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Darwin

HELLO STRANGER!

The Sentinel 丨 白色巨塔(03)(哨向)

Taylor又拖着Karlie掉进海里。

从莫斯科回来已经过去一个星期,她们的配合训练不进反退,或者说越来越糟糕。Taylor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在莫斯科碰到的那个女人让Karlie彻底对自己失去了信心,傲慢的大兵现在无法做到绝对信任她。这种情况在哨兵和向导刚开始结合的时候的确会发生,但是Karlie的情况,她在抵触,无声地抗议。Karlie拒绝交谈,也不配合,看样子似乎是在等Taylor主动放弃。

 

“你不能……”Taylor倒在地上气喘吁吁,她的体能不能和大兵相比,一天的训练下来,累的站都站不起来。

那只灰色的猫咪趴在Karlie的脚边,懒洋洋的看着Taylor,和她的主人如出一辙。而另一只猫,从莫斯科回来后,Taylor再也没见过。

“那个女人有消息了吗?”Karlie望向Taylor,说完走上前拉了她一把,让她站起来。

Taylor摇头,“德国人。”

“没了?”Karlie的视线落在Taylor的眼睛上,“真够没用的。”她嗤笑了一声,转头对Meredith吹了声口哨,那只猫也站了起来。

“我们需要谈谈。”Taylor叫住正准备离开的Karlie,“你知道我们之间有问题。”

“别说的和谈恋爱的小情侣一样。”Karlie转过头若无其事,冲Taylor扯了扯嘴角。“你知道问题在哪里,你解决不了。”

“你可以提出申请换一个向导。”Taylor走进她,算是一个解决方法。这几天的训练,Karlie很容易进入神游,一次一次把她拖进海里,Taylor的体能跟不上,她很累。还有那些向导素,已经超过Taylor之前带的所有哨兵。

Karlie站了一会儿,低头望向Taylor,她眨了眨眼,摆出大兵的傲慢,这是Taylor最不喜欢的样子。“我们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我不想死。”她冷静下来,对上Karlie的眼睛。她不知道Lily用了什么手段,让眼前的大兵心甘情愿,但是,她不想死。磨合需要解决,无法使用迂回的方式,解除联结关系也是一种捷径。

“我什么都没说。”Karlie别过头。

Taylor快步跟上她视线的着落点,抬高下巴,她学起Karlie的那一套傲慢。“你现在无法接受我。”训练室大的空旷,Taylor说地掷地有声,带出稍许回音,几天的怒气呼之欲出。

“你说的,我不想死。”Karlie用Taylor说的话回击道,笑起来露出整齐的齿列。她缓慢地眨眼,“我们都不想死,这算一个共识。”Karlie用上循循善诱的语气,说完蹲下来抱起猫,抚摸猫咪头顶的软毛。她已经收起那副大兵模样,懒洋洋地站着,歪着脑袋。

Taylor摇头,“这不算一个共识。”下一个任务迫在眉睫,她们会在土耳其降落,潜进总统府。按照她们现在训练的进度,估计连阿克萨拉伊门口的看门狗都绕不过去。Taylor做了个深呼吸,声音有些疲惫。“我不知道你和Lily的交易是什么,但是正如我之前说的,我们都应该活着……直到我们找到解决的方法。太多的向导素容易让哨兵迷失,产生依赖感。”变成巴普洛夫的狗,Taylor见过那样的哨兵。

“那你应该放弃它们。”Karlie佯装出难以置信的模样,十分诚恳地给出自己的意见。Mere在她怀里温顺的异常,盯着的Taylor的目光也变得和她的主人一样,懒洋洋的。

“我通常不用它们。”Taylor笑了一声,算是缓和气氛。“Karlie……我希望你知道,我跟不上你的体能,把你拖进海里……需要我花很大的力气。”

Karlie的眼神变了,变成冷冽的刀锋,锋芒让Taylor不寒而栗。

“我说错什么了吗?”

Karlie居高临下地望着她,Taylor清楚那样的眼神,是Karlie在进入神游之前的状态。“怎么了?Karlie……”她还没有说完,一种特别的感觉油然而生,慌忙之间打开共感,Taylor嗅到了危险的味道。

 

苔原狼,娜塔莎和希尔的苔原狼。

 

Taylor拉了Karlie一把,把她护在身后。几秒钟之后,苔原狼出现在训练室门口,她没看到娜塔莎和希尔。通常只要哨兵不进入神游,精神动物就没有攻击性,只是眼前这只眼神散发着绿光的家伙今天看上去格外危险,Karlie怀里的Mere也跟着嘶吼起来。不止苔原狼,Taylor看到了门口陆陆续续出现的动物。它们眼神泛光,仿佛围剿猎物。

