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Darwin

HELLO STRANGER!

HELLO STRANGER! 丨 偷心 14

    ……

“几年前,我们结束的不是很愉快。”

“后来,我从巴黎回来,我们又碰到一起。”

“我觉得她没什么变,轻佻,容易给人错觉……依然让人捉摸不透。我们现在的相处也很奇怪,打电话或者发简讯,我们能相处的很好。但是……只要她出现在我面前,我只会想着激怒她。前几天,她半夜来找我,凌晨三点多,隔天她要去圣路易斯,把猫寄养在我这儿。刚开始……我们聊得不错,后来……我又问她那个问题。”

“其实……每次她来找我的时候,我自己也很奇怪,我愿意和她聊。”

 

从简的办公室出来,Taylor看到了那个女人,黑头发的,戴着眼镜。她们隔着一点距离,黑发女人朝Taylor笑了笑,端着杯子消失在走廊拐角。Taylor望向黑发女人出来的房间,紧闭的白色门上贴着名牌——Dr.KendallJenner。

她在心里默念这个名字,已经忘记简还站在身后。

“Taylor,Taylor。”

Taylor听到她的心理医生叫她的名字,她回过神,指着刚才黑发女人出来的那扇门。“我见过她。”

简顺着Taylor指的地方看过去,“Jenner?”收回视线,简望向Taylor。“一位很不错的心理咨询师。”她夸赞道,“记得下次的预约时间。”简提醒Taylor。Taylor的表情让她有所疑虑,出于职业操守,她不能过问。

Taylor笑起来,跟简道了谢。

这是Tree推荐的心理医生,她觉得Taylor需要找个专业人士倾诉。Tree提起自己的一个朋友,并且给了Taylor名片。这里离Taylor的公寓还有她的工作室很远,不用担心碰到任何熟人。今天是Taylor第一次来,面对陌生人,诉说欲也变得强烈。

在电梯里,Taylor在手机上输入Kendall的名字,找到她的社交账号。在为数不多的关注人里,Taylor翻到Karlie的名字。她焦虑难安,咬着嘴唇,心里翻涌的揣测勾引着她的好奇心。或者不是好奇心,那个漂亮的黑发女人让Taylor产生嫉妒。

意识到这点,Taylor知道自己又陷入了泥沼。她本以为自己已经释怀的东西,不声不响,不卑不亢,一点点在泥沼中卷土重来,掀起风暴。

风暴拥有名字,——Karlie Kloss。

 

-

——你到哪了?

Taylor收到Karlie的简讯,她正站在Karlie公司楼下。Karlie刚从圣路易斯回来,比原本预定的归期晚了两天。

天气预报说今天纽约有雷暴,Taylor抬头看了一眼灰压压的天空,她不喜欢湿漉漉的雨天。Taylor收起手机,朝大楼里走去。正值下班高峰,Taylor在和一群蜂拥而出的人们擦肩而过,在他们之间她仿佛逆向而行。Taylor拎着Olivia的外出包,进电梯之前举到面前看了一眼,Olivia很乖,趴在里面怯生生的。

Taylor在茶水间找到Karlie,她戴着眼镜在等咖啡,专心致志的盯着手机。Taylor站在门口没有出声,她看到白炽灯在Karlie的金色眼镜上投掷的光。Taylor莫名其妙想起Kendall,上午遇到她的时候,黑发女人的鼻梁上也架着眼镜。

“你什么时候来的?”Karlie转过身看到Taylor,朝她走过去。

Taylor眨着眼笑起来,“刚到。”她看到Karlie努起嘴,极薄的嘴唇露出好看的弧度。“你在看什么?”

Karlie把手机举到Taylor面前,上面是一大串数据。“本来应该亲自去接她。”她从Taylor手上接过Olivia的外出包,抱在怀里。“积压了太多工作,只能先来公司。”Karlie略带抱歉地说。

“没关系,她喜欢和我待着。”Taylor回答她,“你妈妈怎么样?”

“小手术,康复的不错。”Karlie说着回到咖啡机前面,在旁边找到了纸杯,倒满咖啡之后往里面加糖与奶油球后端给Taylor。“我还有一会儿,你要不要等我一起吃晚饭?”她给自己倒了一杯,朝Taylor微笑。

Taylor看了一眼表,皱起的眉头让Karlie发现了她的犹豫。

“怎么了?”Karlie低头问她。

Taylor摇头,伸出舌头舔过嘴唇。“你办公室在哪儿?”

“前面。”Karlie端着杯子走到Taylor前面,出了茶水间。

偌大的格子间有些开着灯,没有人注意到她们,全都俯首在电脑前。Taylor跟在Karlie身后,在一间开着的玻璃门前停住。Karlie站在门边,等Taylor进去后关上门,拉下百叶窗。Taylor回过身,Karlie正蹲在地上打开Olivia的外出包,她把她从里面抱出来放在地上。

Karlie站起来,一只手抄在裤兜里。“你怎么了?”

