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Darwin

HELLO STRANGER!

The Sentinel 丨 白色巨塔(02)(哨向)

Karlie睁开眼,还是在小房间里,陪伴她的只有头顶白炽灯发出的幽幽白光。她重新闭上眼,翻了个身,行军床发出嘎吱的声响。视线行驶的很快,穿过海面,陆地,城市,最后抵达圣路易斯。Karlie看到父亲稀疏的头顶,看到母亲系着围裙,看到了家。她的视线穿过走廊,停在门口,越过白色木门的玻璃窗,外面是熟悉的圣路易斯。她记得门口的白色栅栏,记得庭院里那颗郁郁葱葱的大树,也记得小时候玩过的秋千。

 

有人推开了房间的门走进来。

Lily轻咳了一声,她知道现在叫不回Karlie,哨兵正打开感官进入忘我之中。她叹了口气,曾经她也可以拥有一个自己的哨兵,但是却在塔中找到了另一个身份。Lily想到过去,她的家族之中每一代都会出一个向导,这让他们家很受当局的重视。Lily是家里的第一个孩子,没有悬念的被寄予厚望,送进塔生活。但是随着成长,Lily发现了自己和别的向导不一样的地方,她不能更好的安慰哨兵的情绪。这让Lily的父母很失望,他们家是塔的拥护者,以在这里工作为荣,变成媒介人也是万不得已的选择。

 

“你在想什么?”Karlie翻身睁开眼睛看着站在自己不远处的黑发女人,她见过她,被强行带进塔里的时候,是这个女人把她带到这个房间。约束带依然限制Karlie的行动,她艰难的坐起来,背脊笔直,分开双腿,还是个傲慢的大兵。

看到Karlie醒来,Lily笑起来。“我来和你交易。”她缓缓开口,靠着墙壁。

Karlie轻蔑地瞥了她一眼,向导素的效力还未完全散去,现在她只能安静一些。“那你带来了什么?”

“庇护。”

Karlie有些无聊的哼了一声,她抬着头,目光暗淡下来。“我不需要。”她回答道。

Lily往前走了几步,不同Taylor的保持距离的谨慎,她愿意和Karlie近距离接触。“你杀了人。”开头却是和Taylor一样的说辞,停顿了一会儿,她又意味深长的继续说下去,“疯狂可能让你被定义上精神问题这块挡箭牌,但是你会失去自由。被关进精神病院,吃药,治疗,强迫性的接受各种镇静剂。如果军事法庭上,你碰到个厉害的检察官,估计人家会把你的发狂定义成叛国,毕竟你杀的都是同僚。”

“你应该知道,这里是你的庇护所。这里……”Lily指着脚下,在Karlie身边坐下。“在这里,你是自由的,你可以当做提前享受了军队生活,甚至,五年之后,你退役离开这儿的时候,我们会在档案里帮你抹去发狂做的事情。”Lily说着看了一眼手上的手环,白色的精神屏蔽器能保护她。

相比普通向导,媒介人的情绪没有那么脆弱,会受到哨兵的影响。只是,她依旧惴惴不安,没有被向导安抚的哨兵,是一颗随时会爆的定时炸弹。

“所以……”Lily望着眼前的哨兵,希望她能把自己的话接下去。

看上去,Karlie不为所动,只是那双绿眼毫无波澜的在闪动,玩着自己的手指。

 

“这对你没有坏处,向导能安抚你。”Lily笑着说,“在这里你可以很好的运用你的能力,我们也尊重每个在这里的哨兵。”她暗示道,口吻就像军方的征兵广告,循循善诱,展示的都是好的一面。

Karlie深吸了口气,把视线从Lily身上抽离,她盯着对方身后的墙壁勾起唇角。

  

“你叫什么?”Karlie问。

“Lily Aldridge,你的媒介人。”

Karlie耸耸肩,“弱者自我介绍的时候才会戴上头衔。”她不客气的直视Lily,“还有……”她弯起眉眼,“你的条件一点都不动人。”说完,吃吃笑起来。这让Lily想起Taylor描述的事情,对方把Karlie比作哥谭市的小丑。就算没有弄花的红色唇妆,这个女孩谦逊的笑容依然让人觉得害怕。

“那圣路易斯呢?”Lily生气了,声音变得低沉。Karlie无疑戳中了她的死穴,相比向导哨兵,媒介人是弱化者的存在。没有哨兵的能力,也没有向导安抚的作用,每天乏味的坐在办公室里。

“威胁我?”Karlie挑起眉毛。

Lily站起来,“我们拦截了军法署的文书,你杀人的事情目前并没有曝光。”她冷淡地说,语气重新缓和,“所有的消息都被我们封锁了。塔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你的能力。我们可以这么做,也可以什么都不做。至于你的父母,你希望我们怎么做?”她把选择权交给Karlie,口吻温柔似乎真的在征求对方的意见。

