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Darwin

HELLO STRANGER!

HELLO STRANGER! 丨 偷心 01

决定重新开始写这篇文,把原来的名字改掉了。

现标题出自电影《Closer》的台词。

Julia和Natalie都很漂亮。



-


简介。

三年前,Taylor在酒店房间给熟睡中的Karlie留下一张感谢欢愉的卡片落荒而逃。三年后,Taylor搬回纽约,Karlie是她最不想见到的人。

 

本来打算在巴黎弄好所有的事再回来,因为以前合作过的品牌向Taylor发出邀请参加他们的新品发布会,让她不得不把航程提前。Taylor打算把这场秀当做正式复出的活动,只是没想到Karlie也是应邀嘉宾之一。她们的位置相邻,中间仅仅隔着一个人。这是Taylor脑海中幻想过无数次的重逢,她知道在纽约一定会碰到Karlie,只是没想到那么快。

之前“如果重逢”的演练中,Taylor想过落落大方的打招呼,想过视而不见,现在她却掉进了这两种选择的夹缝里,动弹不得。

 

记忆中的女孩剪掉了落肩长发,原本棕褐色的头发被染成白金色。

Taylor在巴黎的时候特意搜过这个模特的消息,这两年来,对方已经减少了走秀,更多的发展在别的地方。还有Taylor更在意的是她身边的那位,似乎依然没有谁能让这个女孩停下脚步。八卦杂志上说她是花蝴蝶,男孩女孩在身边不断游走却还是没人能收服这个躁动不安的灵魂。

也是,曾经,Taylor以为自己会让Karlie改变,事实证明她过于天真才会这么认为。

 

Taylor佯装不在意的余光撇过身边的人,停留在Karlie身上又马上移开。几次反复,Taylor觉得自己很失败,曾经用了那么久的时间尝试忘记这个人,她内心纠结成一团蛛网,此刻仿佛缠绕着她的四肢百骸,这感觉让Taylor如坐针毡。她承认心脏的伤口还没有愈合,两年前让自己逃到巴黎的人如今依旧能在她心里掀起波澜。虽不是波涛汹涌,但也犹如漫天的沙尘在心里遍地而起。

Karlie也看到了她,无奈她们中间那位一直在找她聊天,阻止了每次Karlie想开口和Taylor打招呼的动作。

 

“Hey。”

有人解救了Taylor的自我折磨,她回过头是身后的一位金发女士和她打招呼。Taylor认识她,另一个品牌的设计师,她们在巴黎碰到过几次,还一起上过课。Taylor努力想记起她的名字,很熟悉但是就是想不起来。

“我那时候不敢确定是你……”设计师说道,“没想到能在纽约遇到你。”这么说着,女士自己先笑起来。

“你好。”

Taylor热情的跟她打招呼,却让她愣了愣,她不知道Taylor把自己当成了救星,同样不知道的是Taylor此刻正在绞尽脑汁能让她想起自己的名字。

金发的,绿眼睛……

Taylor在脑海中搜索这些关键词,那些人像一幅一幅出现消失,那双绿色的眼睛出现的图片却是Karlie的脸。

 

“Dianna。”

Taylor听到声音往旁边看去,Karlie叫出了那个女人的名字。

对!

Dianna Agron!

 

Taylor却没有为自己想起这个女士的名字感到欣喜,相反她对Karlie认识这个人产生了焦虑。她看到Dianna也和Karlie打了招呼,两个人的寒暄应该是熟识。因为Karlie的加入,Taylor已经不期待这次“救星”般的谈话,转过身却在意身后两个人在聊些什么。

Dianan只是匆匆和Karlie说了几句,又拍了拍Taylor的肩膀想和她说什么。灯光暗下来,秀即将开始。Taylor转身朝Dianna抱歉笑了笑,回过头的时候瞥了Karlie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和身边的人换了位置坐到了Taylor旁边。

 

“不打算跟我打招呼吗?”Karlie凑到Taylor耳边低语。“起码要笑一笑。”

