一起骗了我。”Karlie套上Taylor给她准备的T恤,可能终于想聊起这个话题。她语气无奈,眨着眼微笑。

“先睡觉吧。”Taylor打断她,“我叫了披萨。”她扬着手机,伸手牵着Karlie走出浴室。这件事Taylor只知道个大概,通过新闻还有Cara。那个至关重要的项目是个局,作为合伙人的Toni全身而退,只有Karlie,所有签署的文件上都是她的名字。

“我很蠢对吗?”床上,Karlie趴在Taylor怀里。

“本来就没有多聪明。”Taylor轻笑道,她皱起眉。“Karlie,哭吧。”

“为什么要哭呢?”Karlie笑着问,她思索片刻。“我知道我现在很糟糕……但是不要安慰我。”

Taylor点头,“你现在不需要安慰。”她抱紧Karlie。

“说些什么吧,Taylor。说些我不用回答的,比如童话故事什么,我现在很累,说些不用我回答的。”

Taylor想了想,脑海浮现王尔德写过的《快乐王子》,她不想说这个。辛德瑞拉?童话故事Taylor就喜欢这两个。她想到别的事,那些Taylor会为Karlie感到难过的事。Taylor弄不懂,为什么Toni要这么对Karlie,也弄不懂爱过的人为什么做不到好聚好散,长大之后的世界果然很麻烦。

“Taylor……”Karlie虚弱的声音又响起来,不是困意所致的那种。“我可能要坐牢。”她自嘲般笑起来。

“别说话。”Taylor制止她,“都会解决的。”她责怪自己现在只能想到这句话。

Karlie爬起来靠在枕头上,“说说你想要的生日礼物,25岁那个。”

“现在?”房间里黑漆漆的,Taylor还是能看清Karlie。她诧异的望着她,无法相信现在适合说起这个。“等你处理好所有的事我们再谈这个。”Taylor叹了口气。

Karlie似乎来了兴致,“这是我目前最想做的事情。”她的声音没有了倦意,想起三个月毫无目的开着车的旅行。她放逐了自己一段事情去逃避问题,而这种方式让Karlie想起Taylor远走巴黎的决定,有些感同身受需要时间吧。“就从现在开始怎么样?”她有些兴奋。

Taylor还躺着,手臂被Karlie摇的有些疼。她要冷静下来,有一下Taylor觉得Karlie疯了。生意失败跳楼的人都有,何况疯子。

“我说真的。”Karlie的口气变得严肃,想要把Taylor拉起来。很快,她自己又躺下来。“说句我爱你听听,Taylor。”

“我爱你。”Taylor打开灯。

“我不爱你。”Karlie无情地拒绝道,说完露出齿列笑起来,像只狡猾的狐狸。

“幼稚,我不和你计较。”

两个人谁都不再说话,平躺在床上。门铃响了,Taylor爬起来,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盒披萨。她递给Karlie,重新又回到刚才的位置躺下来。

“你不吃吗?”

“我不饿。”Taylor说着爬起来,整理了一下后面的枕头靠上去。她歪着头注视着Karlie,那盒披萨Karlie只吃了一块就盖上了盒子,下床跑到卫生间去洗手。

“生日礼物的范围在哪里?这儿还是整个屋子?”Karlie甩着手回来,在门口停住。

“为什么要这么坚持?”Taylor翻了个白眼。

“不知道,可能你偷了我的心?”

Taylor迟疑了一下,Karlie那种玩笑般的语气让她不舒服。“公平了。”Taylor说。

“我想了很久,刚开始你不是特别的那个,后来莫名其妙,变成了那个。我不喜欢这样的变化,我不想喜欢你,你更不应该在我这里开始……”Karlie走到床边膝盖压在上面顺势带动另一条腿,她跪在Taylor旁边,半坐在自己腿上。“我不值得你从我这里开始。”Karlie盯着Taylor的脸,床头灯柔和的光让那双蓝眼睛很漂亮。

Taylor张着嘴,似乎要说什么,最后又咽回去。她定定的躺在那儿,看着Karlie垂下头。

“现在开始,24小时我都属于你。我要还你那个礼物,你还能给我这个机会吗?求你了……不要谈其他的事。明天……”Karlie抬起头,“明天我会自己走的。”她露出虚弱的笑容,Karlie现在唯一想做的是不想面对明天。她难得想要说出来的事,这些袒露内心的东西,只是她想要逃避而已。

“你让我误会了,Karlie……”Taylor明白Karlie现在的想法,她之前就和她说过她了解她和Toni是一样的。

“求你了。”Karlie再次开口,垂下肩膀,绝望从她的眼睛里爬出来,变成眉头的褶皱。她笑了笑,“我想让你记住我的,只有好的东西。”她想起在办公室的时候Taylor说的话。

“我可以帮你其他的事,比如帮你找个好一点的律师,我愿意这么做。”

“不了。”Karlie拒绝她,“所有的事情结束我不会继续待在纽约了,我要回圣路易斯或者去更远的地方。我的名声没有了,以后还想做和这一块相关的事根本不可能。”

Taylor叹了口气,“不一定非要这样,这根本不是你的错。”她坐起来,爬到Karlie面前,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

“我真的错了。”Karlie说,她做了个停止的手指,想要结束这个话题。“就说回你的生日礼物吧,明天我想我会给你留一张卡片,上面会写——HELLO STRANGER! ”

“一人一次的公平对吧。”Taylor笑起来。

Karlie点点头,上前抱住Taylor。“一人一次很公平。”


END

-

电梯间: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评论(31)
热度(132)

© 詩人Darw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