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Darwin

HELLO STRANGER!

神曲/Breath of the Devil (04)

电梯间:(01) (02) (03) (04)


“Hey,我知道你不想接到我的电话。听着……我遇到了一些麻烦事,有东西在追我,是人。他们想要我死……我的族人,都被他们……咳咳……都被他们弄死了,我也受伤了。我现在在去纽约的路上,你必须要跟我见一面……”

洲际公路上,一辆蓝色的布加迪开的七扭八歪,险些撞上迎面而来的卡车。

为了避开那辆车,卡车司机慌忙打着自己的方向盘,他吐了口唾沫,把车横在路中间,后面的车还是撞了上来。

“杂种!”卡车司机看着那辆远去的布加迪。

 

***

暴雨终于离开纽约,最近几天的好天气把纽约市民变成了英国人,晒太阳的时候就像猫吸食薄荷。

Karlie和Taylor躺在公园的草坪上晒太阳,周围都是人。Taylor戴了顶黑色假发,拜托化妆师在脸颊画满雀斑,还戴了一副黑框眼镜。出门前和Karlie沾沾自喜,肯定不会有人认出她。Karlie不以为然,她才没有被人认出来的顾虑。

“Taylor,Taylor,Taylor……”Karlie嘴里叼着饼干,懒洋洋地瞥向Taylor的假发,嘴里发出啧啧声。“如果你长这样,我才不会和你约会。”

“果然你只是看中我的脸。”Taylor翻了个白眼,拉过Karlie的手,让自己枕在上面,一个翻身就能撞进Karlie的怀里。

“好看的皮囊才勾起搭讪的兴趣,不然怎么了解你有趣的灵魂。”Karlie叼着饼干凑近Taylor,金发女孩咬掉一半。

“你总能找到理由。”Taylor咬碎饼干,抬头看向Karlie。“不是要说去梵蒂冈?”葬礼过去一周,Karlie还待在纽约,Taylor很开心。

“有别的事,Lily去了。”Karlie又拿了块饼干送到Taylor嘴里,低下头吻到金发女孩的唇边。“甜的!”她笑起来。

“犯规。”Taylor喘着气推开Karlie,捏着她的T恤。她的通告期结束了,未来好几个月都不会很忙。Karlie陪在她身边,这是最好的假期。“说你爱我。”Taylor撒起娇,“加上永远。”她不依不饶。

“我爱你。”Karlie顺着Taylor的话,可是永远?“我此时此刻最爱你!”她笑着说,避开这个期限。Karlie摘掉鼻梁上的太阳镜,阳光刺得她睁不开眼。 “Taylor,Taylor,Taylor……”Karlie呢喃自语,好像无可奈何,盯着Taylor的蓝眼睛,那里面的自己真好看。她翻了个身,躺在草坪上,视线掉进另一片蓝。记忆齿轮辗转加速,Karlie产生莫名其妙的晕眩感,仿佛掉进海里,深蓝色淹没她的视线。

“Karlie,Karlie,Karlie……”Taylor学那种循循善诱的说话语调,做了个鬼脸。“我爱你,Karlie。”她也没说永远。

 

“见鬼!”Karlie被这句话拉回来,晕眩感消失不见,她还躺在草坪上。她望了眼四周,只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嬉闹,接吻,抱在一起……不远处有一群小孩特别聒噪,大声笑着尖叫,跑来跑去。

 

肯定是太阳晒得太多。

Karlie这样想,可她又不是吸血鬼,她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继续戴上眼镜,Karlie摸到手边的《神曲》,今天她又重新读这本书。黑色封面,烫金的书名,Karlie第一次拿到的时候还以为是圣经。

翻过一页,她正在读刚最开始的部分,诗人开始冥界之行之前,看到三只猛兽心生恐惧。狼,狮子与豹,贪欲,野心和享乐,狼果然在哪里都不受待见。

Karlie正准备发开下一页的时候,她的手机响起来,打电话的是Lily。

 

“过得好吗?”Karlie接起电话,让Taylor帮她翻下一页。“梵蒂冈怎么样?”

“不怎么好。”Lily的声音听起来也不怎么样,“我提前走了,现在在酒店。那群人……”她指教会和驱魔人,“他们认为是我们搞的鬼。”的确有死了很多人,昨天他们在英国的门徒心脏被凿出一个洞。

“遇到他们不知道的事就喜欢推到我们头上。”Karlie轻蔑地说。“还有别的事?”她不喜欢在Taylor面前谈自己的工作。

“没有,我明天回纽约,路西法说用我们自己的方式。你那边呢?”

“我们在晒太阳。”

电话那头笑了一声,“我可能要去英国,接替死掉的门徒,直到他们找到新的人。”

Karlie祝福她,“旅途愉快!”合上书,“要不要来个告别派对?”Lily刚来的时候,Karlie就搞过一个派对,请了一群不认识的人。

“不了,再来一次的话我会疯掉的。”Lily想起那次派对,Karlie给她请了个穿制服的舞男。“对了,你去趟办公室,我发了传真过去,教廷这边给的可共享资料。”

估计也只有Lily还活在上世纪,拒绝用智能手机,连邮箱都没有。“你下次……可以写信给我。”Karlie中肯地说。

那边已经挂断电话。

 

“谁要给你写信?”

