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Darwin

HELLO STRANGER!

神奇寡妇丨Wars of the Roses丨她是神01

cp什么的,官方不来,自己动手。


-

巴黎拉德芳斯希尔顿酒店

 

娜塔莎作为史塔克先生的秘书来参加卢浮宫举行的慈善宴会。

五个小时前,一个匿名ID在网上发布信息,扬言世界大战时期的超级战士至今仍然活着,他手上有证明文件。匿名ID的IP被深层加密,斯凯破译之后得到一个巴黎地址。那时娜塔莎正结束在伦敦的工作,弗瑞直接联系了她,他们猜测这份文件里是娜塔莎的资料。匿名者用的是俄语,弗瑞说网络上已经有人对这份资料感兴趣并且不断加价,他需要娜塔莎在他们交易前拿到这份文件。

身份曝光对娜塔莎来说,她还没有做好准备,尤其是在红房的记忆。那段记忆是冒着黑色气泡的沼泽,依然时不时跑进她阴暗的梦中。冰冷的器械,黑暗的小屋,第一颗子弹破膛而出……这个世界需要的超级英雄,从来都不是叛国者。

 

娜塔莎感到一阵头疼,嵌入耳蜗的耳机里,斯凯正在讲述自己破译的进度,她截获了一张模糊的摄像头截图,但是一堆乱码,解出清晰的照片还需要一些时间。娜塔莎的耐心并不适合用在与一个新特工的交际上,她单方面关闭自己的频道,从身边经过的侍应生的托盘上拿了一杯酒,开始在宴会上转悠。有闲情逸致搭讪的人不是她的目标,她需要发现那些和她一样在寻找什么的目光。

“我需要一些时间……”小特工还在那边念叨着什么。“比如,这个……这个……”接着是一连串鼠标和键盘的声音。

“你可能最近太甜蜜了。”娜塔莎打开频道。神盾局所有的秘密被划分为等级,但有些秘密不需要级别。“比如你的小女朋友?”娜塔莎笑起来,她想不起另一个女孩的名字。

斯凯显然被十级特工这样的幽默唬住了,娜塔莎听到那边什么东西掉到地上的声音,她很喜欢自己这样的冷幽默。娜塔莎玩着手上的酒杯,抬眼看到不远处的一抹红——一个穿着红色长礼服的女人。娜塔莎抱着手臂,朝那边望过去,丝绒料的裙子,后面的剪裁能看到女人光洁的背脊。直觉告诉娜塔莎这并不是她的目标,但她的目光还是赤Luo而真实的落在她身上。

“好了……一个男人……”

斯凯的话验证了娜塔莎的猜测,除非那是个有着明显女性特征的变性人。她被自己的解释逗笑,低下头笑起来。

“有什么好玩的事情?”鲜艳的红色出现在娜塔莎面前,玫瑰色的唇向上伸展。“戴安娜·普林斯。”唇的主人介绍自己的名字,她问娜塔莎觉得宴会怎么样。

娜塔莎掉进那双黑色的瞳仁里,她想了想。“我不是你要找的人。”娜塔莎摇了摇头,在说棱模两可的话。

戴安娜愣了一下,“你不是我要找的人?”她问道,随即笑起来。“我看到你一个人站在这里笑,以为你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

“显然是我觉得自己穿了条很蠢的裙子。”娜塔莎捏住裙子一角,她也穿了件红裙子,光滑的绸面。

戴安娜挑了挑眉,“可能只有你这么觉得。”她往后退了一步,仿佛在打量娜塔莎的穿着。她看着娜塔莎,“很漂亮的裙子。”

娜塔莎把这当做夸奖,舔了舔嘴唇。“娜塔莎,罗曼诺夫。”她用俄语介绍自己的名字,很快切换回英语。“你在找什么。”她确定对方和自己的目的一样,这显然是个误会,娜塔莎不希望自己造成什么困扰。

“你觉得呢?”戴安娜又笑起来,“你觉得我在找什么?这宴会……”有一个侍应生经过,她也在对方的托盘里拿了一杯酒,与娜塔莎手上的杯子碰了一下。那双黑色的眼睛落在娜塔莎身上,印刻出她一个人的影子,玫瑰色的唇始终保持着弧度。

“美好的艳遇?宴会里的第一个吻?”娜塔莎乐意开这样的玩笑,上一次还是用在美国队长身上。

戴安娜耸了耸肩,“或许。”她也给出棱模两可的的答案。

娜塔莎满脸笑容,并没有打算结束这次谈话。“或许你是在找一个俄罗斯人。”她接着戴安娜的话,手指划过自己红色的发丝,抿了抿唇,那杯酒她还没有动。

戴安娜跟着她笑起来,“或许——”她顿了顿,“我真的是在找你,漂亮的……”这句是法语。说完,戴安娜走到娜塔莎身边,伸手揽过她的腰。等娜塔莎回过神的时候,一个男人出现在她们面前。

“又见面了。”穿黑色西装的人这句话显然是和戴安娜说的。“新舞伴?”