“我今天看到了Kendall,在她的办公室。”Taylor吸着鼻子,“Kendall Jenner。”她连名带姓的说出来,观察着Karlie脸上会有什么变化,可惜什么都没有,只是睁着眼睛,在等她继续说下去。

“她对我笑了笑,我猜是出于礼貌……她不认识我。”Taylor皱着眉,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说出来,Taylor把Kendall放到了Karlie现女友的位置。

“你为什么去那儿?”Karlie走到Taylor面前,语气温柔又充满着疑惑。她伸出手搭在Taylor肩上,想让她与自己对视。从前在Karlie面前软弱的Taylor又回来了,Karlie分不清这是好还是坏。她没有等Taylor回答,只是解开了她的疑惑。“Kendall是我的心理医生,不是我的女朋友。”

Taylor错愕的望向Karlie的眼睛,绿色的,闪烁着温柔。“可是……”

Karlie叹了口气,“我说过八卦杂志乱写的,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去看心理医生……”她轻笑道,“可能你们觉得没有什么事,只是我很抗拒。我和Kendall有协议,我们在外面交谈,像……朋友。”Karlie想起这个词,“你想要的那种朋友关系,有人拍到我们,说我们在谈恋爱,因为保密协议,她不去解释,我也不想解释。”Karlie推着Taylor往后,把她按在椅子上,“她不是我的女朋友。”她很认真的重复。

Taylor的疑惑解开了,但是她依然有别的困惑,风暴没有解除。她抬起头,高昂着脖颈。“Karlie,我还是喜欢你。”Taylor终于说出疑惑的起因,她之前很想拒绝承认的事。她发现了那双绿眼睛里闪过的诧异,又很快恢复的平静。Taylor往旁边指了指,让Karlie坐到她的座位上。这并不是一句表白的话,Taylor清楚Karlie分得清其中的含义。

“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Taylor问,隔着办公桌,是安全距离。她很困惑这个,从前Karlie不会解释,她会放任疑惑,让它滚成不断变大的雪球。好像她喜欢让人产生猜忌,又仿佛她不屑去解释。

“你想知道。”

多么好的答案。

Taylor笑起来。

“你不能总拿我和过去比。”Karlie似乎洞穿Taylor的心思,她靠着椅背,摘掉鼻梁上的眼镜扔在桌上。

“那我应该怎么做?”Taylor看着Karlie,聊天再次变成死胡同,在她轻蔑的说出这句话以后。

Karlie耸肩,对Taylor的嘲讽不予理会。她凑近桌子,双手搭在上面,拳头握成虔诚的祷告手势。“Taylor,Taylor……”她的语气有些不忍,望向Taylor的眼神变得复杂。“在圣路易斯我想了很多,你对我说的话……你说我并不想和你做朋友,可能是吧……”

Taylor瞥到Karlie桌上的烟灰缸,里面有几枚新鲜的烟蒂。她疑惑的看着Karlie,Taylor看到Karlie端起烟灰缸把它收进某个抽屉里,她听到抽屉被拉开的声音,然后被关上。

“我总是会让你难过……”

Taylor的眼神停在Karlie的脸上,对方的话像无形的手揪住她的喉咙。Taylor不知道Karlie要说什么,她先她一步开了口。“Karlie。”她急切的打断她。

Karlie停下来。

“我不能和你做朋友。”Taylor说,她看着那双绿眼睛。“像我之前说的,我还是喜欢你,就算你什么都不做,只要看到你,我依然为你着迷。”Taylor说的很快,像给自己平添勇气。

Karlie愣在那儿,好一会儿,她才张了张嘴。“我不是好女孩。”

“你以为而已。”Taylor回答她,她以为Karlie在拒绝。“从巴黎回来,我以为我能平静的面对你,后来我发现自己错了。我做不到,过去我那么爱你……现在也是。”

“这不是告白对吗?”Karlie平静的问。

“我想和你做朋友,但是我无法控制对你产生朋友以外的感情,这对我不公平。”

“那你想……”Karlie在位置上坐直。

“对不起,我不能跟你做朋友。甚至……我们不应该再联系。”Taylor吸了口气,“我应该重新开始,在巴黎做不到的事,纽约是个新开始。”

Karlie没有笑,抿着唇变得严肃。“那Olivia呢?”她看着不远处的白色猫咪。

Taylor转过头,“你就把她还给我吧。”

 

沉默再次降临在办公室里,Taylor在等Karlie回答。她的视线越过她,停留在Karlie身后的落地窗上。外面开始下雨,爆裂的雨水打在窗户上,变成一道屏障。外面的世界开始模糊,而里面的世界也并非真实。

Karlie站起来,她背对着Taylor,在想什么。过了很久,“好吧。”她没有转过身,双手抄在口袋里,看着像一座屹立的雕塑。

Taylor看着她的背影,她叹了口气。“对不起,Karlie。”她不知道为什么要道歉,却想说出这个词。

“其实……”Karlie转身盯着Taylor,“我在圣路易斯想的是和你在一起。”她笑起来。

“Karlie……别再让我误会了。”Taylor说,“送我一个礼物吧。”她站起来朝Karlie走过去,想缓和气氛。

“什么?”

“我25岁的时候最想你送给我的礼物。”


评论(18)
热度(130)

© 詩人Darwin | Powered by LOFTER