Taylor抬起头问,黑框眼镜的边角砸到Karlie的下巴,疼得要死。她捂着下巴,“我要去一趟办公室。”Karlie把下巴露给Taylor看。

“别装了,连痕迹都没有。”Taylor笑着说完,吻了那个地方。“走吧,希望到时候还能回来晒太阳。”她站起来,手上拿着Karlie的外套和书。

 

***

教廷公布了死亡驱魔人的名字和时间地点,Karlie捏着两页纸,这算什么有用的资料。她笑着摇头,信奉上帝的人不是都应该学着分享吗?她不喜欢伪善的好人。Karlie扔掉那两页纸,瞥到电话机上的红灯在闪,有人给她留了语音。

 

这个声音。

Karlie皱起眉头,她多久没听到?大概有几十年。她的脑海中浮现出卢卡斯的脸,很模糊的,那个黑头发的狼人。

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好莱坞,电影的黄金时代,她和卢卡斯待在洛杉矶,和那些电影名流沉浸在派对里。那时候的Karlie渴望一段长久的关系,希望能找到一个人在时间里长久陪伴。狼人适时出现,带给Karlie很多快乐,他们无忧无虑,沉迷大乐队的音乐。

跳舞,狂欢,喝酒……

飞舞的裙子,节奏与布鲁斯,还有冒着烟的闪光灯。

 

这些记忆太久远了,和卢卡斯的脸一样。Karlie靠着桌子,望了一眼待在门口的Taylor,金发女孩在研究工作室里的旧唱片。

 

那种快乐一直维持到二战结束,到处都是军人残破的鬼魂。卢卡斯想让Karlie跟他走,原野或者森林,总有适合他们的地方。他是习惯自由的狼人,Karlie不是,她的手已经交给撒旦。Karlie厌倦了,派对,香槟,还有一成不变的洛杉矶。这期间发生了一件事,在她拒绝卢卡斯之后,狼人和一个女人厮混在一起,这个女人的出现让Karlie和卢卡斯不欢而散。Karlie抛弃了洛杉矶,就像她过去抛弃每个爱过的男人女人一样。

 

听卢卡斯的留言,Karlie没想到的是他变成了洛杉矶狼人的新领袖。她一直以为他会跑到丛林里,找一个人过原始的生活。

追他的人?

驱魔人也是人,一颗银质子弹就能解决狼人。但听他的语气,狼人似乎受了伤。Karlie不以为然地挑眉,一个狼人有什么好找她的呢?她唯一能帮他的只有送他进地狱,和其他的野兽关在一起,变成巩固地狱之门的东西。

 

“Karlie,你好了吗?”Taylor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

Karlie关掉脑海中关于洛杉矶的一切,删掉了电话留言后离开办公室。“我们要回家了!”她朝Taylor举起手,扭着腰走到她身边牵起她的手,她要带她跳舞。

 

“什么这么开心?”Taylor跟着Karlie的步伐,被她牵着转圈。

她们一直跳到门口。

“回家。”Karlie说。

 

***

街对面听着一辆蓝色的布加迪,Karlie一眼认出车里的人,对方也看到了她,朝她招手。Karlie歪着脑袋,扬了扬手里的倒十字。她笑起来,卢卡斯苍白的脸上划过一丝难看的笑容。

 

“你认识?”Taylor也看到坐在布加迪里的男人,转头问Karlie。

Karlie耸肩,“一个老朋友。”

“又是老朋友?”Taylor想起她上一个老朋友,现在躺在坟墓里那位。

“你等我一会儿,我很快回来。”说完,Karlie朝街对面跑过去,停在布加迪的驾驶室旁边。卢卡斯穿了件灰色的T恤,Karlie看到他腰部已经被血染红。她吃吃地笑起来,好像在跟狼人说“地狱欢迎光临”。

 

“Karlie……”男人猛烈地咳嗽起来,腰部流出更多的血。“有人在对付我们。”他把自己和Karlie归为一类。

Karlie还在笑,舔了舔嘴唇,她又给卢卡斯展示了自己的倒十字。

卢卡斯苦笑着,“他们知道你,也知道我们的事,追杀我的人说过一句话。他说这个世界上野兽,门徒,驱魔人……都要死……咳咳,我没见过这么厉害的人类,训练有素,伤口的愈合能力比狼人还要好。”

卢卡斯想起他咬破杀手喉咙,以为他死透了的时候,没想到那个人站起来,伤口消失了,脖子上只剩一片血。“Karlie……他们……”卢卡斯急迫的想要说更多的东西。

“过得好吗?”Karlie问。

卢卡斯指了指自己的伤口,他用了全力开到纽约,来之前还拜托纽约的狼人查到门徒的电话地址。他知道自己快死了,反正都是进入地狱,他宁愿死在Karlie手上,被她牵着掉进深渊。

“他们自称‘耶稣’。”卢卡斯很虚弱,声音也越来越轻。“我以为你不想见我……”他倒在方向盘上勉强抬起头,瞥到Karlie的脸。

“神的孩子?不就是人吗?”

“你曾经也是人。”卢卡斯提醒她,和Karlie在一起的时候他也一直在强调这个。他不知道Karlie到底活了多久,他们认识的时候她已经做了一百多年门徒的活。

Karlie露出整齐的齿列,瞥了一眼卢卡斯,把手上的倒十字递给他,他没有接。

“卢卡斯,你想和我说过去吗?你想问我还爱不爱你吗?你想说你一直爱着我吗?卢卡斯,卢卡斯,卢卡斯……我的心脏两百年前就停止过跳动,它是死的。我抛弃洛杉矶不是为了你,懂吗?”Karlie亲手把倒十字推进卢卡斯的腹部。

“地狱欢迎你。”Karlie甜美地说,拿出随身带着的瓶子,狼人的灵魂掉了进去。

瓶子里的狼人那一刻突然明白,他的愧疚在Karlie眼里不值一提,他后悔拼死都要来到纽约。

狼人忘记了,门徒也是恶魔,他们和撒旦交易。

 

做完这一切,Karlie回到Taylor身边。“回家。”她对Taylor说。


电梯间:(01) (02) (03) (04)


评论(18)
热度(75)

© 詩人Darw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