Taylor往旁边挪了挪,“好久不见。”

Karlie倒是不以为然,坐好又重新看秀。

 

Taylor全然没有心情,她的目光在台上的模特身上,心却向着Karlie。她有些失望,两年的时间Karlie并没有多少改变,除了外形。想到这些,Taylor在心里苦笑了一下,与其说对方没有改变,自己其实也没有。她用两年时间在巴黎重铸的心墙,在见到对方的时候土崩瓦解,顷刻之间废墟一片。她并不想承认自己没有忘记Karlie,但事实的确让她措手不及。

在巴黎的两年时间,她总是想念对方的眉眼,说话的语调,笑起来的模样。每次强迫自己不去想念,偏偏事与愿违,新欢和时间Taylor都用上了。

“我在Selena的Ins上看到你回来,想着联系你,但是你好像换了号码……”

“两年了才想到联系我?”Taylor反讽道,转头看着Karlie压低声音。

Karlie佯装无辜挑起眉毛,“你那时候说永远不想见到我来着……是吧,小女孩。”她再次靠近Taylor,这次Taylor没有躲开。

Taylor显然有些生气,想到两年前的事情。她那时候恨Karlie恨得直咬牙,对方永远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现在也是。“那你为什么还要联系我?”Taylor目光逼人。

“说不定你改变了想法呢?”Karlie耸了耸肩膀一脸笑意,侧头靠在Taylor的肩膀在她耳边说道。“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可是你睡完跑的……当时你还给我留了张卡片来着……”

Taylor身体绷直,Karlie呼吸的热气让她整个人都不舒服。她努力镇定下来,“那么两年前呢?”她反问道。放在膝盖上的双手攥紧拳头,连呼吸都竭尽全力。她没想到Karlie还记得第一次的事情,心中存留了一些侥幸,起码Karlie并没有忘记她。但是她也知道,这就是Karlie的秉性,她能让全世界的人都觉得自己在她心目中存留一些位置,但是并不是,Taylor明白。

就如当年,要生要死爱她的时候,就算知道了她所有的确定与身上的不安因素,还有畏惧的东西,但是Taylor还是爱的义无反顾,最后弄得自己狼狈不堪。心口结痂的每一寸伤口都应该感谢Karlie,她让那些地方久久不能愈合。像空了的房子,无法再让别人住进来。

 

Karlie察觉到了Taylor的敌意,微微皱眉。

“Karlie……”Taylor犹豫道,“我不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你可以,但我不行。”说完,Taylor就不再理会Karlie,转而继续看秀。

看着Taylor的样子,Karlie却笑起来,和Taylor一样认真看秀。

 

秀结束的时候,有几个相熟的摄影师过来给Taylor拍照,还问了几个问题,问她有决定和什么品牌合作。Taylor一一回答,等到摄影师离开她才舒了一口气,已经很久没有出席公共活动的她现在有些疲惫。

“还好吗?”是Dianna。“你参加等下的Party吗?”她问Taylor。

Taylor摇摇头,“我早上才到纽约,现在还没倒过来时差……”飞机晚点的原因一下飞机Taylor就匆匆赶到了这里,就连身上的礼服都是当时在机场的洗手间换的。还有见到Karlie,她所有的力气几乎都在和Karlie的谈话中用尽。现在活动结束,她只想快点回酒店房间,脱掉高跟鞋洗个澡赶快睡觉。

“恩?”Dianna皱起眉,“要不要我送你回去?”她抬头堪忧的看着Taylor。

这让Taylor有些尴尬,“不用,我订的酒店离这儿很近。”

Dianna还想说些什么,Taylor打断她。“真的不用麻烦了,我以前就住在这儿附近,不会迷路的。”她开起玩笑,Dianna也跟着她笑起来。

 

“我会送她回去的。”Karlie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站到Taylor身边。

“你女朋友?”Dianna笑着问Karlie。

Karlie摇摇头。

Taylor否认道,“不是。”

Dianna好像知道了什么似得笑着走开了。

待Dianna走远,Karlie朝Taylor挥了挥手,“走吧。”

“你知道我住哪儿?”

