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Darwin

HELLO STRANGER!

神奇寡妇丨Wars of the Roses丨她是神02

娜塔莎把照片的扫描件交给弗瑞,指着中间穿铠甲的女人。“我在晚宴上见过她,戴安娜·普林斯,卢浮宫的高级修复师。”她嵌入沙发,双手搭着扶手,盯着弗瑞的黑色眼罩略有所思,在想戴安娜的事。对超级战士而言,修复文物这活儿太适合了。

“1918年?”弗瑞注意到扫描件上的时间印戳,在对面的沙发上抬起头。

“第一次世界大战。”娜塔莎回答道,她皱起眉头。美国和前苏联的超级战士都在一战以后,戴安娜的身份是个谜。

“如果是九头蛇的人,她沉寂太久了。如果是德国,或许她就是九头蛇的武器。”

“你看到和她拍照的人是英国士兵吗?”娜塔莎轻笑了一声,“这位漂亮的女士是和一群英国人在拍照呢。”她重复道,用一种夸张的语气。娜塔莎换了个姿势,一只手搭在扶手上,另一只手搭着自己的膝盖。“我不觉得她是武器,可能她只是想过平凡的生活。“娜塔莎想到自己。

弗瑞放下扫描件,没有理会娜塔莎语气里的揶揄。“你需要要留在巴黎。”他对娜塔莎说,“秘密任务,我们需要知道这位小姐是朋友还是敌人。”

“说服她?”娜塔莎开了个玩笑,她笑了笑,低头看自己的指甲。

“就当交一个……”弗瑞想了想,“朋友。”他把扫描件收进口袋,从沙发上站起来。“现在局里并不安全,安理事会那群人觉得超级英雄是隐患。”他说,“我知道你支持钢铁侠的注册法案,但是史蒂夫……”他没接着说下去。

娜塔莎也没有给他机会,“我喜欢巴黎。”她笑了一下。

 

这个世界每天都在改变,高楼拔地而起,科技无处不在。有时候娜塔莎会怀念过去,四十年代的苏联,七十年代的洛杉矶,就像弗瑞说的她没有朋友。史蒂夫和巴基都不算,一个一直沉睡在冰里错过了时代的交替,一个抹掉了记忆只是武器,她从来都是一个人,从红房到神盾局。

戴安娜?

如果她是朋友,娜塔莎希望她们会是朋友。

 

-

布鲁斯把那张照片做成了模板,戒备森严的送进戴安娜的办公室。戴安娜端详着照片,过去她几乎要忘记这张合照的存在,直到蝙蝠侠联系她有人发现了她的身份。

昨晚离开酒店前,戴安娜看到了那个侍应生的尸体,警察说死因是心脏病发。布鲁斯说监控拍到一个女人追着他跑到洗手间,但是监控被警察拿到了,布鲁斯再跟警察要监控那边却说技术原因,他们丢失了那部分证据。布鲁斯并不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巧合,戴安娜无所谓,她已经拿回了属于自己的照片。

 

“我以为你看到这个会开心。”有人打断戴安娜端详那张照片,脚步声滑过玻璃台阶,是布鲁斯,他换了一件西装,不过还是黑色的。戴安娜瞥了他一眼,现在,她并不想见他。

戴安娜把照片放回标着“韦恩集团”的箱子,合上盖子,她望向布鲁斯。“你总是这样出入自由?”

“我很有钱。”布鲁斯笑起来,看他的模样,昨晚到现在应该还没合过眼,换了一身衣服,脸胡子都忘记刮。

“你的提议,我并不感兴趣。”戴安娜坐在位置上抬着头,双手合十靠在桌上,像是祈祷。

布鲁斯并没有走掉,反而走到她面前。“我不是来说服你。”他拉开椅子坐下来,“或许你愿意跟我讲这张照片的故事。”布鲁斯说完抹了把下巴,胡渣有些扎手。昨晚,他通宵想弄到警局的资料,不断破译密码和马赛克,似乎有人在他竞争,不愿意让他得到想要的东西。

“没有什么好讲的,很无聊的事,或许跟你祖母讲的睡前故事差不多,都是过去。”

布鲁斯耸了耸肩,“我喜欢听旧故事,比如英勇的战士们是怎么击退法西斯。”他开了个头。布鲁斯知道戴安娜活了很久,超过人类应有的寿命,但她到底是谁,任何机构都没有她的信息,除了这张照片。布鲁斯已经见过很多超自然的人类,他相信戴安娜也是他们其中的一员。比如,她可能跟超人一样来自外星。也或许,和海王一样是神。无论戴安娜是什么,布鲁斯只希望她加入自己的队伍,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很多。

