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Darwin

HELLO STRANGER!

纽约巴黎

1

 

昨晚的雪早上才停,屋顶,路灯,停泊的汽车,上面都有积雪。铲雪车一大早就来过了,路上偶尔经过一两个喝了一宿准备回家的人,太阳升起之前,纽约城似乎只是翻了个身又继续睡去。一个钟头之后,楼下送报纸的货车按响喇叭,送报人自行车的车铃,钻进这座城市的耳朵。再过一会儿,曼哈顿办公室的格子间首先亮起灯,顺便摇醒路上的巴士和计程车。

Karlie比闹钟早醒,拿起手机习惯性点开世界时钟,上面标记着纽约和巴黎。自从两年前,Karlie在巴黎遇到Taylor,她就一直生活在两个时区。看着上面的时间,Karlie笑起来,抬高左脚,盯着自己的脚趾,昨晚涂的墨绿色甲油特别适合圣诞节。

 

现在住的房子是Karlie一个月前买的,三天前她才搬进来。房子靠近马路,离地铁站很近。Karlie沿用着上一个房客留下的装修,只购置了一张新床垫,摆在客厅,其余的东西想等Taylor来了再说。Karlie在床上躺了一会儿,等闹钟响的时候想起自己上一个住的地方。那是一栋很高的大厦,她住27楼,站在客厅用心看能瞄到帝国大厦的斜角。Karlie刚来纽约做模特就住在那里,15岁到18 岁,一眨眼三年过去,卖掉的时候她觉得有些可惜。

 

床头的闹钟终于响起来,Karlie伸手按掉。客厅里堆积着大大小小的箱子,有她的,也有Taylor从巴黎寄过来的,胡乱摆着,为了辨别,Karlie在每个箱子上都写上物品的名称。她爬起来,光脚跳着走到厨房,在橱柜上的一堆东西里翻到咖啡豆,决定喝完咖啡再出门去机场。

 

很早以前就有人告诉过Karlie,模特是一份消耗青春的职业。虽然衣服很漂亮,杂志封面很漂亮,T形台很漂亮,但是时间久了,总有人会忘记你。褪去秀场的射灯,照相机的快门声,曾经年轻漂亮的女孩子站在镜子面前,能看到的只有眼角的皱纹,还有衣服上干巴巴的折痕。

 

Karlie不在乎,她喜欢并且接受这份工作。她已经脱离小模特的行列,在设计师的口中小有名气,不用拿着照片在秀场门口排队。搬到纽约对Karlie来说算得上幸运,她已经习惯在陌生酒店的房间或者飞向哪里的航班中醒过来,也习惯在镜头面前表现得专业。后来这种习惯在遇到Taylor之后改变,她想每天早上都在Taylor怀里醒过来。

 

从温暖的房间里走出来,Karlie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几步台阶很轻松的一脚迈过去。电话预约的计程车已经在门前等候,她抬头看着刚升起的太阳,忍不住笑起来。司机透过收拾经望过来,问Karlie这么开心是不是去机场接男朋友。Karlie摇了摇头,她要去接Taylor。

 

2

 

离开巴黎不是临时决定,Taylor考虑了很久。远距离的恋爱就像一场持久战,她不知道这什么时候会成为一个问题。但是如果两个人谁都没有改变,Taylor不想哪天又和Karlie变回朋友。她花了一些时间研究纽约的唱片公司,拿到合约之后才告诉Karlie自己即将搬到纽约,然后才买的机票。

 

Taylor做独立音乐,活动圈在欧洲,更多的时候待在巴黎。时装周的某个品牌的设计师是她的歌迷,邀请她去看秀,给了最前面的位置。她平时没什么时尚头脑,一件格子衬衫可以穿很久。坐在一堆西装小礼服中间,她的旧夹克有些突兀。

 

台上的模特都是刀片脸,没有表情,甩着步子和杀手相似。秀结束了,Taylor起身要走,被设计师拦下来,戴眼镜的男人执意要带她去后台参观,要给Taylor展示自己的作品,还有一件衣服是专门要送给她的。

 

Taylor就在乱糟糟后台看到Karlie,她坐在地上,抱着膝盖,笑嘻嘻地仰头和另一个模特说话。该怎么形容,那张稚气的脸有了表情,变得生动,和台上的杀手是两个人。那时候Karlie不认识Taylor,她太忙了,忙着学习,忙着走秀。设计师介绍她们认识的时候,还是Taylor拿出手机放了自己的demo。

 

“棒极了!”Karlie点着手指,就差跳起来。“现在起我是你的粉丝。”她笑着说,琥珀般的绿眼睛一闪一闪。

 

“那我给你个签名?”Taylor的手插进夹克,歪着脑袋,视线落在Karlie的眼睛里。

 

那天她们交换了电话号码,Taylor邀请Karlie晚上去附近的公园,她在那里有一场演出。Karlie一个人去的,带了一束花,递给Taylor的时候一直在笑。双手没有鲜花做挡箭牌,不知所措的她又变回怯生生的小女孩。

 

在一条又一条简讯的提示音里,友情这玩意升温很快。本来隔天Karlie晚上的飞机离开巴黎,她没有走,反而和Taylor去游塞纳河。

 