最后出现的是一条蟒蛇,慢悠悠地吐着信子。

Taylor没见过它,塔里所有的精神动物里,那只蛇第一次出现。她摸到了腰上的精神屏蔽器,红光不断闪烁,有人在突破了塔的安全围墙。

“Karlie,把Mere收起来。”这是目前Taylor唯一能想到的办法。

可是太迟了,当Taylor趁着空隙回头的时候,Karlie的眼神已经空洞。Taylor不知道Karlie打开了什么感官,Mere已经从她的怀里跳出来,对着那些动物摆出狰狞的模样。

“Karlie!”Taylor试着唤醒她,无济于事。门口的那些动物正在朝她们逼近,一步一步走地缓慢。Taylor管不了那么多,她拉住Karlie的衣袖,从腰上解下精神屏蔽器扔到地上,希望能起到暂时的作用。现在的情况,Taylor无法把Karlie拖进海里,那些动物们是威胁。

“Karlie……求你了,醒过来。”说这话的时候,Taylor几乎带着哭腔。她能清楚地感受到一股力量,有人在呼喊Karlie的名字,试图把她引入歧途。向导素,Taylor想到这个,她摸向口袋,那里还有一支。那些精神动物还在缓慢逼近,就算现在用上向导素,Taylor也无法保证能带着Karlie全身而退。她现在烦躁的要死,共感系统打开到最大的范围,几乎能感受到塔里的每一个角落。是一场纷争,Taylor感受到很多哨兵的失控。那些残破的情绪散落在空气中,每一道都是致命的气息。

“醒过来!醒过来……”Taylor只能一遍一遍重复这句话,拽着Karlie的衣袖,试图唤醒她。

那些动物似乎并不想攻击她们,隔着一小段距离停下脚步。只有那只蛇,踱到了她们跟新,颤动着红色的信子。那只白色的猫,Taylor再次看到了它,它站在巨蟒前面,小小的一只,有些不自量力,步伐却轻盈的可怕。

“Olivia。”

Taylor听到Karlie的声音,被她藏在身后的哨兵苏醒过来,走到Taylor的前面站定。Taylor望着Karlie的身影,清晰地感受到空气中的血腥味。

那只蛇不再对白色的猫咪嘶吼,弓起身体冲到Karlie面前。这样的场景让Taylor吓了一跳,下意识的,Taylor想去把Karlie拽回来,对方仿佛又变回了大兵,只是这一次,大兵的站姿里没有傲慢。

“Toni?”

Taylor听到Karlie叫出这个名字,是那个德国女人,金色头发的女人从门后面走出来,脸上挂着笑。

“又见面了。”Toni微笑着,朝Karlie身后的Taylor挥挥手。

“你到底是什么?”Karlie抿着唇,目光钉在Toni脸上。她有太多的疑问,眼前的德国女人是个谜,和她眼眶上的黑色眼罩一样。

“你又是什么。”Toni的语速很快,英语生硬。

 

最让Taylor惊讶的,对方并非实体,她是以哨兵的形态出现在这里。

 

Karlie冷冷地望着她,两只猫已经并排站在她脚边。那只蛇回到了Toni身边,游走在她身上,依旧吐着信子。

“我对你充满好奇,你到底是什么?你身上有两种情绪,但是你又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鉴于你身边跟着一个小随从。”Toni笑着指了指Karlie身后的Taylor,“想知道我是怎么进来的吗?”

Karlie摇头,没有多少兴趣。看着那些围在Toni身边的精神动物们。“你在哪?”

“柏林。”红唇轻轻张合,“你不止是你。”

Karlie由下向上的打量着Toni,眉头紧锁,她把手抄进口袋,最后视线落在自己的鞋尖。她叹了口气,“太危险了。”Karlie笑着抬起头。

Toni耸了耸肩,“你还是个小学生呢。”她嘲笑道。

对于Toni的揶揄,Karlie没有理会,并非实体的东西,她可不想浪费时间。“你比他们厉害。”这是Karlie的结论,塔里的那些人都没有发现她的身体里有两个人,包括她的向导。“别说出去。”Karlie又笑起来,确定Taylor不会知道她们的哑谜。她回头望了一眼Taylor,对方只是怔怔地看着这一切,看上去智商并不高。

“什么意思?”Taylor有了反应,Karlie有些诧异她能听到的自己和Toni的对话,吃惊地回过头。

Karlie没有回答,门口的精神动物已经散去,估计是Toni削弱了控制,只剩下那条蛇。

“我有预感我们很快就能再见面,希望……到时候你已经不是小学生。”Toni对Karlie扬起手指,她要走了。“你们应该好好相处。”

Karlie不知道她指的是什么,“你是怎么做到的?”相比,她更关心这个。

“什么?”

“控制别人的精神动物。”

“你不是也会吗?”Toni指着那只白色的猫咪,“它不是你的。”话音刚落,她和那条蛇一起消失在训练室门口。

 

Taylor听到训练室门口传来杂乱的脚步声,她看到希尔和娜塔莎,还有那只重新出现的苔原狼。Karlie站在原地不再说话,似乎在想什么,白色的猫咪已经不见踪迹。


-

电梯间:01 02 03

评论(15)
热度(95)

© 詩人Darw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