Karlie拿出手机点开Selena的Ins页面,上面的照片是Taylor穿着礼服拉着箱子往酒店里跑,下面的配字说冒失鬼回来了。

 

损友。

Taylor心里想。她本来打算拒绝Karlie说要送她回去的提议,对方已经拉起她的手往门口走去。

“记得保持微笑。”Karlie回过头对Taylor说道,指了指旁边正在为他们拍照的摄影师。她退回来走到Taylor身边揽着她的腰让两个人面对着镜头,“笑。”

Taylor听着她的指挥露出微笑,手抚上Karlie放在自己腰际的手上,巧妙的拍掉。

 

一路上Karlie走在她的后面,一直送到电梯里。

“就送到这儿吧。”Taylor走出电梯伸出一只手挡住出口。

“不请我喝杯咖啡?或者茶?”Karlie走到她面前,拉近两个人的亲密距离。她居高临下看着Taylor,觉得逗她真的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两年过去,这个小女孩还是这么有趣。

“这里的咖啡不好喝。”Taylor冷言回绝,转身要走。

“Taylor......”Karlie叫住她,“什么都发生过还可以Begin Again。”说完走上前拉住Taylor的手拽了一下,把她拉进怀里,双手捧着Taylor的脸吻上她的唇。

 

Taylor没有躲开在原地愣了两秒,下意识伸出手环住Karlie的脖颈。

 同时,Taylor听到了自己再次掉进深渊的声音,那个曾经她努力爬出来的地方。

“不。”Taylor推开Karlie。

 

-

烈酒过喉咙,会有灼热感,先温暖胃,再到四肢百骸。

Taylor仰头喝完手上瓶子里的液体,又叫了客房服务。她现在时差倒不过来,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之前电梯口的那个吻。她想不通Karlie现在什么意思,那个吻又有什么意义。她深陷在如宝石绿一般的眼睛里一次,这次Taylor不想再沉沦其中。

那种感觉太痛苦,会折磨自己。当你深爱过一个人无法得到,恨意就会遍地而生,变成蛛网,变成藤蔓,变成任何缠住你的东西。两年前,Taylor远走巴黎就是为了点燃一把火,烧干净这些缠绕自己的东西。

 

在巴黎出发前夕,Taylor拜托Abigail帮她物色了新公寓,Selena也已经在新家等她。

宿醉让Taylor的头疼的感觉要炸开,她拉着两个很大的行李箱出现在酒店门口,抬起头找车的时候看到了站在街对面的Karlie。她本来打算佯装没看到,抬高下巴不自觉攥紧了拉杆箱的横杆。接着她看到Karlie在往自己这边挥手,Taylor有些惊讶,转眼却看到一个正从黄色计程车上下来的黑发女人。

 

Karlie怎么可能专门在这里等她。以前不会,现在也不可能。

 

Taylor站在对面朝Karlie的方向打量,看到Karlie往计程车停的方向走去朝那个女人张开双臂。

在Uber上叫的车早就在等候,发现Taylor的失神按了几下喇叭。

坐上车,Taylor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机和Abigail还有Selena发简讯,她说自己遇到了Karlie,就在酒店对面。

 

Selena:你们不是昨天就碰到了吗?我都看到你们合照了!

Abigail:Selena就在我旁边。

 

Taylor揉着隐隐作痛的太阳穴看向窗外,今天纽约城的天气特别好。一切还是要怪在宿醉上,Taylor现在无心欣赏。手机被她扔进了包里,那两条简讯Taylor一条都不想回。她想起过去在Karlie家门口等她回来的时候,那时候她打不通Karlie的电话只能用这种最笨的方法。她坐在Karlie楼下的大厅里,看着身边的人不断从自己身边经过,想到握着手机生怕错过Karlie的消息的小心翼翼。