Karlie看着自己的手指,并没有表现出多在意的模样。片刻之后,抬起头,唇角挑衅般挂着那抹笑,露出洁白整齐的齿列。“你在隐瞒什么吗?”她问Lily,信心满满的看着她。

Lily诧异的看着眼前的哨兵,想到档案里的疑似角色,黑暗哨兵的力量似乎正在超出她的已知范围。

这个女孩竟然能看穿她内心的某些东西。

 

Karlie耸耸肩,并没有给Lily思考的时间。勾起唇角,Karlie佯装为难的样子,喃喃自语,“还真是有趣。”她低头浅笑,胜券在握般。

“你也很有趣。”Lily适时回击,“我看过你的档案,曾经有个双胞胎姐姐,叫什么名字来着……”她轻笑着回想。“Elizabeth对吗?14岁的时候出了车祸,听说你的父母当时用了很长时间才走出来。现在,我想你并不介意让他们再尝试着用几年或者十几年的时间走出失去你的痛苦……”很好,她又重新拿回了主动权,Lily看到Karlie的双手握成拳头。

Lily本想乘胜追击,但是脑海里的声音告诉她应该适可而止,她的心里还存着一丝恐惧。她走到门口,输入自己的指纹,铁门打开,投进更亮的光线。“我想你会好好考虑的。”她留下这句话,走了出去。

黑暗重新降临,这下连头顶的白炽灯都被关闭。漆黑中,Karlie攥紧拳头,慢慢的她的视线得到适应,沉闷的环境中,她重新躺了回去。

 

-

Taylor走进训练室的时候,Karlie已经站在哪儿。身上依然是静音室那件空军制服T,下摆塞进裤子里,不同的是,上面干净许多,不再有深褐色的血迹。她背脊挺直,背对着手,笔挺的站着。Taylor叹了口气,走到karlie对面。

“早上好,大兵。”Taylor笑着说。

“早上好。”Karlie盯着前方,低沉着嗓音。

Taylor点了点头,转身望向Karlie看的地方。落地窗外是阴沉的天空,乌云散布在四周,一架无人机正围着落地窗缓缓飞行。她回过头,“我想我做过自我介绍了,以后我们会是搭档。”

Karlie轻暼了Taylor一眼,又盯着刚才的方向看。Taylor知道这个新哨兵在拒绝凝视,大概是抗拒自己看穿她的心思。对于Karlie愿意成为自己的哨兵这件事,Taylor是有些震惊的。Lily给她带来这个消息,同样带来的还有塔拒绝了自己的媒介人申请。当时,Lily把哨兵同意书交给Taylor,希望她能很快从叙利亚的事中走出来。Taylor倚着门边,会的,她说。关上门,Taylor十分沮丧,摸着自己的脖子,她并没有明白为什么Lily要把自己和Karlie绑定在一起,一般媒介人不会强制性把两个人捆绑在一起。这次,却有些不同。她知道媒介人能很好的分配合适的哨兵和向导,但……她不相信Karlie会妥协。静音室里的第一次接触,那个狂妄的哨兵,没有那么好对付。

 

“我们会有三个月的时间接触,之后会有一次小测试。”Taylor说,“在此之前,我需要进入你的精神世界。”这是精神结合的一种方式,以前Taylor都是这样与自己的哨兵做联结。

Karlie低头看她,“精神结合?”她蹙着眉,满眼疑惑。

“我想因为你的觉醒时间并不长,可能精神世界还没有成形,你需要自己构造一个,构造出一个能让你觉得安全的地方。”Taylor耐心的解释,通常她都会和自己的哨兵沟通好,她会说明自己不喜欢肉体结合。但是这次,Taylor不想过多解释,直接说话了自己想要的联结方式。

“来这儿之前,我读了一些资料关于哨兵的,包括结合的方式。”Karlie缓缓开口,静音室里勾着唇角的模样浮现出来。

Taylor露出一个局促的笑容,“但是你在抗拒我不是吗?或者说你在抗拒我们。”她眨了眨眼。

Karlie笑起来,“我可能没那么排斥。”

“但是我排斥。”Taylor诚恳望向Karlie的眼睛,“我能感受到你的抗拒,或者你在害怕让我知道你构建出来的精神世界,那个能让你感到安全的地方。”没等Karlie回答,Taylor的脸色骤然严肃起来,“你不是黑暗哨兵。”就在刚刚,Taylor发现Karlie身上有不一样的情绪,很细小,也十分陌生。Taylor听到一声猫叫,低下头,这次她看到了两只猫,并排站在Karlie脚边。

