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Darwin

HELLO STRANGER!

礼物


The most desired gift of love is not diamonds or roses or chocolate.


-

洛杉矶的工作结束,Taylor独自坐上去纽约的飞机。邻座一位老先生正在读的报纸吸引她的注意,体育版面的头条是Karlie召开记者会的照片——“泳坛飞鱼宣布正式退役,一个时代的结束”,多么让人唏嘘的标题。她已经很久没有读报纸,和Karlie断绝关系的这几年,体育版的新闻也几乎充耳不闻。

很难想象吧,几年前Taylor刚进电视台做的还是体育记者。

她礼貌地询问老先生能不能把体育版那块借她看看,接过报纸,Taylor端详着上面的照片。巴尔的摩市七月的天,带着热浪的风,时不时出现的雷雨……记忆是深蓝色的海域,形成漩涡,Taylor没让自己掉进去。她摇摇头,继续读手上的报纸。照片上的Karlie剪短了头发,笑起来的模样是记忆里那张熟悉的脸。报纸上写到Karlie之后的计划,她会进入纽约大学继续完成学业。

 

纽约?

纽约,她即将落地居住的城市。

Taylor抬起头,望向舷窗外,几万英尺高空,漆黑一片,想到很久以前那个绿眼睛的女孩说过最喜欢夜航,周围的呼吸声此起彼伏,倦意袭来,助于入眠。

 

拿到Karlie的地址很容易,透过几个过去的同事,退役运动员的家庭地址很快被送到Taylor手上。看着旧同事发来的电子邮件,Taylor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执拗想要联系Karlie。

或许是同一个城市给的错觉,Taylor慌忙找到解释的理由。她很久没有见过Karlie,三年还是五年,Taylor想不起来。

但她觉得Karlie不会想见她,那时候是自己要走的,她对Karlie的难过束手无策,面对Karlie的痛苦,Taylor像只鸵鸟。大家都是二十多岁,谁又比谁更成熟的能处理一段关系糟糕的一面呢?当年闹翻的时候也不好看,Taylor很快就交到了新男友,Karlie在一个电话之后删掉了社交网络上所有的更新,想要彻底消失在她的生活里。

 

Taylor无意间瞥到手机上的日期,明天就是八月,她想起Karlie的生日。Taylor用一天的时间准备了十二份礼物,把自己安排在最后。玫瑰,口红,高跟鞋,还有睡袍到相机,她能想到的东西,都在里面。Taylor计划每个月寄出一份,留一张只有署名的卡片,她心存侥幸,希望这些礼物寄完之前Karlie能先来找她。

她等了一个月又一个月,一年的时间变成手机上不断变更的数字,悄无声息的一点一点划过

直到看到储物间已经空掉的礼物盒,她还是止不住的难过。Karlie可能没有记起她,也或许她根本不会被原谅。

Taylor跌坐在地毯上,巴尔的摩市又变成记忆里的漩涡。

 

大学毕业成功被电视台签约,第一个采访对象就是Karlie Kloss,Taylor激动的要跳起来。Karlie是偶像,他们差不多大,Taylor十几岁的时候Karlie已经成名,比起电视台里唱歌跳舞的男孩女孩,Karlie更适合美国精神,大人小孩都喜欢她。

那是一个为期一个月的专题采访,更像是纪录片,地点在巴尔的摩市,Karlie在那里有个集训。

Taylor24小时和Karlie待在一起,像两个亲密的朋友。某一天晚上结束拍摄,Taylor关掉摄影机开关,和Karlie一起坐在沙发上。那时候她们已经开始有一丁点暧昧,话题突然变成以前交往的人。Karlie跑回房间拿出一张照片,是她和另一个女孩的合影,她们在接吻,女孩是Karlie的前女友,也是个职业运动员。Taylor对Karlie的性向不感到震惊,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用手机拍了照片,这出于职业病,Taylor也没有多想。

 

这张偷拍的照片存在Taylor手机里,几个月之后变成隐患。是某个同事偶然在Taylor手机里看到照片,擅自拿到主编那里。在此之前,Taylor已经变成Karlie的女朋友,采访结束那天,Karlie在泳池边和Taylor表白。两个人远距离的恋爱关系维持了五个月,那张照片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切。

 

“你不会恨我吧?”