如果可以,Taylor很想给当时的自己一个耳光,两个也行。

当时身边的人都劝Taylor,她却盲眼失聪,就连Karlie公寓的管理员,当她知道Taylor在等谁的时候,那位和蔼的老太太都劝Taylor早点回家。

感情是两情相悦,一厢情愿是最作践自己的事。

想到这些,Taylor的头又开始疼起来,阳光照得她睁不开眼睛,眯着眼的样子看着有些悲戚。果然和从前过不去的还是自己,Taylor叹了口气。有些她本来以为快要忘记的事情,其实都忘不了。

Karlie给她,她从Karlie身上得到的。

 

新公寓很漂亮,楼层是Taylor喜欢的数字。旁边有一个小公园,沿着公园过去是Abigail的画廊。Abigail说选在这里就是看中离自己的画廊近,她可以隔三差五找时间来Taylor家厮混。车驶入从小公园旁边绕过,两两三三的保姆推着婴儿车在攀谈,游乐设施上的孩子笑的那么开怀。

Taylor还在失神,车已经停在大厦前。司机帮忙把行李一起拉到了电梯里,Taylor连连道谢。

按下门铃前,Taylor做了个深呼吸调整心情。过来开门的是Selena,Abigail站在不远处抱着Mere。她昨天赶着去参加活动,就让Mere先跟着Selena。平时冷漠的小猫咪在Abigail怀里过于顺毛,看到Taylor进来眼都没抬。

 

“我为什么会养这么一只宠物?”Taylor有些哭笑不得,和Selena简短拥抱后走到Abigail想抱过猫咪。Mere却先她一步从Abigail的怀里蹿下来,尖叫了一声跑到了别的房间。Taylor一脸无奈,Abigail也耸了耸肩。

Selena大笑出声,“你连自己的宠物都搞不定!”

Taylor翻了个白眼,“鬼知道我为什么要养她。”

“可能她就是听了你太多的抱怨才这么冷漠……”Abigail在旁边附和,也笑起来。

Taylor没空搭理她们,倒在沙发上脱掉脚上的高跟鞋。Selena撇了撇嘴朝Abigail使了眼色,两个人一左一右在Taylor身边坐下。

 

“要庆祝吗?我带了酒!”Selena提高音量,指了指茶几上的两瓶红酒。

“不要!我昨晚喝的够多了!”

“和谁?Karlie?”Abigail插进来。

“别闹了!”Selena打断Abigail,“她今天还因为在酒店大厅看到Karlie给我们发简讯,怎么可能昨晚和Karlie一起喝酒……你一个人把自己灌醉的对不对?”

……

 

宿醉的头疼又发作了,Taylor微微皱眉。“你们饶了我好不好……说吧,你们想知道什么?”她不想抵抗,摊在沙发上脚搭着茶几。

Selena和Abigail对了个眼神,仿佛在交流让对方先开口。

 

Abigail败了,“你昨天看到Karlie……恩……”

Taylor看着她,等她说完。

“哭了吗?”Selena问。

 

这个问题让Taylor哭笑不得,她为什么要哭!又不是小孩子!

“我们就随便问问。”Abigail摊手,起身去厨房拿自己带来的酒杯。

“你为什么突然回来?”Selena小声问Taylor。

Taylor觉得不可思议,“回来也需要理由?”

“总需要理由……”Selena的话另有所指,看到Abigail回来马上闭嘴,俯身拿了酒接过Abigail递过来的开瓶器。

Taylor倒是没有避讳,“我觉得时间够久了……”她说的那么轻巧,仿佛不是自己的事。

Selena和Abigail两人面面相觑,对Taylor说的话保持怀疑态度。Abigail重新坐回Taylor身边,转过身两只腿相叠看着Taylor。“喜欢新家吗?”她决定终结这个话题,但是Selena却没那么想。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也知道你为什么回来。”Selena说的很笃定,学着Abigail的样子面对Taylor。“你在巴黎看到Karlie身边突然有了固定的女伴,所以才匆匆回来?”