 

-

“准备好了吗?”Taylor戴上护目镜,转头朝Karlie喊道。两人站在舱门旁边,巨大的气流夹杂着直冲冲的风,打在脸上生疼。她们的目的地是莫斯科郊区的某栋别墅,今天Karlie要在那里完成测试。来之前,Taylor从任务组拿到了地形报告,她们会空降在别墅附近的一个湖边。今天的天气很糟糕,到处都是未融化的积雪。她们穿着藏青色的连体战斗服,衣服上自带的人体自动恒温系统能保障人在这鬼天气里不会冻死。

Karlie已经穿戴好装备,显然今天的降落是她喜欢的方式。她背上伞包,抓住舱门上的把手,身体有一半已经在外面蠢蠢欲动。呼吸的时候带出白色的雾,她看上去很开心,止不住脸上的兴奋。Taylor揉着太阳穴,往下面望去,几朵云之下,那片湖泊是一个很小的点,身处一片白色之中,结冰的湖面透着一丝光亮。像一面镜子,折射出太阳璀璨的光。

Taylor小声问候上帝,把视线从下面收回来,她的嘴唇在颤抖,手指死死扣着把手,可能是因为天气还有这高度。耳机里传来任务官的声音,他说她们可以跳了。Taylor做了个深呼吸,对Karlie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准备放开把手把身子越出去的时候,Karlie握住了她的手臂。Taylor疑惑的转过头,她看到Karlie勾起唇角,又是那副吊儿郎当的笑容。她来不及细想,或者挣脱Karlie,Karlie已经转身带着她一起坠落。

风声轰隆,在耳边频频作响,又让人什么都听不清。隐约之中听到有人尖叫的声音,那声音透露着兴奋,刺激。Taylor闭紧眼睛,慌忙之中找到降落伞的开关,心里在盘算什么时候打开它。她的心脏揪在一起,就像捏皱纸的那种感觉,抿近嘴唇都能感受到喉咙的干涩。

坠落的感觉让时间也失去了作用,至少,Taylor已经忘了这是缓慢还是快速。终于,她在心里估摸了一下高度,眼睛却还是不敢睁开,Taylor拉开了降落伞的开关。一个声响,那是安全的信号,Taylor感受到自己的坠落变得平稳,她终于睁开了眼睛。Karlie在她的上方,才刚刚打开降落伞。这时,Taylor才想起来这个女孩来自斯伯林斯。

 

她们很安全的降落在事先计划好的降落点。

Taylor艰难的脱掉身上的伞包,她的腿一直在哆嗦,牙齿也在打颤。Karlie在她不远的地方,已经摘掉伞包,视线停留在Taylor两腿之间。她笑起来,不是轻蔑的,但又是让人极度不舒服的笑容。Taylor没心情跟她计较,她拉着伞包,颤巍着走到Karlie身边,把打开的降落伞扔到Karlie脚边。她做了深呼吸,用手揉了揉鼻尖,那早就被冻得没有知觉。

“我们要去那儿。”Taylor指着不远处的白色建筑,打开护目镜上的探测仪开始计算距离。计算之后,抬头望了一眼天。任务之前Taylor就拿到了天气预报,还有一个小时,这里会出现一场暴雨。“好吧。”Taylor对Karlie说,“我们要出发了。”她冲女孩挥了挥手。

 

那是一处独栋的别墅,坐落在茫茫白雪之间。她们的目的地在地下室,需要拿到塔里事先准备在那的图纸。她们进入别墅的大门,残破的花园已经很久没有人修剪,散落着各种枯死的植物,还有被废弃的家具,衣物。

Taylor跟在Karlie后面,她已经打开共感。破旧的大门被推开,扬起一阵飞扬的灰尘。她捂住鼻子。Taylor小心翼翼的观察四周,头顶是一盏漂亮的水晶灯,仿佛在诉说这里曾经也富丽堂皇过。而现在,到处都是蛛网和厚厚的灰尘。

“准备好了吗?”Karlie转身对Karlie说,她决定打开视线,与前方的道路合二为一。三个月的训练并没有让Karlie多信任Taylor,她习惯了独来独往,但是眼前的金发女孩总是告诫她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恼人的叛逆期好不容易过去,Karlie觉得自己又迎来了第二个“妈妈”,非血缘上的。