“或许,你不应该执着在我身上,我知道你已经有很多很厉害的小伙伴。”她想了想,“我比较喜欢我现在的工作,和那些不会说话的东西待在一起。”戴安娜指了指自己身后的东西。

布鲁斯望向戴安娜身后的橱窗,每个格子里都放着铜制武器。“我一直觉得如果一个人拥有与众不同的能力,就应该肩负一些东西。”布鲁斯靠向椅背,双手放在大腿上交叉十指。“他们需要英雄。”

“不要说得这么大无畏。”戴安娜笑了,低头看着装照片的盒子。“过去我有一个朋友,他并没有我们的能力,但是他是个英雄。”戴安娜想起自己抽屉里的那块手表,还有几十年前自己和同父异母哥哥战斗的夜晚。

布鲁斯瞥了下嘴,“或许你那个朋友希望你这么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

这是戴安娜不想听到的话,“我的朋友已经去世了。”她突然觉得好笑,“你该走了,布鲁斯。”说完,戴安娜底下头随手抽了一本文件翻开。

布鲁斯又坐了一会儿,“那是个穿红裙子的女人,昨晚的宴会……”他犹豫着,在等戴安娜抬头望向自己。过了一会儿,他说:“你的新舞伴也穿着红裙子。”

“你想说什么呢?”戴安娜没有抬头,她恢复了平静,并没有想起昨晚和自己跳舞的人。

布鲁斯站起来扣上西装纽扣,“你很聪明,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我不是来要求你加入我的队伍。这个世界的确很多地方让我们失望,但是它需要我们,需要我们让它不那么让人失望。”

戴安娜嗤笑了一声,终于从那堆文件里抬起头。“你像个十五岁的热血少年。”她这么评价布鲁斯。戴安娜见识过这样的男孩,觉得自己可以改变世界,做的所有事都是正确的。

蝙蝠侠的眼神变了,“可能你觉得无趣。”他丢下这句话,盯着戴安娜的眼睛。“有很多人和我的想法一样,这个世界……它并不是无可救药的。”他说,像是个伟人。

“和你的过去关系吗?”显然,戴安娜了解布鲁斯的过往,也知道哥谭发生的所有事。

布鲁斯紧绷着脸,但他重新解开西装扣子,坐回了椅子上。“戴安娜,我不懂你。”他真诚地说,“最开始的时候你加入过战斗,难道不会为了这个世界?”

戴安娜合上手上的文件,“我没有那么厉害。”

布鲁斯似乎从这句话中找到了力量,“只是你不知道。”他想起自己找到闪电侠时候发生的事情,那个男孩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超人已经死了,人们需要新的信仰来对付恐惧。”

“那恐惧是什么?”

戴安娜这句话犹如一盆冷水,浇得布鲁斯汗毛直立,他不知道应不应该说出自己的答案。人类自己?对的,这就是答案,但是这个答案一旦捅破,它就是缤纷的泡沫,颜色漂亮,实质易碎,比玻璃还要脆弱。布鲁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他无法说服戴安娜。布鲁斯交叉着十指,一如开始的时候,这会儿,他玩着自己的拇指。“你在担心什么?”布鲁斯再次凝视戴安娜的眼睛,想要表现的信心十足。过去,他和托尼吵得不可开交,十足的信心是他说下去的动力。

戴安娜愣了一下,只有几秒。“我无法修复手上的艺术品。”她笑着说,再次翻开文件。电脑新邮件的提示音让她抬起头,史塔克的秘书发来邮件说史塔克先生愿意资助新一轮的文物修复,第一个展品就是《丘比特与普赛克》。

 

布鲁斯摇摇头,“你害怕自己失望吗?”对那些人。“如果你的新舞伴死了,你还会这么无动于衷?”他说起宴会上另一个穿红裙子的女孩。

“谁?”戴安娜的记忆属于海洋深处的鱼,她总是对不感兴趣的事失去记忆。新舞伴?昨晚?她和谁跳过舞?但她并不想让布鲁斯看到自己的窘迫,“只是一个女孩而已。”她这么回答,想着修复文物的事。

“一个女孩而已?”布鲁斯还是那副男孩的模样,仿佛被谁抛弃过的样子。

“你应该走了,我还有工作。“戴安娜再次提起自己的工作,她相信这个男人懂得自己的言下之意,如果他足够聪明的话。

布鲁斯没有让戴安娜失望,他站起来,扣上西装扣子。“我们需要你。”

“只是你这么认为。”戴安娜还是不感兴趣的样子。


评论(1)
热度(56)

© 詩人Darw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