最后那个电话,Taylor听着电话那头的哭声,扭捏地问出这个。

“当然不会。”

 

过去和现在不断重叠,Taylor能想起来的是很久以前的事。

 

-

第一份礼物是一束花,生日那天Karlie听到门铃声,拉开门的时候看到它躺在地上。里面插着一张空白卡片,署名TS。接着九月三号,她收到第二份礼物,一支口红。十月三号,她又收到第三份,一双适合她尺码的高跟鞋,都是空白卡片和TS的署名。第四份礼物开始,Karlie已经不会再去拆开,她没有期待,选择把包装精美的包裹丢进储物室。

 

TS。

Karlie知道是谁,巴尔的摩市燥热的七月,她们曾亲密无间。这么多年过去,她几乎快要忘记这个人。Karlie看着被自己留下的那些卡片,手指摩挲着上面的手写字。金发的,蓝眼睛,她觉得自己只能记起这么多。关于巴尔的摩市的记忆,除了游泳馆,蓝眼睛的女孩占据了一部分,起码她的眼睛和泳池是一个颜色。她扯动嘴角,扔掉手上的卡片。

Karlie想起来了,Taylor始终欠她一句道歉,正式的道歉。但她不知道,她的记忆比她要诚实许多。

 

“所以,那个女孩还在给你寄礼物?”Toni从沙发上抬起头,滑落的太阳镜压在鼻梁。

Karlie耸耸肩,在冰箱里拿了两瓶啤酒走过去。“我不知道她想干嘛。”她说实话,这么多年过去,Taylor已经变成一个符号,变成轮廓,变成模糊的剪影。

 “那么……”Toni笑起来,“你以前动过心?”她从Karlie手上接过啤酒,坐起来拍了拍旁边的空位,表现得很有兴趣。

Karlie没有反驳,那是很久以前的事。坦承围绕着Karlie的声音,“我爱过她。”她笑起来,嘬了口手上的啤酒。

爱过的,这个人曾经偷走了她的心。那时候Karlie深夜跑到空无一人的游泳馆,让自己躲进水里。周围失去声音,机械划着手臂与双腿,她连自己的眼泪都看不见,只能感受到滚烫的水渍擦过游泳池里冰凉的水,砸着她的脸。

Toni很不解,“没关系,那是你过去的事。”她大概猜到这是个什么样的故事,几年前Karlie跌落神坛,到处都充斥着负面新闻,游泳天才背上同性丑闻,在那年算是丑闻。后来,Karlie两次酒后驾车被抓,又变成众矢之的,被讨伐,被禁赛,错过了两场很著名的国际比赛。Toni想问这个TS是不是当时的女主角之一,她没问出口。

“其实我的同性丑闻和她没关系。”Karlie猜出她的心思,瞥了一眼Toni笑起来。“可能和她也有一点关系。”她想了想,“我那段时间很痛苦,需要感受到被人需要,她走了,说想要自由,自由里不包括我,那时候我整个人太……不快乐。”Karlie肯定地说,皱着眉头。

“那她是因为你是你喜欢你,还是因为你是Karlie Kloss才喜欢你?”

“如果没有名气,我们根本不会认识。”Karlie笑着说。

 

Toni用啤酒碰了Karlie手上的那瓶,“迟到总比没有好。”她安慰她。

“我现在只想让自己过得快乐。”她说。

“哪一种?”

Karlie咧开嘴,“比如你什么时候能答应做我女朋友?德国佬。”她伸手捏Toni的脸,对方没躲开,也过来捏Karlie的脸。


评论(15)
热度(75)

© 詩人Darw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