护目镜有夜视功能,红外线能感觉到身边的任何活物。就在刚刚,Taylor就看到好几只正在织网的蜘蛛和跑过的老鼠。她冲Karlie点了点头,往前走了一步,更靠近她。这是她们之间的第一次实战,虽然一切都是假的,但是不能有任何疏忽。三个月时间的相处里,Karlie的确不再发狂,但是却发生了好几次意识游离,打开任意感官的时候不能迅速的把自己拉回来,Taylor也无法叫回她。向导不知道这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之前和她接触过得几个哨兵不会这样。任务前,Taylor去找过Lily,她说了现在的Karlie不适合执行任务,也不会参加测试,她们还没有更好的契合。Lily有些为难的摊了摊手,说这是塔的决定,她们必须服从。像一个士兵,就像Karlie在斯伯林斯的时候。

 

Karlie撇了撇嘴,斜眼看了一眼Taylor,回过头就开始集中精神。被打开的视线很迅速,仿佛矫健的短跑运动员。不一会儿,她已经来到地下室的入口。Karlie往里面望去,把自己的视线延伸的更深。到处都是黑漆漆的景象,厚重的昏沉。

地下室里有一条很长的走廊,Karlie看到了游走在这儿的鬼魂。鬼魂是没有危险的存在,他们只是漂浮着。再往里面是一道虚掩木门,那里有微弱的光,像中世纪修道院里的景象,她在电视上看到过那样的介绍。她很难描素看到的东西,从小Karlie就不善言辞。但是,那道门是干净的,没有灰尘,Karlie联想到这是塔给出的测试。她继续往前,走过走廊,来到木门前。为了确保安全,Karlie打开了听觉。这是Taylor在训练时不允许Karlie做的事情之一。同时打开两项感官,对一个新哨兵来说有些危险。

是一阵窸窣的声音,不是虫子爬过与老鼠跑过的声响。

那是纸张被翻阅的声音,还有呼吸声。缓慢的,平静的,应该来自女性。

 

Karlie推开门,看到一个金发女人站在一张桌子边,不远处的小窗户大开着,灌入萧瑟的寒风,那微弱的光来自那里。Karlie甚至看到了肆意在空气中的灰尘,那个女人被灰尘包围着。

金发女人似乎感觉到了Karlie的存在,抬起头望向她的时候露出笑容。

Karlie看清她的样子,陌生女人脸上一只眼睛带着黑色的眼罩。

 

“你是谁?”Karlie没有开口,她在心里问。独眼女人似乎能听到她的心声,很快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她的语速很快,说着Karlie听不懂的语言。Karlie的眉头紧皱,确定的是这个独眼女人一定不是来自塔。她确定这个女人也是哨兵,但是为什么出现在自己的考核地点?还有,为什么Taylor没有感受到这个女人的存在。

独眼女人还在说什么,语气快的惊人。

“我是Toni Garrn。”独眼女人缓缓开口,不再是心灵上的接触,她终于说了Karlie能听懂的话。

Karlie看着她张合的嘴唇吃惊不已,打开感官的哨兵不可能开口说话。“你是什么?”她在心里说,目光警惕的盯着Toni。

Toni笑了笑,朝Karlie扬起手上的纸张,好像在问她是不是为了这个而来。“很高兴认识你。”说着,她的手轻轻一扬,纸张随着灌进来风飘,错落在各个角落。Toni笑着和Karlie挥手告别,她的嘴唇一张一合,唱起某首歌谣。

那歌声让Karlie感到痛苦,高赫兹的声音充斥着耳膜。她开始心烦意乱,视线迅速踱到Toni跟前,痛苦扭曲了她的五官,Karlie咬着牙,她想杀了她。Toni却神色如常,看着这个痛苦的小女孩。“你想知道我是什么?我和你一样,但是又有点不同。”她笑着说。“你可怜的向导应该很着急。”

让Karlie痛苦的东西并没因为Toni停止唱歌而消退,似乎这个女人开口说话的时候就会有这样的攻击。她刚想调动五感,顷刻,Karlie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一股力量拉了回去。周围的景色倒退很快,她愤恨的盯着Toni,直到她看不到她,直到她感觉自己跌入深海。冰凉的海水没过身体,Karlie不是漂浮的,她一直在往下掉。

海里,有人在轻声呼唤自己的名字,那声音慢慢变得焦急。终于,Karlie认出了那个声音来自Taylor。她开始寻找她,无边的深海黑暗一片,Karlie需要让自己冷静下来。毕竟,这是自己创造的,能让她感到安全的地方,——她的精神世界。

Karlie找到Taylor,女孩的金发在水里漂浮着,她看着Taylor游向自己,然后两人的手指交缠在一起。Karlie打了个哆嗦,她重新回到了别墅里,Taylor正焦急的看着她。她的身体从来没有离开过这个大厅,Karlie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那个是什么!”Karlie冷淡的看着自己的向导。“你感觉不到她吗!”她责备道。

“我感觉到她的时候根本拉不回你!”


-

电梯间:01 02 03

评论(14)
热度(94)

© 詩人Darw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