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Darwin

HELLO STRANGER!

神曲/Breath of the Devil (05)

Taylor背着包拐进一条小巷,张望着四周之后敲开一扇门。

 

开门的男人穿着白色长袍,兜帽遮住他的脸,只能看到嘴角一圈的胡子,他甚至都没有抬头就侧身让Taylor进去。关门之后,男人没有跟着Taylor,他站在门口,面对着门,嘴里振振有词,全是祈祷之音。

木楼梯很长,很长一段距离才有一盏灯。Taylor穿过黑暗,面前紧闭的大门从缝隙里透出光。光亮仿佛迷途中的指引,能勾起人的向往。

 

神说要有光,便有了光。

神看光是好的,便把光暗分开。

 

有人打开门,更耀眼的光把她的视线铺满,包围着她的身体。Taylor眼皮都没眨一下,坦然接受光的洗礼。

房间是白色的,房间的正中间摆着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受难像。受难像的前面站着红衣主教,在朗读圣经。苍老的声音仿佛旧时的叮咛,红衣主教抬起头,朗诵声停止,他对Taylor施以笑容,朝她点头。

已经来了不少的人,他们穿着正式参加宴会的西装和裙子,每个人的手里都握着水杯。没有酒精的派对,杯子里装着圣水。另一个穿白袍的男人递给Taylor水杯,挥舞着手上沾满水的藤条。

他说,神爱世人。

 

Taylor睁开眼睛,目光所及,房间里的人都朝她慢慢走来,朝她举起手中的杯子。

他们无比虔诚,微微向Taylor颔首,直呼Taylor的名讳——天使米迦勒。

他们是品尝过天使鲜血的人,是躲在她羽翼之下的人。

他们把Taylor视为方舟。

他们称自己为“耶稣”。

神的孩子。

 

***

Karlie不认识死去的门徒。

 

九个门徒,他们本就不常相聚,各自都有自己的区域。Lily不一样,她是门徒之间的联络人。

有人死去,就会出现新的人,总会有老门徒受不了时间的漫长选择砍去自己的头颅,或者让人动手挖走心脏。他们的灵魂锁在撒旦的柜子里,死去就是真的消失。况且,门徒也不是真的永生不死,三百年是最长的时间。

 

Karlie看不起自行了断的门徒,这点她和上帝的想法一致,作践自己生命的人不配拥有新生。时间的确漫长,两百年不是一晃眼就过去,Karlie的选择是让自己变得有趣,不断的恋爱就是方式之一。

 

Karlie送Lily去机场,庆祝她被派到伦敦,回到那片故土。她劝诫Lily千万别迷失,尤其是不要寻死,到时候她可不会去参加葬礼。

 

回到家,Karlie没看到Taylor,猜想应该又是去了教堂。虔诚的基督徒女友,Karlie想起来都觉得搞笑。她拿了小提琴去书房,翻开乐谱本,又是巴赫。

那个时代的音乐都和宗教有关,巴赫也不例外。但他的音乐能让Karlie沉下心,只沉浸在音乐里。

 

最近,Karlie眼前经常出现大海,她在海水里挣扎,睁开眼又什么都没有。

海水淹没她的身体,挣扎变成徒劳,有死人的脸出现在周围,她见过的,没有见过的。还有一双眼睛,女人的眼睛,绿色的,两百多年过去,Karlie还是不知道她是谁。那是大海剥夺她生命之前最后看到的东西,后来黑色羽翼的路西法出现,她依旧忘不了那双眼睛。

 

书房里有风煽过,Karlie停下拉琴的动作,一道黑色的羽翼出现在她眼前,路西法来了。天使仗着双臂,仿佛在等Karlie说“欢迎光临”。

“我说了,不要出现在我家。”Karlie垂下手臂,握紧手里的提琴和弓弦,盯着路西法。

路西法收回翅膀,“我知道你女朋友不在。”他说,望着Karlie笑起来。“上次你去荷兰收服的恶灵,不会唯一从地狱跑出来的。”

Karlie走到房间唯一的椅子旁边坐下,小提琴放在她的腿上。“我说了,不要出现在我家!”她提高音量再次重复这句话,瞪着路西法。“你听不懂吗?”她质问他。Karlie不惧怕恶魔,也不畏惧天使。人活的太久,总会失去一些感觉。