Taylor和Abigail两个人都怔了一下,Abigail责怪的瞪了Selena一眼,在Taylor来之前她们就讨论过这个问题,她让Selena不要问。

 

“不是。”Taylor缓过神回答的挺干脆,“那些和我没有关系。”

“看吧。”Selena对Abigail说,“我就说她肯定有关注Karlie的新闻。”

Abigail乖乖的掏出了二十美元给Selena。她们的秘密谈话里包含一个赌约,Selena说Taylor肯定经常关注Karlie的消息,Abigail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当时还有些不以为然。

 

“为什么你们连这个都要赌?”Taylor震惊的问道,“你很缺钱吗?”她转头看着Selena。

Selena没接Taylor的话,问出另一个问题。“Taylor,看着我。”她诚恳的看着Taylor,“告诉我们,你是还喜欢Karlie还是不甘心?”

Abigail也在等Taylor的答案。

 

“有区别吗?”Taylor突然想到什么,“难道你们还赌了别的东西?”她看着她的两个朋友。心里想Selena刚发了专辑,不应该这么缺钱呀。

“这很重要,Taylor。”Selena严肃起来,“这两个对你都没好处。”对于Taylor和Karlie的这段感情,Selena比Abigail更有发言权,她是看着Taylor和Karlie认识的,然后再看到自己的好朋友一步一步陷进去。当时Taylor第一次参加时装周,Selena翘掉通告来捧场,拿到秀场第一排的位置还特意跑到后台给她送了花。也就是在那里,她看着Taylor和Karlie第一次是怎么勾搭上的。

 

“其实……”Abigail决定说什么,“如果不是你喜欢她,我还挺喜欢Karlie的。”

Taylor和Selena瞥眼看她,“不是那种喜欢!”Abigail辩解道,“你知道的,我男朋友在时尚圈,画廊开业的时候她有过来捧场。她看着让人很舒服,而且我喜欢耐心听人说话的男孩女孩。”她抿了口酒。

“她的确是个不错的朋友。”Selena总结,“Taylor,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她又记起了Abigail带偏之前的话题。

“这个真的不重要!”Taylor笑道,“我才不会为了满足你们的八卦回答这些无关紧要的问题!”她起身想跑,被Selena又抓回位置上。“帮我按住她!”Selena对Abigail喊道,Abigail照做,脚压在Taylor腿上。

 

“Taylor,我不希望你重蹈覆辙。”

“不甘心和还喜欢有什么区别吗?”Taylor问道。

“当然!”Abigail尖叫了一声,“这是两个不同的性质!”她抓住Taylor乱挥的手。“像Selena说的,这两个对你都没好处!”

Taylor的恼怒也有些按耐不住,“我没想过和她在一起了!”

“可是你还喜欢她!”Selena的声音高过Taylor,可能意识到自己语气有些冲,换了个口吻。“你能好好回答我的问题吗?”

“你在问一个矛盾的问题,它们没有答案。”Taylor的声音跟着轻下来,叹息了一声。

还喜欢和不甘心本就相辅相成,无论给出哪个答案都是相近的意思。

 

“你是为了那个最近频繁出现在Karlie身边的女人回来的对吗?你觉得当时没有为你改变的女孩,为什么会被别人收服?两年了,你忘不了她也不甘心她和别人在一起对不对?”

“你怎么……?”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能说的这么明白?Taylor,你要知道是你喜欢她,不是我,所以我才会比你看得透彻。人就是这个样子,和自己无关的事总能看得明明白白。你不能期待自己可以拯救谁或者改变谁,你也无法要求那个人爱你像你爱她一样。另外,通常感情都是死循环,你从谁那里得到什么,同样的你也会把这种得到施展在下一个人身上。而我们……我们希望你能重新开始,如果可以的话,起码开始和其他人约会。”

 

“我知道……”Taylor望向窗外,本来晴着的天不知何时阴云密布,眼看就要下雨。

 

-

电梯间: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评论(35)
热度(183)
  1. K詩人Darwin 转载了此文字  到 

© 詩人Darw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