归期被Karlie延迟了一天又一天,一周之后她宣布暂时不回纽约,还推掉了未来几周所有的拍摄。Taylor喜欢这个年轻的朋友,开车带她跑到乡村,在一家旅馆里待了一个多月。

 

最后Karlie的经纪公司下最后通牒,送她去机场的时候,Taylor难过的要命。Karlie抽着鼻子躲进Taylor怀里,她说会多安排在巴黎的工作,顺便带走了Taylor身上的格子衬衫,说希望下一次见面的时候上面的味道还没有散。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Taylor伸手捏Karlie的脸颊,替她的唇角做了个微笑的弧度。

 

3

 

Karlie来早了,Taylor的飞机还有一个多小时才抵达。她找了个位置坐下来,拿出手机看她们的合照。

 

纽约的大房子什么时候变得空荡荡,应该是Karlie从巴黎回来之后。这座城市和巴黎不一样,就像一起坐在牌桌上的赌徒,纽约连梭哈都是一副手上拿着好牌的脸。巴黎不同,是穿着红色舞裙的复古女郎,涂着红唇,像赫本那样优雅夹着香烟看手里的扑克。

 

刚下飞机Karlie就给Taylor打电话,一路聊到家,一直到Taylor实在困得不行才挂掉。隔天工作,Karlie都在和Taylor发简讯,跟她说自己在干嘛,还拍了很多照片传过去。

 

后来有个很要好的模特首先发现端倪,她觉得Karlie从巴黎回来后开朗很多,怀疑她在谈恋爱。Karlie反驳了,说自己认识了一个很棒的朋友,还推了Taylor的歌给她。

 

她那时候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却能感觉得到越来越多的电话里,Taylor发出的叹息声。

 

“你怎么了?”终于有一天Karlie忍不住问出这个问题,她那时候觉得Taylor要挂电话,而她不想,只想再多讲一会儿。她不喜欢Taylor的叹息,如果可以,她想抱抱她。

 

“你觉得……我们算什么?”这个疑虑在Taylor脑海徘徊了很久,随着她们越发亲密的关系,友情和爱情终于变成一个问题,摊在Taylor面前。

 

“什么?”Karlie按着一边耳朵从拍摄现场走到外面,十二月份的纽约天气阴沉沉的,她站在通道口,手被冻得通红。不远处有一个摄影师冲她举起相机,Karlie看了一眼转过身。

 

Taylor的声音听起来很为难,似乎在做什么决定,一直都没有说话。Karlie慌了,“我做错什么了吗?”她的眉头皱在一起,手机贴紧耳朵,好像这样能贴Taylor更近。

 

“我想我喜欢你。”

 

“我也爱你。”这句话就这么从Karlie嘴里蹦出来,她自己都意外。

 

“真的吗!”

 

“当然。”Karlie笑起来,很快难过淹没了她的身体,声音也变得干巴巴。“我应该选巴黎作为工作的起点的。”

 

那一刻她突然后悔来到纽约,如果在巴黎,告白之后,此刻她应该把头埋进Taylor的颈窝。

 

4

 

排队过海关的空隙,Taylor想起很久之前和Karlie的一次争吵。两个人讲了四个小时的电话,Karlie怪她前一天一整个晚上都失去踪迹,Taylor说自己人不舒服Karlie却不懂得体谅。明明是一个拥抱能解决的事,却隔着一片海发展到不可收拾。

 

“你是不是要和我分手!”Karlie哭着问。

 

“你再说一次!”Taylor也生气了,她不喜欢听到这个词。

 

就这样吵了四个小时,两个人都在哭,最后Karlie告诉Taylor,她真的很爱她。年少时的负气与冲动被距离碾压的变成小心翼翼,两个人都各自退了一步。后来两个人玩笑说起那次吵架,Karlie说自己当时真的气疯了,但是又不想分开,只能告诉她自己有多爱她,就算争吵真的变成了分手,起码她已经说明自己有多深爱。小孩子的逻辑Taylor搞不懂,细想之后Taylor笑了,如果换做她可能做不出来。

 

隔着一大堆人,Taylor一眼看到Karlie那颗小脑袋。她拽着行李跑起来,一下子跌进Karlie怀里。

 

“我要带你去看我们的家。”Karlie带着厚重的鼻音,还是摘掉围巾系在Taylor脖子上。她表现出家长的样子捏Taylor的鼻子,伸手揽着她的肩膀,站到Taylor旁边。“明天我约了设计师谈装修,都听你的,我还在宠物店订了只猫给你。新家有一个很漂亮的飘窗,以后我们可以一边喝咖啡,一边看路上的行人。”

 

“这你都想好了?”

 

“当然!还有更久远的事。”

 

“什么?”

 

Karlie用头点了下Taylor的肩膀,“说不定哪天我会走维多利亚的秘密,你是表演嘉宾。最后谢幕我们一起走出来的时候,你会笑着蹿进我怀里要我抱。”

 

-

脑洞来自验证码君的视频,决定把她的所有视频都写完。

评论(18)
热度(163)

© 詩人Darw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