路西法依然在笑,举起双手。“好的,好的,女士。”他往后退了一步,倒着走到门口。“你有顾忌?是在害怕吗?”说着,路西法瞥向Karlie手臂上的刺青,红色的图腾越来越鲜艳,那是他最熟悉的颜色,和血一模一样。

Karlie把小提琴放在脚边,手上多了把倒十字,锋芒面向天使。“你打扰到我的安全范围。”

“安全范围?”路西法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拍着手往前走了几步。“恶灵和恶魔,你要先去哪里?”他问。

前段时间,地狱出现一道裂痕,被关押的东西从地狱跑到人间。“忘了跟你说,撒旦现在奄奄一息,他的尾巴被斩断了。”他想起被人们说的无比邪恶的魔鬼,捧着尾巴夜夜哭泣,那声音太动听了,画面也让人捧腹。路西法忍了很久,才没有在魔鬼面前笑出声。

“你想接替他。”Karlie说出路西法的想法,轻蔑地望向他。以前,Karlie也信奉上帝,知道路西法的故事。天使堕入地狱,背叛上帝的人怎么会情愿跟另一个人誓死忠诚。

“你觉得呢?你不是也想拿回灵魂。”路西法把问题抛给Karlie,“你已经活了多久?”他自问自答,“两百多年,我想具体时间你比我清楚。”

Karlie耸耸肩膀,她不在意。

 

“我可以给你永生。”路西法说,“只要你把那些灵魂交给我。”他要吃掉那些恶灵的魂魄,让撒旦心生敬畏。

现在,他也需要朗基努斯之枪。

 

“为什么是我?”这不是她第一次问起这个,上一次好像是她决定把手交给撒旦的时候。两百年也变成了一个循环,从这个问题开始。Karlie看着路西法,低头瞥到手臂上的刺青,红色,越发明显。她早就知道这不是一份简单的礼物,Karlie把手臂露出来。“这是什么?”Karlie指着刺青。最近这道刺青愈发狰狞,是不是鲜艳,她就会感觉掉进海里。

“什么?”路西法还在笑,眼睛变成红色,和Karlie手臂上的刺青有一模一样的鲜艳。

“切茜娅。”路西法的声音像是在朗诵,“是她找到了你,在那片海域,她葬身的地方。”

“堕天使?”Karlie熟悉这个名字,毒蛇的化身,诱惑过亚当和夏娃,让他们被赶出伊甸。她笑起来,这个天使可是代表人类最邪恶的一面。“她找到了我?寄居在我的身体里?”

路西法点头,“圣战,上帝收走堕天使的灵魂。有一天她跑出来,掉进海里,那天你正好死在那片海域。”

Karlie没想到自己变成某个容器,手臂上还寄居着堕天使。她缓缓抬头,扬长脖颈,眼神意犹未尽,难怪过去她那么享受怪物的凄厉,享受恶灵痛苦的哀求。她本来不在意这些,天使魔鬼,Karlie只是想活下去。

“你应该感谢她,是她选择了你。”路西法说,他的声音失去感情,吐出的每一个字都让房间颤抖。“现在?”他环顾四周,闻到更有趣的味道。“这里……”他不想继续说下去。曾经在天堂,过去在上帝身边,路西法对这种味道太过熟悉。

Karlie低下头,望着小提琴。“我不需要永生。”她抬起头望向天使。“如果我砍掉手臂,你猜天使会怎么样?”

终于,Karlie看到路西法露出难以言喻的表情。她最喜欢看人犯难,尤其是天使。这种快感来自自己的手臂,谁让她饲养着最邪恶的天使。

“你不会这么做。”路西法收回诧异,“你不会的,两百年前的你不会,两百年后的你也不敢。”他觉得人就是这样,贪婪愚昧,屡教不改。

 

***

“Karlie!”Taylor听到书房里传来的小提琴声,踢掉高跟鞋就往那里跑。“我想到了一个新曲子!”她笑着推开书房的门,看到Karlie站在窗边,两手垂落,握着提琴,正望着她。

“什么?”Karlie笑着问,走到桌子旁边,把提琴放回盒子里。

“我要把圣经写进歌词里,用唱诗班的调子。”Taylor跑到Karlie面前,歪着脑袋。“人人敬畏上帝。”


评论(14)
热度(77)

© 詩人Darw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