娜塔莎没有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也没有径直走开,她挨着戴安娜的手臂,一只手覆在对方放在自己腰上的手,用力握住,她不喜欢与人这么亲密的接触,尤其是一个陌生人。她感受到戴安娜的力道,就好像她是她参加宴会携带的手包。

“布鲁斯。”戴安娜笑着说。“这是布鲁斯·韦恩先生,他资助了我们这次的慈善晚宴。”她跟娜塔莎介绍。

熟悉的名字。

 

“娜塔莎·罗曼诺夫。我是史塔克先生的私人秘书,他今天有事不能来。”娜塔莎想起来,在托尼的办公室,她见过这个男人。关于新型武器的话题,让两个人吵得不可开交。

“我们需要谈谈?”布鲁斯皱着眉,望了眼娜塔莎,视线很快又落回戴安娜身上。

“我的新舞伴可能会介意。”

 

“你介意?”布鲁斯问娜塔莎。

“难道你不介意?”没有等娜塔莎回答,戴安娜问,她搭在娜塔莎腰上的手加重力道,娜塔莎不傻。

“介意,韦恩先生,你不能擅自带走我的女朋友。”

布鲁斯明显有了慌乱,接着是一下苦笑。“我不是这个意思……”音乐打断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他们一起抬头望向不远处,有人领起第一支舞。

 

“抱歉。”戴安娜对布鲁斯笑了笑,牵起娜塔莎的手往中间走去。“不要踩我的鞋子。”她靠近娜塔莎,很轻地告诫,布鲁斯还站在原地。戴安娜让娜塔莎的手搭在她的肩上,自己环抱着娜塔莎的腰。

“男朋友?”娜塔莎问。

戴安娜笑着摇了摇头,“我很久没有谈恋爱。”

娜塔莎扬起眉毛,在对方的眼睛里并没有找到戴安娜说谎的痕迹。她笑起来,“我不会踩你的鞋子。”她跟着戴安娜的动作,耳朵里传来斯凯的声音,新特工颤颤巍巍的在打招呼——“听得到吗?”娜塔莎抬手按了按自己的耳朵,“嗯。”她回答了两个问题。

 

“那个……那个人的照片我传到你手机。”斯凯说。

娜塔莎又按了按耳朵,再次切断自己的频道,虽然她并不想结束这支舞,却还是往后退了一步。“需要我给你写我的号码吗?”

戴安娜摇摇头。

娜塔莎表现得有些失落,转身从手包里拿出手机,打开手机,看到那个男人的长相,显然不是一个有着明显女性特征的变性人。她认出这个男人,娜塔莎宴会上的第一杯酒是从他托盘里拿的。娜塔莎抬眼忘了一遍四周,侍应生正站在不远处,接上娜塔莎的目光有些慌乱,转身往门口跑去。

 

娜塔莎翻了个白眼,猫捉老鼠的游戏她从里都没有输过。她追着他来到男士洗手间,闯进去的时候吓到了几位先生,他们慌忙跑出去。娜塔莎在最后一个隔间发现犹如仓鼠一般在颤抖的侍应生,她向他摊开手。

可怜的侍应生瘫坐在地上,一尘不染的地板上倒影着他苍白的脸。“你是谁?”他乱了神,裤裆间被一股液体浸湿。他拼命往后退,贴着马桶,脚胡乱蹬着。

娜塔莎皱起眉,“给我。”她说。

“我偶然拿到的,只是想逞能才在网上发帖,我不知道会有那么多人出钱!”他尖叫着,护着左边的口袋。“别杀我……”

 

“听着,我不会杀你。”娜塔莎蹲下来,露出笑容。“把那个东西给我。”她指着被侍应生捂住的口袋。娜塔莎已经知道这份东西跟自己无关,她想知道是什么。

侍应生喘着气,身体抖得厉害,恶狠狠地瞪着娜塔莎。“我只想让韦恩先生给我一笔钱。”

 

韦恩先生?

娜塔莎的脑海划过穿黑西装的男人,她笑了笑。“他会给你钱,首先我需要知道这个东西值不值得他花钱。”

侍应生慌忙摇了摇头,“我要先看到钱。”他一副被吓傻的模样,浑身找不到丁点力气。还没有等娜塔莎说话,侍应生痛苦地呻吟了一声,捂住自己的胸口,他绝望地看着娜塔莎,还想说什么,一声低沉的,绝望的叫声,侍应生依靠着马桶倒过去,他死了。

 

娜塔莎皱起眉,去检查侍应生的脉搏,那里一动不动。她翻开他的口袋,是一张水渍浸湿的黑白照片,几个士兵和一个女人的合照。年代久远的照片,娜塔莎只能猜测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

 

照片上的女人,娜塔莎的喉咙仿佛硬生生被塞进了东西,照片上那个穿铠甲的女人,是刚才和她跳舞的那位。


评论(5)
热度(104)

© 詩人Darw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